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进民退,国有化,煤老板,地王,国企垄断,民营企业,民营经济,东星航空,煤炭重组,央企 国进民退,国有化,煤老板,地王,国企垄断,民营企业,民营经济,东星航空,煤炭重组,央企 国进民退,国有化,煤老板,地王,国企垄断,民营企业,民营经济,东星航空,煤炭重组,央企 国进民退,国有化,煤老板,地王,国企垄断,民营企业,民营经济,东星航空,煤炭重组,央企 国进民退,国有化,煤老板,地王,国企垄断,民营企业,民营经济,东星航空,煤炭重组,央企
  搜狐博客关注
 
  民营经济发展难题
 
  民营经济功不可没
 

编者按:从航空、钢铁、房地产到煤炭等领域,新一轮国进民退大有潮涌之势,行政之手无一例外扮演了主导角色。对民营经济而言,这不啻是对生存环境及未来信心的致命打击,更令人担忧的是,做为改革开放核心方针的中国法治与市场化改革,是否会就此倒退……

最新言论

政策尴尬

 

现实背景

 

相关策划

 
搜狐财经独家报道

国进民退

焦点一:拷问政府职责

  没有一个国家的经济是靠政府力量发展起来的,几乎所有经济发展都是私人或私人企业的产物,尤其是这种可持续的发展或者是长期的发展。国家涉足商业领域的话,最容易导致的后果是权利和金钱的交易。

王建勋:国家直接涉足工商业 最易导致权钱交易 雷颐:低价强行收买民企让政府失去信用

焦点二:国进民退根源何在

  在90年代有一个所谓的国退民营就是国企民营化,现在又是国有化,在我看来这两者都是权贵化。这样一个现象也值得开始考虑,中国真的有过市场化吗?中国90年代中期以来的变化,能够用市场化这个概念来概括、描述吗?

李炜光:危机下财政收入暴增 民间消费投资在压缩 秋风:不是反对公有企业 而是警惕权贵国有化

刘业进:国企可以随便拿走优质资产 这是鼓励不正义 冯兴元:国企是反竞争的 国进民退正在蔓延

焦点三:民营企业生存困局

  现在任何一个加油站都是中石化、中石油自营的。所以“国进民退”是从10多年前开始了,只不过今天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虽然现在有点晚但是还是引起了大家的警觉和关注。

刘军宁:私企被赶出一切利益丰厚领域 李人庆:基础设施上游国企垄断 新望:衰退根源在民营经济危机

焦点四:国进民退成必然趋势?

  在过去的七八年或者是六七的时间里,经济领域中过去所倡导的民营经济或者是私有化、私营化这种理念,已经在很多领域被国有化所取代。国有化取代的过程很明显的标志就是强权介入,部门发布了一些指令,没有讨论的余地也没有给出任何的理由。

夏业良:国企不是靠经营取胜 是靠优势资源垄断 高全喜:在中国目前情况下 国进民退是必然



国进民退
国进民退

·国进民退将如何影响收入分配


  “国进民退带来的不仅仅是经济领域中所有权的转换,最关键是它会对包括收入分配等造成不可挽回损失。”
   “一个是财政收入的暴增,绝对不是民间消费增长、经济好转导致的,而是给生掏出来的,查税风暴还在继续。第二个非税收的财政增长对中国公共财政体制的损害是非常巨大的。”


·以国进民退治理腐败靠谱吗?

  “权力使人腐败,而绝对的权力绝对使人腐败。”
   在中国,包括煤炭行业在内的各领域腐败猖獗的根本原因在于权力缺乏有效的制约和监督,这是一种制度性安排的缺失。这种制度性安排的缺失往往使得某些可以监督权力的权力——譬如司法权——难以获得独立公正的行使。
 
