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往期《首席对话》 返回封面

  • 英利集团总经理王向东:驳斥光伏“泡沫论”


      编者按:3月初,搜狐财经就国际旅游岛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后海南面临的机遇与挑战采访了海南省常务副省长姜斯宪。今年4月,搜狐财经就“房价走势与未来趋势”话题,在三亚采访了卓达集团董事长杨卓舒。9月7日,搜狐财经在海口专访了英利集团总经理王向东。 英利是中国光伏产业领域的领军企业,当下,英利集团宣称要在5年之内投资150亿元,在海口建设海南省乃至中国规模最大的光伏产业园。光伏产业的发展,一直存在着不少争议和争论,产能过剩、重复建设的指责与质疑,始终如影随形。 新能源产业被视为“后金融危机时代”拉动经济的“增长极”。不过,对于光伏产业来说,只有在克服成本高、电价贵以及过度投资、产能过剩的泡沫之后,才会真正健康发展起来。现在的问题是,光伏产业如何健康可持续?光伏产业是否存在不可忽略的严重泡沫?且听王向东如何言说。




  • 王向东答普鲁斯特问卷


      普鲁斯特问卷:普鲁斯特,法国20世纪最伟大的小说家,意识流小说的先驱与大师。著名的Proust Questionnaire(普鲁斯特问卷)由一系列问题组成,问题包括被提问者的生活、思想、价值观及人生经验等。
      

      1、你认为最完美的快乐是怎样的? 突如其来

      2、你最希望拥有哪种才华? 保持任何的标新立异

      3、你最恐惧的是什么? 没有自信

      4、你目前的心境怎样? 淡定

      5、你最钦佩的人是谁? 毛泽东

      6、你认为自己最伟大的成就是什么? 培育不断的追求

      7、你自己的哪个特点让你最觉得痛恨? 没有最痛、只有更痛

      8、你最喜欢的旅行是哪一次? 还没有

      9、你最痛恨别人的什么特点? 懦弱还装硬

      10、你最珍惜的财产是什么? 思维方式

      11、你最奢侈的是什么? 释放些恶习

      12、你认为程度最浅的痛苦是什么? 先知的痛苦

      13、你认为哪种美德是被过高的评估的? 无私

      14、你最喜欢的职业是什么? 策划

      15、你对自己的外表哪一点不满意? 没有


      16、你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 有机会而没有更多地去经历

      17、还在世的人中你最鄙视的是谁? 没有

      18、你最喜欢男性身上的什么品质? 坚强

      19、你使用过的最多的单词或者是词语是什么?

      20、你最喜欢女性身上的什么品质? 贤淑

      21、你最伤痛的事是什么? 被背叛

      22、你最看重朋友的什么特点? 大气

      23、你这一生中最爱的人或东西是什么? 家人

      24、你希望以什么样的方式死去? 不知的情形之下

      25、何时何地让你感觉到最快乐? 不确切

      26、如果你可以改变你的家庭一件事,那会是什么? 聚多离少

      27、如果你能选择的话,你希望让什么重现? 时光倒流

      28、你的座右铭是什么? 速度!




  • 150亿投资海南 英利意欲何为?


      英利的信心源自对于光伏产业、新能源未来发展前景的持续看好。 正是因为具备这样的信心,使得我们下定决心扩充生产基地,而且一定要跳出河北,跳出保定,完成产业布局。


      搜狐财经:英利海南光伏产业园占地面积非常庞大,有4平方公里,总投资规模是150亿元,英利最初只是想在海南投资一条生产线,后来,海口市、海南省两级政府的激情和热情被调动起来参与到这项重大投资项目中。光伏产业的发展一直面临着这样的悖论——地方政府的强驱动,国内市场的弱需求。英利集团大手笔投资海南的初衷与动力何在?
      王向东:英利集团对外的扩张,是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之后的必然之途。过去这几年我们一直在寻找机会,究竟在哪里扩张,扩张的规模如何,以多长时间、多快速度来实现扩张,这些都是问题。英利进入海南出于非常偶然的机会,金融危机爆发期间,所有的光伏企业都在痛苦地思考究竟该如何生存。2009年4月,我们启动了海南的扩张,当年9月签订协议并启动一期建设,开工的时候,已经是年产100兆瓦多晶硅太阳能电池完整产业链项目,这比最初的投资规划和规模翻了几倍。我们不断调整在海南的投资战略,一直到春节期间,英利海南产业基地的概念与规划正式完成。



