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财经 - IT - 汽车 - 房产 - 女人 - 短信 - 彩信 - 校友录 - 邮件 - 搜索 - BBS - 搜狗 
搜狐股票:股权分置何时开门

编者按:
   2005年的中国证券市场承载了太多的期望与责任。当沪市指数已经触及1200点的时候,人们把目光投向了股权分置,从国有股减持到全流通再到股权分置,当初的股市撒旦,如今逐渐演变成了拯救市场的天使。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却是万万不能的,同样,解决股权分置不是万能的,但股权分置如果不解决,则涉及证券市场发展的诸多问题都有变成镜中月,水中花的危险。
   当2004年2月,国九条吹响了解决股权分置的号角时,就寄予了投资者的殷殷期盼。但是由于涉及的部门众多,涉及国有资产的归属,减持价格的底限等敏感问题,再加上上市公司之间千差万别,情况非常复杂,尽管已经成立了解决股权分置工作小组,但进展却依然缓慢。面对投资者手中日益贬值的股票,面对众多焦急等待上市的优秀企业,面对外资的窥伺,面对不断推进的经济体制改革,似乎“问题太复杂,解决要慎重”之类的托辞再也无法把股权分置这块伤疤遮掩起来,毕竟拖延只能使“病情恶化”。
     据统计,股市困境以74.8%的关注度成两会热点之首,然而对证券问题倍感焦虑的远远不止两会代表和委员。来自各界的专家学者们对如何解决股权分置问题纷纷献计献策,尽管他们言辞未免激烈,但却表达了对建设和改革中国证券市场的一片拳拳之心。
   搜狐财经专门制作了这期专题,把专家学者的观点归纳如下,一方面是希望把专家学者们的观点让更多的投资者了解,另一方面也是希望把握住证券市场改革发展的脉搏,与投资者共同见证中国证券市场一个转折的里程碑。[我来说两句]


张卫星、侯宁做客搜狐

张卫星、侯宁做客搜狐
激辩:股权分置何时破题?


2005年:“股权分置”开门吧

 --------------- 聚焦“两会” ---------------
     74.8%的关注度成两会热点之首
  ·最大利好:温总理谈话为解决股权分置埋下伏笔
  ·两会高度重视资本市场 总理九十四字真言解读

  ·尚福林称只要形成共识 今年就是证券市场转折年
  ·成思危描绘健康证券市场路线图

  ·两会代表关注和谐股市建设 让投资者发展中受益
  ·股市困境何以74.8%的关注度成两会热点之首?

  ·两会代表委员齐会诊 荐言中国股市需迈过六道坎
  ·“两会”热点问题 股市受到空前重视

   更多新闻


解决股权分置相关报道


搜狐股票频道
上证 沪B 沪180 深成 深B
股票排行 指数行情 多股行情
热门板块 沪A涨幅 深A涨幅
代码查询 沪A跌幅 深A跌幅
交易提示 沪A成交 深A成交 底部龙头板块大扫描!
搜狐财经小调查
关于股权分置破题
1、你认为股权分置问题解决时间会是在
两会结束后
今年上半年
今年下半年
今年不可能推出方案
责任编辑:康慧
E-Mail:
bonnykang@sohu-inc.com
电话:62726100

  ·解决股权分置要补偿中小股东

  ·要把股市建成一个比较好的投资场所。反对股市变成一个没有规矩的、有些人可以看别人牌的赌场。
    ·2005年是解决股权分置问题的一个很好的时机,但需要政府下决心。这个便宜不能占,要对中小股东有补偿。(解决股权分置问题,要补偿中小股东,这是吴老第一次提出这个观点)
    ·2005年市场出现转折值得期待,关键是需要决策者对大的原则一定作出决断,加强执行力
  ·现在不是要不要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的问题,而是要采取什么方法来保护的问题
全文阅读我来说两句】【吴敬琏更多观点

