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昔日欧洲“火车头”熄火,德国经济为何陷入技术性衰退?

原标题:昔日欧洲“火车头”熄火,德国经济为何陷入技术性衰退?

几天前,德国名义GDP反超日本,时隔十几年重返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的位置。但德国商界人士和经济学家对此却高兴不起来。德国央行在报告中列出德国经济面临的诸多挑战,包括外部需求疲软、消费支出低迷、国内投资受到抑制等。不过,报告认为,劳动力市场强劲、通胀放缓等因素将为德国经济提供一定支持,“没有证据表明出现经济活动持续、广泛、明显减弱意义上的衰退”。

据新华社报道,德国央行德意志联邦银行19日发布月度报告说,德国经济可能在今年第一季度小幅萎缩,让业已面临多重挑战的德国经济陷入技术性衰退。

德国央行当天在报告中说,继去年第四季度萎缩0.3%之后,德国今年第一季度经济“可能再次小幅下滑”。连续两个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萎缩即被视为技术性衰退。

德法两国均下调经济增长预期

德国联邦统计局此前公布的初步统计数据显示,经价格调整后,2023年德国GDP比上年实际下降0.3%。

2月14日,德国经济部长罗伯特·哈贝克(Robert Habeck)公布了最新的经济展望,德国政府将今年的经济增长预测从1.3%下调至0.2%,并将明年的经济增长预测从1.5%下调至1%。

此外,法国政府也在近日下调2024年的经济增长预期。据参考消息网2月20日报道,法国经济、财政及工业、数字主权部长布鲁诺·勒梅尔18日称,已将该国2024年增长预测值从1.4%下调至1.0%。勒梅尔还宣布法国将在今年削减100亿欧元开支。法国官员表示,包括俄乌冲突在内的地缘政治因素导致该国经济增长不及预期。

报道援引勒梅尔的发言称,这一修正“将新的地缘政治环境纳入了考虑”,包括俄乌冲突、新一轮巴以冲突、德国经济下滑以及其他一些问题。勒梅尔还表示,法国政府将把国家援助和发展资金削减近10亿欧元,并将一项能源改造援助金额再减少10亿欧元。勒梅尔补充说,法国政府会维持拟对中产阶级实行的减税措施。

罢工不断冲击德国经济

最新数据显示,2023年日本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约合42106亿美元,低于德国的44561亿美元,从世界第三降至第四,时隔50多年被德国反超。

这一幕多少有些戏剧性。有分析认为,此次日德两国经济地位变更的主要原因并非德国实力提升,而在于汇率。

2023年德国经济同比萎缩0.3%,远逊于发达经济体平均水平,甚至比不上全球经济3%左右的预计增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直言,德国已沦为去年表现最差的世界主要经济体。

(1月23日,列车停在德国法兰克福一处车站的铁轨上。图源:新华社)

多年来,德国一直是欧洲经济的火车头,在全球经济中也占有重要地位。可是,现在德国为何会沦为经济发展的落后者,甚至将陷入技术性衰退呢?

德意志联邦银行在报告中把近期该国反复出现的罢工列为可能导致经济衰退的因素之一,尤其是考虑到罢工及其对公共交通和机场等基础设施的影响。

去年12月中旬,数百位愤怒的农民开着拖拉机驶向柏林,抗议政府新一轮财政紧缩政策中削减柴油补贴与农用机械税收减免的计划。除了农民的抗议活动,过去一个月以来,德国还发生了数十年来规模最大的几次罢工:货车司机、地方公共交通员工、机场安保人员、医生以及零售业从业者,他们都要求提高工资和改善工作条件。

当地时间2月19日,德国Ver.di工会宣布,欧洲最大航空公司德国汉莎航空的地勤人员将在七个机场罢工一天。预计法兰克福、慕尼黑、柏林、杜塞尔多夫、汉堡、科隆-波恩和斯图加特的机场将受罢工影响。

英国专家托马斯·法齐发表专栏文章称,对这一现象感到震惊,因为德国长期以来都因为罕有冲突的劳资关系而感到自豪。然而,和谐的劳资关系也将随着德国工业的衰退成为过去。德国21世纪的经济成功建立在廉价的原材料和能源,特别是来自俄罗斯的进口以及全世界的巨大需求。然而,过去几年来,由于俄乌冲突和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德国经济的这两个优势已不再。

能源价格飙升、财政收紧、房地产价格下跌等问题不断

有德国专家也表示,俄乌冲突爆发后,德国宣布放弃使用俄罗斯天然气,导致能源价格飙升,这对德国工业的打击是沉重的。

德国伊弗经济研究所主席 克莱门斯·菲斯特:德国经济受到能源危机的沉重打击。中期来看,我们的一些关键工业领域处在困难转型中。如传统汽车向电动汽车转型。由于能源价格上涨,化学工业领域正在苦苦挣扎。

(1月18日,在德国法兰克福,人们在雪后出行。图源:新华社)

克莱门斯·菲斯特表示,除了工业领域不振,居民消费意愿下降也拖累了经济增长。

德国伊弗经济研究所主席 克莱门斯·菲斯特:人们对未来信心不足,更愿意存钱而非消费。虽然我们可以勉强应付短期危机,但对于长期的恢复经济增长的信心欠缺。

BCA研究公司欧洲战略主管萨瓦里在本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说,德国经济目前还面临两大问题:财政政策收紧和房地产价格下跌。自2023年起,德国的财政负担就超过了欧元区其他国家,而德国的房地产价格已下跌10%,而据行业机构预计,未来几个季度还会再跌20%。

多年来,德国在老工业领域的优异表现掩盖了其对新工业投资的缺乏。地缘政治意味着制造业可能不再是以前的摇钱树。廉价的俄罗斯天然气不再是一种选择,缺乏对电网的投资和缓慢的许可制度正在阻碍向廉价可再生能源的过渡,并有可能降低制造商的竞争力。德国也越来越缺乏所需的人才。德国要想在更加分散、更加绿色和老龄化的世界中蓬勃发展,其经济模式也需要进行调整。

德国经济走弱也给欧洲经济政策的制定带来了难题。发达经济体的增长势头正在减弱,全球经济的相对韧性仍有赖于新兴经济体。但考虑到当前世界经济面临的下行压力,不管是发达经济体还是欠发达经济体,唯有携手应对才能在变局中迎难而上。

(部分信息参考新华社、央视新闻、环球时报)

九派新闻记者 龚凌蔚

【来源:九派新闻】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向原创致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