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关于人民币升值的争吵蔓延到对通胀的讨论时,人们开始关注这场争论对自身生活的影响。
  10月16日,厉以宁教授建议将通胀警戒线从目前的3%提高到4.5%,因为中国仍可维持9%的经济增长率,而4.5%的通胀率是社会可以承受的。此前,发改委宏观经济学会秘书长王建也曾表示,中国须忍受更高的物价上涨率。
  对上涨的物价,我们确实别无选择,只能忍受。可问题是:忍过之后,是“守得云开见月明”,还是“请神容易送神难”?
  【投一票:你是否赞成将通胀警戒线提高到4.5%?】 【我来说两句

开流 乏术!

  “跑不赢GDP,怎么也要跑赢CPI”是上一轮牛市时最激动人心的口号,如今一年期存款利率是2.25%,而自今年2月,CPI指数就已超过存款利率,中国已经维持负利率长达8个月。提高通胀率警戒线,而不提高存款利率,将会使居民财富进一步贬值。一旦通胀率警戒线提升至4.5%,人们必须保证收益高于这个速度,才能保证自身财富不被贬值,而在现有投资环境中,又有何种方式可以确保至少5%的收益——除了政府已经不让炒的房地产以外?

增速 GDP>通胀>工资

  如果恶搞上面那句口号的话,最恰当的版本是“工资增长要跑赢CPI”。厉以宁教授说,我国经济可以维持在9%的高速度增长,因此我国可以将提升通货膨胀警戒线。但是高速增长的国民生产总值带给民众的并不是切实生活水平的提升,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在网上谈论自己工资如何“被增长”。更严重的是通货膨胀带来的名义工资的上升往往会与多缴的税收收入相抵消,这既不利于储蓄的增加,也不利于企业与个人的投资积极性。

加剧贫富分化

富者更富,穷者更穷

  经济学界的共识是:通货膨胀会导致居民收入差距拉大,让富者更富,穷者更穷,更确切地说,会让为官者更富,让为民者更穷。当社会中的货币增加时,增加的部分不会均匀、均速地分布到所有人身上,而是那些本来就拥有大量资产的、更接近钞票的人先得到,他们会因为通货膨胀而变得更富有。而本来就比较穷、资产比较少、规避通胀手段少、能力低、和政府没什么关系的人,将成为通胀的实际受害者,对他们而言,政府容忍或制造一分通胀,他们就要承受一分损失。

百姓

凭什么要我忍受?

  经济学家凯恩斯曾经援引列宁的话:摧毁资本主义的最好办法是使货币贬值。通过持续不断的通货膨胀,政府能够秘密地和不被察觉地没收其公民的大量财富。当没有货币贬值时,剩下的只剩下公民财富被悄无声息的转移。独立评论人士牛刀也发出质问:中国的富人滥发货币,疯狂投机,不是创造财富,而是搜刮钱财,引发通货膨胀。富人们赚足了钱,而留下通货膨胀,让民众来承受,并且一直采用负利率继续掠夺穷人,导致通货膨胀越来越严重。在这种情况下,凭什么要求民众忍受更高物价上涨率?

利益

谁是最终赢家?

  厉以宁教授倡议提升通胀警戒线的原因是担忧输入型通胀,担心国际油价、铁矿石价格和粮食价格的继续上涨传递到中国。然而,在人民币汇率低估的情况下,外人担心的是中国持续不断的用低廉的商品出口输出通缩。我们在国际贸易中赚取的外汇往往无处使用,结汇后释放的人民币又将进一步推升国内的通货膨胀。此时提升国内的通胀警戒线不过是延续人民币“外升内贬”的经济思路,这并不能真正解决国内通货膨胀、物价上涨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