搜狐财经独家访谈
  刺激方案中有着很多明显地相国有企业倾斜的政策,这使得中小企业生存环境日益恶化。金融危机的到来,让1998年来的国企改革成果出现倒退,各种经济资源再次向国有企业集中回流,这对于其他所有制来说是有失公平的。
   上世纪末提出来国企改革,而这些年来我们又倒回来了,改革以后出现了新问题,不是用新的市场经济的办法来解决,而用旧体制计划的办法来解决新问题。
  导致煤矿发生困难、死亡率比较高、事故频品出的原因跟所有制没关系,恰恰是政府监管出了问题,采用这种一刀切的国有化的方式实际上可以掩盖政府自身的一些问题,或者政府监管的缺位。
  尽管从上世纪80年代的农业经济发展到现在的生产经济,但是我们离西方发达的技术经济还是有质的差别。这种质的差别显然是不能靠国有就能解决的,应该是靠公平的市场竞争来完成。
  现在国有企业停留在某些特定的领域,与其说自然垄断,更不如说国有企业本身的结构导致的低效率,所以他们必须依靠某些垄断措施维护他们在这些资源性领域的地位
 
煤炭业——被“包办”的整合
煤老板,国进民退,煤炭重组
 
强制重组:[行政手段强制重组 是否有利于市场化改革]
国进潮起:[内蒙古效仿山西煤资整合 国有化愈演愈烈]
煤企重组:[“国进民退”能否洗却煤炭血腥气]
私有之殇:[煤炭国有化:看上去很美]
市场公信:[健康市场 别让权利公平与煤老板一起消失]
·焦点
“煤老板”该如何退出历史舞台
煤老板
  煤老板的出现是错误制度的结果,但以侵犯基本产权和行政命令的野蛮方式进行制度纠偏,显然是用一个错误纠正另一个错误
 财经视点

  谁进谁退似乎不是本质问题,本质在于怎么进怎么退?是市场规则主导,还是政府大手包办?如果是霸王硬上弓,权力硬做主,这种“包办婚姻”不管把谁逼成小媳妇,都难免让人心中打鼓,满腹狐疑;
——毕诗成:谁进谁退都不能“包办”

  缺乏程序正义的错误手段无法达成崇高的目标,反之亦然。即便我们承认煤老板们并非弱势群体,承认煤老板们并非道德上没有瑕疵,也无法得到煤老板们的产权可以被剥夺的结论;
——叶檀:煤老板们的产权 也应受到尊重

 
房地产——国企凶猛
房地产,国进民退,地王,国企
 
国企时代:[“地王”背后的中国式财富争夺与分配]
携资进场:[七成央企握重金进场 追逐房地产业高利润]
竞争悬殊:[国企眼中无规则 地产投资料“民退”]
信贷推手:[8000亿信贷资金进房市 圈地上演国进民退]
国企身影:[拿地最激进民企 承认国企背后“撑腰”]
·焦点
国企天价买地透支中国未来
房地产,国企,地王
  央企争夺地王除了给地方政府制造些土地财政外,一点好处都没有,不但把央行和国资委拉下水,还把宏观经济政策搅和的困难重重
 财经视点

  大型国有企业在目前的背景下,取得资金很容易,成本也很低,而他们长期从事的行业因产能过剩,已无法再投资进行扩大再生产,于是他们的目标投向了土地市场和房地产市场,这也是不得已的选择。
——潘石屹:地王频出泡沫一定会破

  大量的巨无霸国有银行占据了太多的金融资源,而他们的文化无疑会天然的倾向于国有企业。中国的资产泡沫,和穷人的福利无关,是因为行政资源的倾斜,给国企们过多的信贷和资源,宠坏了他们;
——郭宇宽:国企不差钱 新一轮资产泡沫

 
钢铁业——“中国式”重组
钢铁业,重组,山东钢铁,日照钢铁
 
行政推手:[巨亏山钢重组盈利日钢背后的幕后推手]
逆市而为:[亏损国企重组盈利民企或引发内部抵触]
国有化迷信:[经济转型下的“国进民退”]
政府撑腰:[工业振兴 中国钢铁业“国进民退”]
行业大势:[产能过剩严重 国进民退是大势所趋?]
·焦点
“中国式”重组的近忧远虑
钢铁业,重组,山东钢铁,日照钢铁
  中国式重组,让钢铁业在行政干预的计划经济语境中究竟会失去什么?没有市场化的融合,企业之间的组而不合弊端在所难免
 财经视点