吴敬琏
全国政协常委、著名经济学家
刘纪鹏
首都经贸大学公司研究中心主任

  ·股市兴衰转折年的政策与考验

  原来国有股减持完全不设原则,结果全部失败了。我和杨帆刚好是另外一个方向,应该设计对国有股约束、缩股的原则。补偿的话问题很多,你补偿以后你最后扩容还是把股价弄下去了,如果按照张卫星说法的话,缩股非常好,而且也很干净,但上市公司不满意,也就是大股东不满意,可能管理层不满意,我们为什么考虑这个问题?我先不说。 你考虑的人家不接受,根本走不了。我发现特别热衷讨论的人,特别热衷管理层采纳,我觉得不应该这样,否则就会退回到减持,减持是最最市场化的方式。那种市场化完全是歪曲、剥削的市场化,非常的糟糕。我觉得题目非常好,把握最后时机,现在股价跌到了最低最好,这时候流通股和非流通股差距小了,非流通股折股、缩股代价最小,以前不好缩,现在非常好缩,而且到这时候股民都赔光了,大家都赔了,在这种情况下非常好。
全文阅读我来说两句】【刘纪鹏更多观点

  ·解决股权分置的最好时机已经错过

  股权分置应该解决,但现在很难解决。全流通问题因为现在毕竟是三分之二的未流通,都虎视眈眈的盯着这一块,中国股市面临的环境是有史以来最严峻的环境。而且全流通是去年3、4月份是最好的时机,现在并不是最好的时机,中国股市最大的问题就是过去一年对股市破坏性的建设,并不是完全破坏,而是破坏性的建设。去年股市政策就是打破了股市原有的基础,摧毁了股市的原有基础,就是价格基础。从增发开始到整体上市,摧毁就是原有的关系。QFII进来之后,股权结构进行了调整,现在推出一个C股市场,C股市场虽然已经叫停了,但阴影挥之不去,现在又有一个A+H,这把中国股市原有的基础摧毁了,而现有的又没有建立,所以去年只破不立。所以新的价格基础没有,又不解决股权分置的条件,而股权分置又必须解决,问题在哪儿?就是原有基础没有了。
全文阅读我来说两句】【韩志国更多观点

韩志国
北京邦和财富研究所所长
张卫星
颐合财经首席分析师

  ·不解决股权分置问题 中国股市则应改名

  最近,新华网制作了一个“两会,你最关注的热点问题”的网上民意测验,精心选择了普通民众在社会生活中所关心的20项问题,在列出的话题中,有反腐倡廉、贫富差距、社会保障、教育、环保等社会各界普遍关心各种问题。据传说主办单位和国家有关部门的官员事前有一个大概估算,认为“反腐倡廉”和“教育”“三农问题”等应该位列前三甲。

  当主办方实际民众投票上网开始后,在选项排列并不起眼的第19项“证券市场如何走出困境”却以一马当先,在218000人参加的调查活动中,该问题一共得到165000票,占投票总数的比例高达75%。75%的民众关切率远远高出第2位的“反腐倡廉”(22%的百姓关注率)53个百分点。据传闻主办单位与国家相关单位有些人连呼“没想到”“证券市场如何走出困境”竟成为了“两会”民众关注的最大热点。【全文阅读我来说两句】【张卫星更多观点

  ·完善公司治理结构是解决股权分置的前提

  股权分置问题我想谈几个看法,第一个我觉得经济学家做了一个贡献,就是把概念讲清楚了。到后面的执行和决策是政治过程,不承认也得承认。但现在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个人感觉到最欠缺可执行方案的讨论,笼统的原则性的讨论非常多,具体的方案讨论、方案的成本收益的讨论非常的少。我记得我曾经在一个会议上,我说现在有一个说法在温水煮青蛙。有人说那谁有动力能够协调这么多机构点这个火?作为研究者没有提出建设性可操作的方案,本身也是被煮者和点火者,愤怒可以出哲学家、诗人,但出不了方案。受损最大还是流通股股东,志国说存在一个时机选择的问题,也就是牛市。股权分置没有解决,怎么可能出现牛市呢?他说那么就要拖延,问题从来不是被解决,而是被遗忘的。拖延受损是谁呢?受损最大就是流通股股东。拖延下去使股价不断地往下跌。最近和华生和有关决策领导汇报时说,现在最低点没有意义,本来就是失真,现在有两个政策底,一个政策底就是现在的盈利模式下,我们证券公司133家,主要的收益亏损来源就是二级市场投资,巨大的仓位乘以这几年股票的下跌。【全文阅读我来说两句】【巴曙松更多观点
巴曙松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华生
燕京华侨大学校长

