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李斌何小鹏不和李想玩了?

近期,何小鹏和李斌在高铁上的搞怪自拍上了热搜。

引发广大网友关注的不是他们拍照有多搞怪,也不是他们是小鹏和蔚来的创始人,而是因他们俩人近期互动的过于频繁,由此前蔚小理共同进退的“创始人三兄弟”,隐隐变成了何小鹏和李斌的二人转,甚至有网友戏称:“雷军一桃杀三士,瓦解蔚小理联盟。”

其实李斌、李想和何小鹏的最新动态,确实因为行业竞争白热化,和雷军进入造车领域有一定关系,按理说雷军作为新进入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对手,才是三人组共同的“敌人”。但是造车新势力中理想一骑绝尘,隐隐有甩开小鹏和蔚来的架势。2023年在蔚来和小鹏分别亏损211.5亿元和103.8亿元的情况下,理想却走出了不同的路线,117亿元的净利润,或让李斌和何小鹏的心里五味杂陈。几乎是同时在一个赛道创业的三人组,李想已经成了赢家,三国时期弱势的蜀国和吴国联盟,共同对抗曹魏的情形会再次上演吗?

此前,李斌、李想和何小鹏三人的关系较为复杂,起码表面上一团和气。李斌在创立蔚来时,本想拉着李想一起,但李想自己也想造车就没答应,但最后还是给蔚来投资了,也算是李斌的投资人。李斌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早期找到的李想和雷军两位投资人,最后都成为他的强劲对手,目前理想已经盈利过百亿,而小米汽车风头正劲。

其实何小鹏和李想私交也不错,在小鹏降价引发不满后,还主动约李想告知经验,帮着李想少踩不少坑,此前三人的关系就如上图一样亲密无间,但这番景象可能回不去了,李斌作为蔚小理中大哥,眼睁睁看着二弟盈利自己却巨亏,心理上、面子上或都挂不住。这或印证李斌和何小鹏为何近期频繁互动,又是送车又是一起出差。

从资本市场来看或更为残酷。因为理想盈利,理想的股价和市值相比蔚来和小鹏较为坚挺,截至5月14日收盘,蔚小理的美股股价分别为5.410美元、8.09美元和27美元,三家上市发行价分别为6.26美元、15美元和11.5美元,蔚来和小鹏跌破发行价,而理想的股价则涨了135%。蔚小理即时市值为112.9亿美元、76.43亿美元和286.5亿美元,理想的市值高于蔚来和小鹏两者之和97亿美元。

好在受极氪美股上市开盘大涨提振,该日蔚小理三家美股股价均有不同程度的上涨,其中蔚来涨幅最高达6.71%,小鹏次之,涨幅达4.66%,理想以1.16%的涨幅位居第三。

理想的盈利越高,股价涨幅越高和市值越高,可能三人的关系就越尴尬。

特斯拉“三门徒”

2014年6月12日,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宣布免费公开全部专利,这一举动改变了整个电动汽车行业的格局。这一举动允许其他公司使用其技术,而不会面临诉讼的风险。这一决策被许多人视为新能源领域的一次大胆尝试。

5个月后的11月,李斌成立了蔚来,2015年1月何小鹏成立小鹏,2015年7月李想成立了理想。中国最早一批造车新势力的成立均在特斯拉公开专利以后,且在极短的时间之内,这也让李斌、何小鹏和李想被网友称之为“特斯拉门徒”,尽管他们仨没有一人承认过。

特斯拉公开专利是否有如此大影响力,暂不做讨论,但其公开专利确实对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有积极的促进作用。

据了解,特斯拉目前拥有的专利数近4000项,其中公开的专利有387项,这些专利包括外观、技术发明和整车制造等不同领域,其中外观专利占9项,技术发明占213项。技术发明专利涉及电池、电机、电控、整车制造、人机交互和充电桩等方面,而这些在新能源车企成立之初都是亟需的。不可否认,特斯拉开放的专利中有些并不是关键技术,目前蔚小理均没有公开承认使用特斯拉的技术专利数量。

2014年后,国产新能源汽车如雨后春笋一般涌现出来,特斯拉的成功也成为国内众多新能源车企学习的样本,在研发上加大投入,相关专利数量后来者居上,甚至超过了特斯拉。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比亚迪实用新型专利数量已经超越了特斯拉。

汽车媒体人张智勇认为特斯拉专利作用并没有那么大,“目前蔚小理都没有公开使用特斯拉的专利技术,值得强调的是,三家的研发占比均高于特斯拉,蔚来已经连续两年研发费用超过100亿元,中国新能源汽车能够取得如此成绩,更多是由于国内企业自身的技术创新和市场发展。国产车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取得的成绩离不开政府的政策支持和产业链的完善。”

现在不管蔚来、理想和小鹏现状如何,他们都有了叫板特斯拉的底气。

商场毕竟是战场

上文中三兄弟的合照是何小鹏在2020年6月在微博晒出的。当时何小鹏对照片配的文案是“三个苦逼,在忆苦思变”。

此时蔚来是三家老大,李斌坐稳C位,其实何小鹏在晒出这张合照的时候,还有两张图片,一张是漫威三英雄,另一张是三英战吕布。不言而喻,他所指的吕布就是特斯拉,而李斌、李想和何小鹏如同刘关张。