      搜狐财经:2009年年中,我在无锡采访尚德电力董事长施正荣,施正荣告诉我,国内各城市招商引资的需求非常强烈,很多地市领导都在拉拢尚德去投资,但是尚德非常谨慎。150亿投资海南,英利何来如此信心与决心?
      王向东:其实尚德也有一些对外投资,包括在上海、洛阳等地,我觉得这是非常正常的行为。2009年3月初,敦煌10兆瓦项目公开向全国招标,这一项目对于启动国内光伏应用市场具有示范意义,因此在业界颇具轰动效应,那次招标对于处于低迷状态的光伏产业无疑是一剂强心针。敦煌10兆瓦项目公开向全国招标之后,公众对于光伏的关注度大大提升,新能源也成为拉动经济摆脱颓势的新的增长点。 此后,光伏企业联手发电集团在西北地区都非常有作为,圈地、投资、签意向,非常热闹。甘肃、青海、宁夏、陕西等地的官员忙得不可开交,都在招揽光伏企业前去投资。 英利的信心源自对于光伏产业、新能源未来发展前景的持续看好。 正是因为具备这样的信心,使得我们下定决心扩充生产基地,而且一定要跳出河北,跳出保定,完成产业布局。





  • 英利,光伏产业“搅局者”?


      我觉得光伏企业的所作所为应该让政府部门有信心,让整个产业有希望,而不是一味的指责与抵制。英利从2002年开始就奉行全产业链的发展战略,这也是我们拥有成本优势的秘诀。


      搜狐财经:2009年3月22日,在敦煌10兆瓦项目竞标现场,国投电力与英利报出了0.69元的超低价。这个震撼的价格曾经一度在业内引发巨大争议:企业无法做到如此低价,这种低价可能导致光伏产业陷入恶性竞争的局面。报出如此惊人的超低价,招致一片棒喝之声,同行纷纷责英利是光伏行业的搅局者。在争议与压力之下,国家发改委最后放弃了0.69元的低价,选择了中广核与苏州百世德组团联合体报出的第二低价“1.09元”。众多业内人士都将此事件看作是中国光伏发展史上的拐点。




      王向东:光伏产业还很脆弱,需要方方面面的呵护与支持。怎么支持?关键是要选择有效的路径和模式支持光伏产业发展,我觉得在这方面存在着非常大的分歧。比如,有人就认为,把价格提高,让更多人参与进来,国家通过补贴的方式给光伏企业“喂奶”,我从来不认为这种方式对光伏产业发展起到实质作用。0.69元是我们和国投电力联合投的,国投电力是主体。国投电力报出这个价格,我们做了详尽的测算与评估,最后得出结论,0.69元是可行的,在预期范围内是可以实现的。现在来看,0.69元的报价具有超前价值。为什么新能源的推广进展缓慢?成本高、电价高,是核心问题。单就成本而论,光伏发电是火电的数倍,此外,核心技术问题也还没有解决。对于光伏企业来说,什么时候能把成本降下来,让政府决策部门看到一个有希望的未来? 大家都在猜测,英利是赔本赚吆喝。那时候,很多人站出来指责英利破坏规则,是害群之马。我觉得光伏企业的所作所为应该让政府部门有信心,让整个产业有希望,而不是一味的指责与抵制。英利从2002年开始就奉行全产业链的发展战略,这也是我们拥有成本优势的秘诀。
      搜狐财经:但是按照行业的说法,1元以下的报价都是亏损的,是用海外的赢利来补贴国内市场。
      王向东:0.69元年不是英利的报价,是国投电力作为运营商的报价,因为他负责建设,英利提供组件产品。在光伏发电系统中,组件成本占到2/3,组件成本高低直接影响到发电的成本。今年1季度特别是2季度,很多同行的实际生产成本已经大幅降低,光伏发电一元时代已经提前到来,这在一年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 “产能严重过剩?我反对。”


      科技部的观点,我是比较赞同。我记得,科技部部长万钢在大连一次会上讲,人有两条腿,如果把一条腿比作需求,一条腿比作供给,如果只迈供给的“腿”,不迈需求的“腿”,必定面临过剩,人走路都是要变形的。


      搜狐财经:刚才你也谈到,去年至今,各地投资光伏的冲动可以说是如火如荼。工信部、国家发改委也曾发文,指出多晶硅的产能过剩、重复建设问题。你怎么看?
      王向东:工信部认为多晶硅生产过剩,科技部认为,不存在过剩。这两种观点,背后都有大批专家、学者、企业界人士的参与和争鸣。 此前,发改委、工信部指出,2008年我国多晶硅产能2万吨,产量4000吨左右,在建产能约8万吨,产能已明显过剩。






