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买菜的主妇们,正感觉钱包越来越瘪,因为菜、蛋、油、蒜、糖等各种农副产品都在涨价。有人测算,一线城市四口之家,如果去年每月用在吃上的费用是1500元,今年要维持同样同等的生活水平,需要花费2000甚至2500元。
  生活成本涨了,钱变“薄”了,等价于实际工资降低。这个时候,政府是不是应减税?很可惜,减税还不见踪迹。相反,以环保、房地产调控和经济转型之名,车船税、房产税与资源税等正排队上涨或等着开征。
   “十二五”规划建议开明宗义,最终要达至保障和改善民生这一落脚点,因而堪称中国首部“民生规划”。但民富国强和还富于民口号固然响亮,要落实归根结底需要回到一个问题——减税让利于民。【我来说两句】      转发至: 搜狐微博 白社会 人人 开心网 豆瓣
  【相关策划】 应对高物价,政府为何不给力 | 收入要倍增,不要"被增"



语录:“压缩政府行政支出,这个很难。”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白重恩如此表示。如何实现?减公务员工资不可能,减人员也不可能。

点评:2009年,中央政府压缩出国(境)、车辆购置及公务接待三项费用支出,但财政部门并没有公布最终执行结果。2010年政府再次强调,继续控制这三项费用,但尴尬的是,即便是政府部门也不掌握行政经费的总体数据。

政府花钱财大气粗 钱还是留在百姓口袋更靠谱!

  多年来,我国公共财政支出中,比重最大的是行政管理费。数据显示,1982年至2005年,我国的行政管理费用增长77倍,同期的财政支出增长大约20倍。行政管理费用占财政总支出的比重在1982年仅为6.9%,到2005年上升到26.5%。政府在行政管理费用上毫无节制地花钱,是造成文山会海、餐桌腐败、车轮腐败、公款旅游等屡禁不止的重要原因之一。
  如果说滋生腐败是政府花钱的软肋,政府花钱太多,还有硬伤就是产能过剩。在政府投资与民间投资上,前者效率不如后者,几乎也成为社会公认。
  但说政府花钱效率不够,其实并不是各级政府没有智慧;而是,这样那样的原因下,落实很难!比如,2009年,中央政府压缩出国(境)、车辆购置及公务接待三项费用支出,但财政部门并没有公布最终执行结果。2010年政府再次强调,继续控制这三项费用,但尴尬的是,即便是政府部门也不掌握行政经费的总体数据。而更有些比如政绩工程、形象工程,又很难一下子彻底根除,这必然影响到花钱的效率。
  要还富于民?要提高花钱效率?还是减税吧,多留点钱在百姓的口袋,让百姓自己决定怎么花,才比较靠谱!



语录:审计总署前署长李金华曾毫不留情地批评说:中央转移支付从中央部门一直流到村庄,渠道很长,这个水渠是要“渗水”和被“截流”的,有时候水流到村里面就没有了。

点评:直接减税,中低收入者能享受到实实在在的利益,那是一种民众可控的分配途径。而通过增税再转移支付,寄望政府将到手的钱毫无截留地分配给中低收入者,不切实际。

劫富济贫是幻觉 减税减负才可靠

  众多加税理由中,一个用得最多的、也最冠冕堂皇的理由是,可以通过加税来调节日益拉大的贫富差距,也就是“劫富济贫”、“取富予贫”:政府从占用了更多资源、享受到最大收益、拥有更多财富的富人们那里征更多的税,然后通过转移支付的手段分给穷人,从而减少阶层间的收入差距。
  对此说法,我们认为在理论上是完全正确的,但是,每一次加税,并没有精准地加到真正的有钱人身上,由于有钱人强大的避税能力,加上“无论最终谁承担税负,政府能收到钱就行”的增税动机,最终,税还是落到了中低收入者身上。
  更靠不住的是转移支付。每年的国家审计总署的审计报告,都会审计出许多转移支付和专项资金被部委和地方政府挪用、截留、挤占的丑闻。在公共财政的使用极不透明的制度语境中,加上人大监督很多时候形同虚设,转移支付根本无法指望。纳税人不知道,那些公众从自己的收入中让渡出的每一分税款,到底是转移支付到官员的胃、腰包和坐骑里,还是转移支付给了急需钱救命救灾的穷人。
  因为每一次增税,都不能精准地课加到富人身上,而是中低收入者承担;加上转移支付过程的不靠谱,所以,“以增税调节收入差距”这个理由缺少正当性。既然如此,与其增税调节差距,不如直接减税减负。也就是,无须多政府那一道转移支付的手,而直接通过减税的手段降低中低收入者的负担。不指望政府能通过转移支付给什么,你别总掏人家腰包就是了!



现象:房产税、物业税、车船税、环境税……当“十二五”规划提出努力实现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发展同步,同时加强税收对收入分配的调节作用,努力扭转城乡收入差距的同时,一项项加税政策的出台令公众哗然,业界质疑!在政策口风上,2009年曾经呼声很高的结构性减税,今年的声音已渐行渐远。

点评:加税和涨价的举措,其实际效果将是加速财富流向政府和垄断,与“富民”宗旨背道而驰,并将进一步加剧中国经济结构的失衡。

做足减法才能增收 不能总是想着从百姓口袋里掏钱

  十二五规划中将“努力实现居民收入增长与经济发展同步”放在了很重要的位置,而要增加居民收入,人们容易想到国家在居民收入上直接做加法,但思来想去手段有限,效果也不一定好,无非是提高最低工资标准等,收入倍增的提法会导致很多问题,我们之前的一期栏目也说了这个问题,参见《收入要倍增,不要被增》。实际上,促使国民收入倍增更有腾挪空间的是国家做减法,比如减税,做足这个减法,才能间接增加居民收入。
  减税不论是面向企业还是面向个人,都有助于居民增加收入。
  “减税应先从中小企业开始,这样让中小企业留存更多的利润去经营企业、发展企业,才能更好的促进产业结构转型和经济增长”南开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马蔡琛博士在接受搜狐财经专访时这样表示,当前中小企业税负偏重,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之间的重复问题仍然存在,同时,也可以通过鼓励其发展来带动提高就业率的提升,进而通过“化税为薪”的方式来藏富于民。“政府减少企业赋税,企业就有了更多自由去处理和劳动者之间的关系。这是提高劳动者收入的一个前提条件。”
  而针对民众的减税,更是意味着老百姓可以提高收入。百姓口袋里留存的钱多了,对促消费、扩内需也有着重要意义。因为民富了才能拉动内需,才会让消费成为拉动国民经济增长的第一驾马车,很多尖锐的社会矛盾才会消解。

搜狐财经出品 2010.11   策划、制作:单秀巧

| 财经首页 | 查看更多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