2019年蔚小理三家日子都不好过,这一年新能源汽车销量只有120.6万辆,同比下滑4%,创下10年首次负增长的记录。李斌还被称为2019年最惨的男人,蔚来一度面临破产风险,理想和小鹏的“增程式”和“自动驾驶”并不太被市场认可,日子举步维艰。但在拍合照的2020年时,蔚来拿到了合肥的70亿元投资,暂时度过危机,小鹏在广东肇庆的工厂也开始投产,一切都在向好发展。在照片发出后一个月,李想成功在纳斯达克敲钟,理想也挺过危机。

2020年理想的日子相对好一些,只亏损了1.517亿元,蔚来也由2019年亏损114.1亿元收窄至56.11亿元,小鹏同样由2019年亏损36.92亿元收窄至27.32亿元。2021年三家依然都在亏损,理想亏损3.215亿元,蔚来亏损105.7亿元,小鹏亏损48.63亿元,亏损分别增加了1.698亿元、49.59亿元和21.31亿元。理想依然是形式最好的一家。

临界点发生在2022年6月,理想发布了新车L9,李想高调宣称这是500万内最好的SUV,对标的是劳斯莱斯库里南——尽管它的定价不足50万。问题或出在这里,因为小鹏在这个节点上也要发布一款高端SUV,理想捷足先登直接压缩了小鹏的生存空间。于是,几天后,何小鹏公开宣称小鹏G9对标的是保时捷卡宴,并且还@了李想,如此的针锋相对,或多少有点火药味。

这事本来和李斌没直接关系,但李想和何小鹏之间的一转一赞颇为精妙,许多网友读出了造车新势力三兄弟淡淡的火药味。

造车三兄弟走了不同的路

造车新势力三兄弟有很多相同点,比如都是造车的门外汉,比如在造车之前都实现了财富自由。

李斌此前创立易车网,李想搞了汽车之家,甚至在汽车垂直媒体领域,李想比李斌的名气更大,这也是李斌找李想入伙被婉拒的根本原因。何小鹏创立的UC被阿里巴巴以43.5亿美元收购,作为创始人,其早已经财富自由。李斌和李想此前多少和汽车有点关联,而何小鹏和造车却毫不相干。巧合的是,何小鹏刚卖了UC的第三天,特斯拉就在全球开放了专利,何小鹏就投资了广汽出身的夏珩、何涛、杨春雷的新能源汽车的研发。

无论是蔚来还是理想亦或者小鹏,在前期的时候最缺的还是资金。因为新能源汽车作为几乎全新的业态,是极度烧钱的产业,需要大量的资金,即使李斌、李想和何小鹏他们都已经实现财富自由,他们的钱也禁不起烧,那就只能融资。

彼时互联网大佬是最大的金主,于是,腾讯、阿里巴巴、百度、美团、滴滴、小米等互联网巨头就成了他们最佳选择。三兄弟几乎都拜访过马化腾、刘强东和李彦宏等人,以寻求资金支持,在早期,蔚来的优势巨大,因为腾讯、京东、联想和百度都先后成为李斌的金主,当时混得最惨的当属小鹏,虽然何小鹏以阿里高管的资源带来了阿里的投资。

三兄弟选择和互联网大厂合作,除了资金需求之外,还有避免互联网大厂成为竞争对手,毕竟一旦那些大厂进入赛道,其自身的财力支撑远高于他们,将会是他们的最危险对手,比如李斌最早找到的雷军,虽然那时候雷军明确表态不会造车,还投了蔚来,但没想到雷军最终食言,高调声称“造车是我人生最后一次创业,我愿意押上我全部的声誉,为小米汽车而战。”

雷军真的在3年后量产了小米SU7。另外一个投资蔚来的互联网大佬李彦宏虽然没有直接参与造车,但百度一直将智能驾驶视为百度最重要的业务板块之一,而智能驾驶一度是新能源汽车的一大卖点。2021年,李彦宏也宣布联合吉利下场造车,曾经的投资人,纷纷成为竞争对手,此时最悲催的莫过于李斌。

李斌和李想原本就是做汽车垂直媒体,比较了解用户的需求痛点,尤其李斌对用户体验甚至有些偏执,这也让蔚来在用户体验上花费巨资,蔚来总亏损的千亿元中有很大一部分是花在了所谓的用户体验上,相比而言,李想和何小鹏在这方面的花销就少很多。

2023年结束后,李斌、何小鹏和李想应该是心态各异。这一年最开心的莫过于李想,李想不仅全年销量37.6万辆超额完成30万辆的目标,盈利117亿元,让李想一直紧绷的神经可以喘口气。而蔚来和小鹏都没有完成目标任务,蔚来销量16万辆,目标完成率64%,小鹏同期销量14.2万辆,目标完成率70%。最让李斌和何小鹏头疼的还是亏损的扩大,2023年,蔚来亏损211.5亿元,同比2022年的145.6亿元增长了45.3%;小鹏2023年亏损103.8亿元,同比2022年的91.39亿元,增长了13.53%。

曾经一个“战壕”奋斗的三兄弟,发展的状况各不尽相同,面对脱颖而出的理想,李斌和何小鹏仍在盈利线上苦苦挣扎,牢牢抱团或能一起度过危机。

三国时期吴蜀联盟也并非牢不可破,毕竟刘孙曹三家的目标都是取得天下。

作 者 | 梦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平台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