      科技部则通过对以多晶硅提纯和风机设备设计规划产能与实际产量的比较,说明新能源产业过剩是个伪命题,科技部的观点是,非但不过剩而且还存在缺口。2008年,国内对多晶硅的需求是4万吨,除了国内生产1万多吨,剩下2万多吨完全依赖进口。我个人认为,发改委、工信部的结论多是一种静态的分析,没有把现实和未来的因素考量进去。 我坚持认为,产业过剩这个词用在光伏这样一个新兴行业里面可能有点过分了。科技部的观点,我是比较赞同。我记得,科技部部长万钢在大连一次会上讲,人有两条腿,如果把一条腿比作需求,一条腿比作供给,如果只迈供给的“腿”,不迈需求的“腿”,必定面临过剩,人走路都是要变形的。
      搜狐财经:现在的光伏产业,可谓众说纷纭,目前为止,两种观点仍然在对抗、莫衷一是:有人说新的泡沫正在积聚,尤需警惕;有人说产业尚在回暖通道,何言泡沫。你的观点呢?
      王向东:大家都在谈论光伏行业,这本身就是好事。就全球范围内光伏产业来说,从上游到下游的产业规模累加在一起,不敌财富500强中型企业的规模,由此来看,产能过剩、产业泡沫从何谈起? 所谓泡沫,一定有人为的成分。楼市、股市为什么有泡沫?有人在局部市场做多、做空。光伏产业跟泡沫基本不太搭边的,将光伏产业定位为泡沫,我觉得这种认识是比较粗浅的。毕竟,光伏产业还是新兴产业,产业规模太小。 能源危机、节能减排、绿色低碳这些概念如今已经深入人心,各路资本疯狂进入新能源,这有什么不对吗?这些外部资源、资本的介入,对于光伏产业的健康发展利大于弊。在所谓的泡沫之下,光伏行业的成本在大幅降低,产业发展也更趋理性。如果这也算是泡沫的话,我倒觉得这种泡沫也挺讨人喜欢的 。


  • 把污染留在国内,把绿色输出国外?


      不光是中国需要政策,纵观全球,所有国家推进新能源都是以立法为保证,以政策为驱动。


      搜狐财经:时下,公众对于光伏行业的发展模式,也有很多质疑,认为是“把污染留在了国内,把绿色给予了发达国家”。因为,生产多晶硅时,将产生8倍于它的四氯化硅,这是一种高污染有毒物质。
      王向东:四氯化硅是一种特定的产物,过去,我们很多厂家缺乏核心技术,依赖、沿用的西门子的改良方法。光伏产业发展的最初阶段,大家只顾埋头做产业、求生存,对环保不够重视。 四氯化硅的处理,目前已经有了很大程度的改观,因为各个厂家都是围绕四氯化硅的工艺提升去实现多晶硅的提炼。此前,四氯化硅作为一种副产品是没有办法将它再生或者循环使用。但是从去年开始,同行们投入资金下大力气改造,包括尾气治理,以及四氯化硅的回收,回收以后本身就可以再循环使用。在光伏行业,四氯化硅的污染问题,是否能够得到根本解决?一些具备相当规模的光伏企业都有条件实现四氯化硅的无害化处理。 按照海南省委省政府的指示,要把英利光伏产业园建成工业旅游的窗口与样板。在海南,英利做硅料采用的是新硅烷法,2009年12月,英利集团六九硅业一期年产3000吨电子级多晶硅项目试产成功,我们是国内首个采用新硅烷法工艺生产的高纯度多晶硅的企业。新硅烷法虽然规避了三氯氢硅、四氯化硅,但是同样会有一些副产品出来。比如说像硫酸盐、氟化氢等等这些东西出来,我们要做的是把这些副产品回收好、利用好、处理好 。



      搜狐财经:有人将光伏产业称为“三头在外”的发展模式,即晶硅原料供应由海外控制,光伏组件的市场主要在海外,融资渠道主要也在海外。在海南投资除了资源便利以外,英利最看好的就是借机进入东南亚市场,英利拓展东南亚市场的计划是怎样的?
      王向东:2004年,英利进入德国,欧洲市场的庞大让人异常振奋。振奋之余,我们抓紧扩产,从50兆瓦的产能到100兆瓦、300兆瓦、500兆瓦。德国计划到2050年,在全球率先实现新能源的全覆盖,应该说,德国市场还是中国光伏企业最重要的市场。 不过,我们也在想,德国市场不会永远这么形势喜人吧,一旦没有需求了怎么办?这样的危机意识一直是有的,我们也在培育德国之外的新兴市场。 现在大家看好北非、南非,甚至东南亚市场。去年开始英利在新加坡、马来西亚、孟加拉这些国家建立了分支机构。我觉得两三年左右的时间,东南亚一定会有相关政策出台,我们寄予厚望。




搜狐财经出品  文:张翼 摄影:刘丹 封面设计:芳芳 编辑制作:赵永岩

首席对话精彩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