评论

IPO严监管时代来临:一年来近300家企业主动“撤退”

原标题:IPO严监管时代来临:一年来近300家企业主动“撤退”

严监管下企业上市越来越难。

为了提高上市企业质量,稳定市场情绪,2023年以来,A股的发行节奏已大幅放缓,监管层也加强了对IPO企业的监管;近期,多家券商及会计事务所就因对首发企业信息核查不到位而受到监管层的处罚。

严监管之下,2023年1月至今已有291家企业主动撤回了IPO材料,终止了上市进程;其中主板78家、科创板62家、创业板109家、北交所北交所42家。其中既有八马茶业、周六福这类屡败屡战的企业,也有拟募资额达150亿元,拟发行市值超过千亿元的正大股份,还有蜂巢能源、集创北方这类一级市场的“宠儿”。

IPO是成熟企业获得低成本融资的重要途经,正大股份、蜂巢能源、惠科股份等企业均拟通过IPO募集大额资金以扩充企业的产能、解决公司的债务压力;此前以较高估值参与这些企业融资的财务投资人也想通过企业的首发上市来实现所持股权的保值、升值。

公司因不确定因素终止IPO,企业、投资人又会面临哪些压力呢?

难以盈利的正大股份

据Choice统计,2023年至今撤回材料的291家企业中,正大股份的拟募资金额及拟发行后市值都最大。正大股份是国内规模最大的饲料生产商和生猪养殖企业之一,此次IPO,公司拟通过首发募集150亿元资金用于生猪产业链项目、种猪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以公司拟发行12%的股份计算,发行后正大股份的总市值将高达1250亿元。

作为饲料生产商和生猪养殖企业,正大股份选择的上市时机并不好。一方面,受豆粕、玉米等饲料原材料价格居高不下影响,饲料行业整体毛利率不高;另一方面,目前国内处于“猪周期”的低谷期,生猪出厂价格长期低迷,受此影响,生猪养殖行业普遍出现了亏损。

据正大股份招股书披露,2022年上半年公司净利润就出现了23.91亿元的亏损。此外,关联交易以及控股股东复杂的股权结构也引起了交易所的关注,在首轮问询中交易所对相关情况进行了多方面问询。

2023年以来,监管层多次强调不能把没有长期回报的公司带到市场上来;在此原则指导下,盈利能力已成为IPO企业能否顺利发行的重要指标。目前生猪价格持续低迷,盈利能力存不确定性的正大股份,主动撤回材料、择机再次申报或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获得地方政府支持的惠科股份

惠科股份是一家专注于半导体显示领域的科技公司,公司主要布局LCD、OLED显示。据群智咨询数据,公司2021年度LCD电视面板出货量位列全球第三,LCD显示器面板出货量位列全球第六。

与京东方(000725.SZ)、深天马(000050.SZ)类似,虽然目前惠科股份的控股股东还是民企,但在产能建设的过程中惠科股份也吸引了大量的政府资金,公司股东名单中就有绵投集团、重庆战投、浏阳城投以及京东方等地方城投或国资控制的企业。

此外,惠科股份实控人王智勇、吕静还与绵投集团签署了对赌协议,若惠科股份未能顺利在2023年12月31日之前在A股完成上市,王智勇、吕静需要回购绵投集团所持有的惠科股份子公司绵阳惠科32.78%的股权,对应的注册资本为59亿元。

惠科股份此次申报,拟发行10%的股份募集95亿元资金用于中大尺寸OLED显示和Mini LED直显及背光产能建设,同时补充流动资金。以公司的拟发行股份计划计算,发行后惠科股份市值将高达950亿元。

需要指出的是,受消费电子需求减弱及显示行业竞争加剧影响,2022年之后,京东方、深天马等面板企业的收入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这些公司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也普遍出现了较大额度的亏损。惠科股份回复交易所资料显示,2022年第一、第二季度,公司的扣非净利润也出现了较大额度的亏损。

数据来源:招股书

招股书显示,惠科股份急需新的融资,截至2022年上半年,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仍高达68.19%,流动比、速动比也双双低于1倍。2023年8月5日就终止IPO的惠科股份,又能否吸引到新的投资来支持企业的运营和发展?

