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食用油生产企业“被打招呼”不得涨价后,日前,国家发改委召集古船面粉、五得利面粉、利达面粉等大型粮企座谈。要求这些企业在明年两会前稳定价格;为弥补企业亏损,国家粮食局将安排企业竞购低价小麦。最为具体的数字是,五家企业采购每吨小麦将获得60元的补贴。而一般面粉加工企业加工每吨小麦的利润很难达到60元的水平……
  对广大百姓而言,“不涨价”看是个好消息,其实也不尽然。而对于很多的中小企业,恐怕更是雪上加霜——局部性的补贴措施可能会导致面粉加工业形成新一轮的洗牌,中小企业可能会有一些被迫关门……【我来说两句】 转发至: 搜狐微博 白社会 人人 开心网 豆瓣

“打招呼”注定难有效 难以为继 须防物价报复性反弹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个主打平抑物价的12月,我们已是第二次听到“打招呼式调控物价”。前一次是在2日,发改委通过“打招呼”成功限制了“两会”之前的食用油价格。这次,调控范围扩大到了面粉产业。
  实际上,2010年11月17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要确保市场供应,促进价格稳定,必要时对重要的生活必需品和生产资料实行价格临时干预措施。确保市场供应和改善价格环境是必要条件。在发改委的“招呼”中,倒是强调了维护企业利益,所谓安排企业竞购低价原材料即是例证。问题是,撇开了农民的实际利益后,市场供应如何能得以保障?当廉价原材料消耗殆尽,甚至因此大范围萎缩时,更为猛烈的物价上涨也就不远了。更何况,“羊毛出在羊身上”,低价小麦也好,补贴亏损也罢,最终的承担者一定是纳税人。再进一步说,虽然在短期内,公众可以享受到低物价的福利,但长久来看,纳税人一定还会为此付出其他方面的权利代价。
  尤为令人担忧的是,如果是正式的价格干预,不仅操作流程必须严谨规范,责任归属也必须清晰明了,然而,正因为“打招呼”是非正式价格干预,因此可以轻易地行干预之实而不承担干预之责。

行政限价是开倒车 计划经济式的愚昧做法

  尽管有人认为“特殊情况要特殊处理,我们已经处在通货膨胀时期,但百姓负担越来越重的时候,发改委限价虽然有点计划经济的嫌疑,但是市场经济的自然发展也有走弯路的时候,必要的干预还是必要的。”但是想想我国计划经济时代吧,那时候倒是管住了物价,所有的产品凭票供应,但代价却是物资的极大紧缺。
  所以,行政限价是下策治标不治本,最好的办法就是自由贸易,自由市场,自由发展,打破行政干预市场,打破行政垄断,打破行政多环节剥离审批,价位就会自然理性……
  有专家分析称目前通胀压力由两股水流合成:一是原材料价格上涨,二是货币发行量增加。那么,要解决问题就不能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必须从根本问题入手:一是提高企业效率消化源源不断上升的成本压力,二是实行负责任的货币政策,给予市场非常明确的反通胀预期。假如通胀在短时间内下不去,就应该坦然地面对,从供给上多下功夫,加强社会保障等民生建设的投入,解除制约当今中国居民消费的各种瓶颈。

不公平补贴瞎捣乱 扭曲市场 竞争环境被摧毁

  话说发改委“打招呼”面粉不涨价,据一家大型粮油企业地方公司负责人透露,作为交换,获得补贴的五家企业采购每吨小麦将获得60元的补贴。而一般面粉加工企业加工每吨小麦的利润很难达到60元的水平。而这五家企业中,中粮集团和中国储备粮管理总公司属于央企,北京粮食集团、天津粮食集团是地方国有粮食企业,只有五得利一家是民营企业。尽管五得利方面表示,补贴水平没有每吨60元那么高,但可以对冲面粉价格下调带来的经营压力。
  在全国一万多家面粉厂中,五家企业在市场上本来就很强势,现在有了补贴,竞争力更强,这可能会导致面粉加工业形成新一轮的洗牌,中小企业可能会有一些被迫关门。难怪有的中小企业主发出了这样的感慨:“其实税收轻重都不是最大的问题,企业要交税,大家一样,就可以在同一个起跑线上竞争。最怕的是不公平,获取额外补贴。”

搜狐财经出品 2010.12   策划、制作:单秀巧

| 财经首页 | 查看更多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