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然,单纯以起征点为改革内容的个税制度已经不适合于现在的中国。于是,有关个人所得税将进行深层次改革的报道频见于报端。日前,关于个税改革近期方案将在2011年选择适当时机推出的消息就备受各方关注。
  事实上,个税究竟怎么改不是个问题。问题在于,任何一项改革,尤其是深层次的改革,必然会涉及既得利益集团,而这些利益方往往又是非常有影响力的。
  所以,个人所得税能不能真正进行深层次的改革,取决于改革者的态度,毕竟态度决定一切!【我来说两句转发至: 搜狐微博 白社会 人人 开心网 豆瓣





一刀切 穷者更穷,富者更富

  中国目前的个税制度主要是单位代扣代缴的。然而,富人往往有多种收入渠道,工资收入反而是小项,但对于收入较低的工薪阶层来说,工资往往是唯一的收入渠道。因此,相对比较贫穷的工薪阶层,反而成了目前个税收入的主要来源。据统计,2008年,在我国个人所得税中,中低收入阶层的纳税额占税收总额的65%以上,而高收入者的纳税额占税收总额只有30%左右。一些高收入者往往成为逃税的大户。

起征点太低 难体现量能负担和公平税负

  目前个税起征点是2000元,这个数字即使是在一般的城市,即使是单身一族,也仅是温饱的标准。如果是一个家庭需要养活几个人,而仅有一人能够参加劳动的话,那么拿着2000元的收入,实在是在生存线上挣扎。根据国家统计局2009年发布的统计公报,目前个税的起征点实际为全国平均工资的82%,几乎要把工薪阶层的绝大多数纳入个税的交纳范围,可见个税起征点太低。

违背初衷 能调节贫富差距

  个人所得税的主要功能是调节国民收入的二次分配。本来,一个国家通过健全的税收制度,可以缓解贫富差距问题,但是目前中国的税收制度并不健全,我国当前的个人所得税并不能起到有效抑制贫富差距的作用。基尼系数是国际上常用的一种收入差距的测量指标,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从2000年开始,我国的基尼系数已越过0.4的警戒线,2006年升至0.49。联合国约有190多个国家,在有完整的统计数据的150个国家中,基尼系数超过0.49的不超过10个。





美国 富人是个税缴纳的主体

  常目前,美国收入最高的1%家庭的总收入约占美国家庭收入的19%,但他们缴纳的个人收入所得税占美国个税总额的39%;收入最高的5%家庭的总收入约占美国家庭收入的56%,他们缴纳的个人收入所得税占美国个人收入所得税总额的86%。美国的个税征收方法是根据个人收入情况逐步提高税率,以此减少低收入者的负担,控制高收入者的收入过快增长。其最基本的原则是收入多缴税多,收入低的可以先缴税后退税。此外,美国在收入方面的规定也相当复杂,不仅考虑个人的实际收入,还十分重视家庭其他成员尤其是儿童的因素。


德国 根据家庭情况确定起征点

  根据德国法律,所有在德国的常驻居民、在德国非常驻但收入来源于德国的外国居民,都要缴纳个人所得税,所得税因个人收入多少缴纳的比例不等,收入越多的,缴税比例越高。德国对不同家庭情况采取不同的个人所得税起征点。但是有几种情形可以减少个人收入所得税,包括:已婚家庭但拥有18岁以下子女,或者子女在27岁以下但仍在上学的以及子女没有收入的;向德国机构捐助政治款项或者慈善款项;不可抗拒的特殊高额开支(如生病)等。

日本 对个税设立不少扣除项目

  日本税制中,对于个人所得税也设立了不少扣除项目。总的来说有两类:一类是对人的扣除,一类是对事的扣除。前者的主要目的在于照顾低收入者的生活需要,具体分为基础扣除、配偶扣除(日本很多女性不工作)、抚养扣除、残疾扣除和老人扣除等。而对事的扣除,主要是为了应对某些突发事件,具体有社会保险费的扣除等。尽管很多日本人年收入相同,但如果抚养的子女人数不同,需要赡养的老人数量不同,需交纳的所得税税款也就有很大不同。

印度 占全国人口97%的农民和工薪阶层不缴个税

  印度的个人所得税属于累进式的综合课税制,课税的基础是纳税人(以个人为单位)在一个纳税年度内的所有收入。在本纳税年度,男性的个人所得税的起征点是10万卢比(约合人民币2万元),妇女的个税起征点是13.5万卢比。若男性个人收入在10万至15万卢比者,征收税率为10%;15万至25万卢比者为20%;25万卢比以上者为30%。由于起征点规定得比较高,在印度这个拥有10亿人口的国家里,只有3000万人具有纳税人的“资格”。





追逐公平 利益格局不能过分失衡

  发达国家个税的税制虽有不同,但不难发现一个共性,那就是将个税作为一个调节收入分配的重要手段,增加对高收入群体的纳税比例,并向低收入阶层转移支付,体现公平纳税。当然,在不同收入的公众中,大家对改革的要求也不同。低收入者希望提高起征点,中等收入者强调改革税率结构,而最高收入者希望改革最高边际税率。具体如何执行,就要看改革的目的是希望关照哪个阶层了。
  在整个国民收人的分配当中,通过劳动报酬分配的比重过小,大量国民财富通过不合法和不合理的转移,迅速集中到少数人的手里。因此有必要建立一套利益均衡的个税机制。虽然即使有了这套机制,穷人也变不成富人,弱势群体也变不成强势群体,但它可以避免使利益格局过分失衡。


态度决定一切 办法是有的,关键看愿不愿意

  按家庭征收的合理性显而易见,在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呼之欲出的今天,这一点更加明显。但这一动议长期无法成真,最大的阻力便来自一些政府部门对政府收入减少的担忧。
  学者们认为,人们都知道按家庭征个税更公平,而公平的措施长期没有落实,按家庭征税一再遇阻。因为欠缺公平的前提,在实现公平之路上屡受既得利益者的阻挠。技术上讲,个税征收模式的改革是没问题的,只是政府要不要做和愿不愿做的问题。这是力度最大的个税改革,也是最难的部分。
  改革肯定涉及既得利益集团,他们自然反对做有损他们利益的事情,而他们又是有影响力的。所以,实际上,个税究竟能不能进行深层次的改革,关键还是要看领导的态度。

搜狐财经出品 2010.12   策划、制作:祝慧

| 财经首页 | 查看更多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