  ·股权分置不解决改革将无法进行下去

  关于股权分置的必要性、理论基础。理论基础表面上可能是相同的,但就这个问题可能就要讨论半天,因为我的股权分置跟卫星的股权分置不同,但我们现在不讨论这个问题,因为现在社会基本上达到一个共识,就是股权分置到了要解决的时候了,虽然不能解决全部的问题,但如果不解决股权分置,其他的问题也不太好解决。套用一句话,有钱,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股权分置现在要解决,而且从我听到接触到了,确实是方方面面,包括决策者,包括管理层,大家都认为应该做了,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作为纯学术的讨论可以再讨论,但今天会议上没有必要再讨论。现在到了临门一脚的时候了,大家都认为到了要做的时候了,但方案有没有?或者每个人有自己的方案,或者管理层认为好的方案,但从来没有拿出来跟大家讨论过,这是我们经常出乱子的问题。这个问题已经炒了5、6年了,但方案一直没有拿出来,我们在什么原则下做方案,这个没有展开讨论。现在各方面都已经下决心马上就要推出,但现在推出什么原则、方向上的方案,以及方案的具体细节上,因为细节可能把方案给毁掉,现在连原则都没有,我个人的观点,大家在原则上没有展开交锋。
全文阅读我来说两句】【华生更多观点

  ·国有股减持到底侵害了谁的利益

  国九条里面包括保护流通股股民的利益的原则,这个原则还有一个基础,这个基础就涉及没有解决的问题,就是股权分置到底有没有道理。股权分置到底对谁有利,侵害了谁的利益,这个问题要形成共识,没有这个共识这个原则就没有指导思想。我觉得这个还是一个大的问题。

  这个利益不是施舍给流通股股民,而是一个灵魂。这个灵魂搞不明白,还有很多问题不能解决的。

  这不是证监会的问题,是市场的问题。市场已经跌到现在这样,大家的呼声形成了共识,这个共识是逐渐形成的共识。之前都是忽悠,像赵本山忽悠,车、拐、单架,只有发行上市才一下增值10倍,这个钱从哪儿而来的?这个问题要彻底的解决。【全文阅读我来说两句】【王连洲更多观点

王连洲
中国人民大学信托与基金研究所理事长
钟伟
北京师范大学金融中心主任

  ·政府态度要明确并给出减持底线

  02年张曙光老师开了一个会,谈论了国有股减持的问题。我高度赞成分层决策逐步推进,远征刚才讲的四个原则我同意,有一个原则我不同意,两年前我一个想法,也不是我的想法,是我跟曙松商量了半天,我们只谈定价不谈原则,第一个原则就是共产党提出来不管法人股还是国有股,你不减持的话,你就要告诉投资者你永远不减持。 如果你说要减持,你要减持到什么程度,政府一定要有一个明确的表态,对1000多家上市公司,按分行业也好,按什么也好,要告诉投资者我多少年对这些企业持有不流通股的比例是多少,否则这个问题是没有办法启动的。如果政府不告诉底线的话,政府就没有动力做事情。如果政府不告诉底线可以承诺永远不流通。政府一定要告诉流通股股东和投资者你底线在哪里,你要释放的量是多少,永远不释放的量,或者承诺暂时不释放的量是多少,告诉我们。 【全文阅读我来说两句】【钟伟更多观点

  ·前提、方案、结果缺一不可

   咱们年前讨论国有股减持之后讲的问题,那几个办法过去都讲了,现在还讲这个问题,现在原则分类表决跟咱们要实施的东西需要基本条件,刚才讲的好多都是基本条件,并不是你那个内容,出去有那几个基本条件咱们就能够做,如果没有这个基本条件是没有办法做的,所以应该把几个问题分清楚好一些。对分类表决这些,在座可能没有太大的分歧。

  但是对前提条件不明确,你那个东西还提不上来。今天讲的这几个东西实际上是有前提条件的,为了保证进行可能……对新股的问题可能争论,但也可能成为股权分置的一个条件。你想一想,新股上会出现很大的问题,新股怎么上,是弄好之后,还是按照他刚才说的办法,就有问题了,新股上来再变恐怕也是问题,应该把问题分清楚,咱们思想争论会把问题弄的更清楚一些。
全文阅读我来说两句】【张曙光更多观点

张曙光
中国人民大学信托与基金研究所理事长
李青原
中国证监会研究中心主任李青原

  ·孤胆力搏“股权分置”

  近年来,股市频频走低,李青原频频亮相,而且似乎指数越低,她的演讲越响亮。对于“股权分置”,李青原的用词仍然一次比一次坚决,脾气似乎也越发的急躁。说起来,李青原的官职不大,她只是中国证监会规划委的主任,但却是在公开场合露面最多的证监会官员。 近年来,股市频频走低,李青原频频亮相,而且似乎指数越低,她的演讲越发响亮。她是证监会在市场的“试音者”,还是证监会的特立独行者?