  促进钢铁企业联合重组应该按照市场经济原则办事,要遵循双方自愿的原则。对于不愿意被重组的不达标企业,宁可按照相关法律法规淘汰掉,也不要用行政手段推动重组,否则会对我国的市场经济环境造成不好的影响;
——刘海民:宁可淘汰也不要行政手段重组

  国有化主导下的产业集中现在看起来更像是各省冶金厅的翻牌,政府重新出面,直接跑到赛场上来踢球,而目前各省级钢铁公司缺乏实质的重组措施,更多的仅仅是把财务报表合并到一起,企业领导人换班,其余一切未变;
——勾新雨 :七问新国有化 以日钢为例

 
民航业——民资集体沦陷
航空业,国进民退,东星航空,奥凯航空
 
民企出局:[中国航空业国进民退 民企面临全军覆没]
鹰联沦陷:[首家民航变国有 鹰联航空变身央企控股 ]
市场悖论:[三大国有航空集团交出282.2亿元亏损]
公平缺失:[东星速度反思:民营航空缺失公平竞争环境]
东星之死:[东星是被祭了国进民退的刀 政府之责]
·焦点
国企“野蛮成长” 民企自力更生
航空业,国进民退,东星航空,奥凯航空
  在自由竞争性市场,“国退民进”与“国进民退”并无对错之分,问题在于,两种不同的企业,是否受到了同等的待遇?
 财经视点

  如果满足于背靠政策大山的路径依赖,国有航空公司就会在市场行情一帆风顺时,动辄以提价或价格垄断联盟,切割消费者更多权益,反之出现诸如原油成本上涨的经营困境,则动辄以政策性亏损要求政策性补贴;
——毕 舸:从东星航空破产看“国进民退”

  比照现实,非市场逻辑盛行的例证俯拾皆是,譬如说,相比举步维艰的民营航空公司,三大国有航空公司的经营状况或许更糟糕,其中东航资产负债率竟然高达98%以上,其可恃者,无非只是“绑架”银行廉价放贷,甚或申请政府注资解困;
——国进民退须以市场完善为前提

 
更多领域——新国有化运动
国进民退,国有化,煤老板,地王,国企垄断,民营企业,民营经济,东星航空,煤炭重组,央企,蒙牛,中粮
 
红顶攻略:[牛根生主动投奔中粮 蒙牛民营变身国有]
集体清退:[长三角高速公路民资被清退 政府收回股权 ]
公私合营:[浙企试水新公私合营 民企面临国企式监控]
寄生经济:[民企傍国企“大款” 获中石化油田入网证]
国有官营:[环渤海五省区经济渐被国有官营化]
·焦点
国进民退不利经济复苏
国进民退,国有化,煤老板,地王,国企垄断,民营企业,民营经济,东星航空,煤炭重组,央企,蒙牛,中粮
  这就不仅仅是旧式经济体制的回归,而更可能演变成一场特殊利益集团侵吞国有资产的盛宴,从而严重挤压民营企业的生存空间。
 财经视点

  中国民企如要做大做强,只会造成悲剧!所以牛根生聪明的将资金链断裂的蒙牛选择卖给国企。牛根生比朱新礼‘智慧’。汇源‘嫁’四次:先是德隆,再是统一,后是达能,再然后是可乐(未成功);
——金丛林:从蒙牛变身看民企的最终归宿

  市场经济的特质是自由进入和公平竞争,只要有能力在市场合法生存发展,按说不必从企业所有制属性上有所区分。但在非公经济看似繁荣,实则根基不稳的中国,在经济衰退沉重打击非公经济之时,放任国资开疆拓土,大量抄底,难免有趁火打劫之嫌;
——新一轮“国进民退”不值得喝彩

 
网友讨论区.我来说两句

查看全部留言>>


搜狐财经出品   策划及专题制作:安克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