折戟的投资宠儿蜂巢能源

蜂巢能源是一家动力电池生产商,据韩国锂电池市场研究机构SNE Research统计,公司2021 年度及2022年1-6月动力电池装机量世界排名第十;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统计,公司2021年度及2022 年1-6月动力电池装车量国内排名第六。

此次IPO,蜂巢能源拟通过发行10%-25%的股份募集150亿元用于新的产能建设及补充流动资金;以此计算,发行后蜂巢能源的市值最低也有600亿元。

作为未上市的动力电池生产商,自成立以来公司就备受机构投资者的青睐。截至发行前,蜂巢能源的股东数就已达到了83名,其中不乏先进制造基金、小米基金等著名投资机构及小鹏汽车、长城控股这类整车厂。2021年12月蜂巢能源进行最后一轮融资时,企业的投后估值已高达461亿元。

不过,受锂盐价格下跌造成产业链利润重新分配影响,蜂巢能源科创板上市的申请并不顺利。据蜂巢能源披露,2022年公司实现收入99.7亿元,但却出现了22.55亿元的净利润亏损,较2021年11.54亿元的亏损额相比有明显的扩大。

在监管层要求新上市公司需要有长期回报能力的情况下,蜂巢能源的科创板上市申请就存在了不确定性。2023年12月22日,在提交招股书一年多后,蜂巢能源主动撤回了申报材料,终止了IPO申请。

遭遇举报的集创北方

集创北方是一家国际领先的显示芯片设计企业,与蜂巢能源类似,成立之初集创北方就已是一级市场的“宠儿”。截至发行前公司的股东数高达98名,其中不乏vivo 、TCL、SK海力士等下游企业及集封投资、小米长江等知名投资机构。以2021年12月公司最后一轮增资时的价格计算,增资后集创北方的投后估值高达314亿元。

此次IPO,集创北方拟发行10%-15%的股份募集60亿元资金用于多款芯片的研发及产业化项目,以此计算,发行后集创北方的市值最低也有400亿元。

据多家媒体报道,集创北方的科创板上市申请以非常戏剧化的形式结束。虽然集创北方获得了诸多投资机构的青睐,但公司的内控及申报资料却存在一些瑕疵,因此在企业上市过程中,上交所收到了关于集创北方的举报资料。

经监管层核查,举报资料中的部分内容属实;最终上交所决定分别对集创北方及其实控人张晋芳,华泰联合证券(保荐券商)及两名保荐代表人,和立信会计所及两名注册会计师予以监管警示。

遭遇举报的集创北方首轮问询还未回复就终止了IPO申请,但已受到上交所处罚的集创北方未来还能否获得监管层及投资者的信任呢?

受到质疑的福华化学

福华化学是一家集矿产资源开发、基础化学品与精细化学品应用研究开发的全球综合性化学品企业,已经形成了矿产资源、化工中间体、终端化学品的全链条绿色循环产业模式,产品范围涵盖精细化学品和基础化学品。

此次IPO,福华化学拟募集60亿元用于磷酸铁、甲基亚膦酸二乙酯等产能的扩建,并募资27.51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银行贷款。以公司拟发行10%的首发股份计算,发行后福华化学的市值将高达600亿元。

与正大股份、蜂巢能源等盈利能力一般的公司不同,截至2022年末,福华化学的利润率较高。当期公司收入为95.29亿元,净利润达到了27.7亿元,净利润率接近30%;2021年,福华化学也实现了15.83亿元的净利润。

盈利能力较好的福华化学,终止首发申请或与公司申报前进行大额分红而遭到市场质疑有关。据福华化学披露,2021年、2022年,福华化学分别分配了7亿元与26亿元的净利润,合计进行的现金分红总额高达33亿元。

2022年公司完成利润分配后,福华化学未分配利润的账面余额已不足5000万元。与之相对,在给首发前股东分配了33亿元的净利润后,福华化学却拟募集资金27.51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偿还银行贷款。

福华化学大额分红后再拟从市场募资还债的情况,引起了多家主流媒体的关注,面对市场的质疑,福华化学最终在提交招股材料不足5个月后主动撤回了申报材料,终止了首发申请。福华化学撤回申报材料时,公司的首轮问询还未回复。

除了上述提及的5家体量较大的企业外,2023年至今终止IPO的企业还有拓尔微、老乡鸡、周六福等明星公司。这些企业或因业绩下滑最终选择择期再次闯关,或是因为政策收紧不得不含泪退出,当然也不乏存在瑕疵的企业因监管政策收紧相关人员怕被追责而撤回了材料。

无论企业因何种原因撤回申报材料,都证明了监管层坚决提高上市企业质量的决心;在目前监管层主抓上市公司质量的情况下,业务还不成熟的企业想完成上市的难度将越来越大,新上市企业的质量势必会有明显提升,彼时一般投资者的利益将得到保障。

来源:投资者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