  高西庆、王波明和李青原都是中国证券市场的“海归派”,同为《关于促进中国证券市场法制化与规范化的政策建议》的起草者,共同参与了中国证券市场的孕育和建立。2002年,李青原被周小川力邀加入证监会后,成为《中国证券市场九五时期到2010年发展规划草案》白皮书起草的负责人。但也许由于她的研究者而非决策者的身份,她的知名度并不如高、王等人显赫。
全文阅读我来说两句

  ·减持以净资产为底线 可以委托中介公司完成

   这是中国改革的一个难题,从去年来看,价格形成机制是有问题的,可能要解决价格形成机制就不要考虑水平问题,水平问题就是时机问题,不是作为必备的条件。第一如果你考虑政治、政府,可能全流通股价不能低于净资产,这不能说是绝对底线,但也差不多了,可以说是一个原则。第二,包括证监会征求这么多的方案,暗含了一个误区,这大概是一个流通股和非流通谈判的结果,谈判结果有很多种,不可能一刀切。第三,在这种情况下,不可能是一刀切,大家都按这个办法做,可能是一个公司一策,一个公司一个方案。第四,在这个基础上你肯定是为了使又有序,又能够推动这件事,肯定是逐渐下放,搞试点。第五由中介机构来协调这个谈判最后得到一个认可推行下去。可以说是由点到面逐步推进。
全文阅读我来说两句】【曹远征更多观点
曹远征
中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
杨帆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政府出政策不能像照手电筒

  同样一个股票发行,比如中石化在香港发H股是1个港币,这边是4.5元,外国也是这么干的?还是说只是处于市场不均衡,就是中国老百姓不能拿外汇买。你再彻底解释一下。中石化,我手里面也有港币,但我去不了,这怎么办?这到底是什么割裂?公平还是不公平?那对中国股民是不是不公平?

  主流方案技术上我都听不懂,我就是觉得你对中国老百姓股民不公平,就没有这么干事的。哪一个分裂我就听不懂了,反正这么多人的钱就没有了。我不找,这是你国家政策造成的,就像照手电筒一样,说你按照这个柱子往上爬,爬到一半手电筒关了,结果全都掉下来了。现在都这样了,不管了,最后还让你去谈判。 【全文阅读我来说两句】【杨帆更多观点

  ·解决股权分置刻不容缓

   近期资本市场的热门话题,不乏国企股价格波动、A股与H股股价同步,以及引来两会关注的股权分置问题。这个老问题自1990年代国有股份分为三类开始,现在要收复这群雄割据的局面,必定还有漫漫长路要走。

  高盛(亚洲)有限责任公司董事总经理胡祖六,在接受本报专访时指出,股权分置问题应尽早解决,“资本市场要发展和有效率,必须要有流动性,这个问题已经到了认真解决的时候。

  胡祖六解释,解决权股分置的方法很多,例如可以像香港政府以盈富基金的方式。
全文阅读】【我来说两句】【胡祖六更多观点

胡祖六
高盛(亚洲)有限责任公司董事总经理
袁钢明
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

  ·股市已经到了最后关头

  原来国有股减持完全不设原则,结果全部失败了。我和杨帆刚好是另外一个方向,应该设计对国有股约束、缩股的原则。补偿的话问题很多,你补偿以后你最后扩容还是把股价弄下去了,如果按照张卫星说法的话,缩股非常好,而且也很干净,但上市公司不满意,也就是大股东不满意,可能管理层不满意,我们为什么考虑这个问题?我先不说。 你考虑的人家不接受,根本走不了。我发现特别热衷讨论的人,特别热衷管理层采纳,我觉得不应该这样,否则就会退回到减持,减持是最最市场化的方式。那种市场化完全是歪曲、剥削的市场化,非常的糟糕。我觉得题目非常好,把握最后时机,现在股价跌到了最低最好,这时候流通股和非流通股差距小了,非流通股折股、缩股代价最小,以前不好缩,现在非常好缩,而且到这时候股民都赔光了,大家都赔了,在这种情况下非常好。
全文阅读我来说两句】【袁钢明更多观点


本网站提供之资料或信息,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搜狐财经频道联系方式:热线电话 (010)62726113或62726112
ChinaRen - 搜狐招聘 - 网站登录 - 帮助中心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 保护隐私权 - About SOHU - 公司介绍
Copyright © 2005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