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11月29日,第十六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在墨西哥海滨城市坎昆开幕。至此,气候谈判已走过20个春秋,可谓风雨兼程。在拯救气候中,那种“自上而下、全体参与、孤注一掷的气候变化应对策略”,只是一纸游戏规则式的协议对于没有强烈动机的各国已经没有实际的的促动意义。
  去年的哥本哈根气候峰会在惨败中结局以后,外界对于坎昆会议的期待大大降低了。但是参与坎昆会议的谈判代表们无需放弃达成全球协定的努力。相反,他们应该认识到,从今往后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市场机制应该在保护环境事业中发挥更大作用。在框定环保理念时,最好将其与金钱和就业联系起来。
  有人说,气候谈判是个接力赛,有一段跑得不好,但终归还是往前。【我来说两句】      转发至: 搜狐微博 白社会 人人 开心网 豆瓣





拉锯战气候谈判总是在扯皮

  一位美国政府代表团的高级成员曾在2007年的巴厘岛气候峰会场外表示,“没有达成任何协议,除非所有事情都达成协议。”这种冷嘲热讽的讨价还价,很有可能在今年坎昆气候大会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的谈判中重现。因为,造成哥本哈根气候峰会惨败的各种要素依旧存在:中国为首的基础四国,应对气候变化的旗手欧盟,以及美国为头的伞形国家集团,依旧是坎昆气候大会的主导者。坎昆气候大会还是三国演义,小岛屿国家联盟等组织依旧被边缘化。

  谈判分歧比较大的问题首先是各国减缓要求,其次是有关“三可”(可衡量、可报告、可验证)及透明度问题。各国政要还会互相“踢皮球”。恐怕,坎昆会议不能带给我们更多惊喜,只能“能到哪步算哪步”了。
  但是,对于坎昆气候大会,尽管低调,尽管期许不多,但仍值得我们关注并且践行!毕竟,一场又一场沸沸扬扬的会议让全球的人类都开始关注、重视到了低碳,也是好的!





不靠哥本哈根也不靠坎昆拯救地球需要价格信号

  大气污染为什么发生?根源在于:大气环境没有产权,由全体人类所共享。这使得无法直接追究制造大气污染者的责任,他们不用承担因此产生的社会成本。气候变暖的国际峰会,目的就是要通过政治谈判,来约束各个经济主体。但这显然效率是很低的。首先是各国最终执行协议的道德自觉难以监督,而且这种所谓的绿色谈判对责任划分和减排目标设定,本身就是一本糊涂账。因为脱离了市场的政策指挥,缺少价格信号,根本无法确定各个经济主体减排的成本与收益。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菲利普?斯蒂芬斯称“拯救地球要靠资本主义”。他所谓的“资本主义”实际上是指市场机制。那种“自上而下、全体参与、孤注一掷的气候变化应对策略”,已经摇摇欲坠。减排努力中,经济激励正在取代国际监督这根“大棒”。

动机问题 天下事,从来都是“利”字当先

  天下事,从来都是“利”字当先,对世界各国当然也不例外,对于没有利益或者通过搭便车获得利益的事,没人会主动去做,只有切实与自身利益相关的事,才有动力去花大力气、下大本钱!也就是说,即使在拯救气候这一公共问题上,亚当?斯密那只看不见的手也必须发挥作用,利他要通过利己来实现。

  比如,美国可称是世界上最穷奢极欲的能源消费国,当它也提倡绿色经济,显然不是所谓"良心发现",而是透支世界的消费模式已不可持续。
  同样,在亚洲和拉美也可以见证这一点。尽管新兴强国对西方要求它们限排的声音愤愤不平,但他们还是在节能减排事业上作出了不少的努力!……已经开始认识到自己会损失什么。气候变化的众多不公平之处之一是:虽然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大多是由富国排放的,但首先品尝苦果的却是欠发达国家。

环保事业 应由公益牵头寻找商业化途径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皇明太阳能集团董事长黄鸣表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能量危机,各国政府没有必要避免商业化,环保不仅仅是公益慈善,最合适的方式应该是由公益牵头寻找商业化的途径。因为商业先天具有普及型。

   环保事业商业化,国家投入同等或是更少的资金,可得到环保效果的更大提高。同时,环保不仅是资金的投入和观念的改变,还有一个重要的环节就是环保技术的研发和环保政策。以商业运作的方式去处理环保事业,既可以促进竞争及环保科学的进步,也可以为国家节约资金,提高国家的环保事业的成就,两全其美。

搜狐财经出品 2010.11   策划、制作:单秀巧

| 财经首页 | 查看更多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