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买,或者不买房,房子就在那里,不来不去;你急,或者不着急,房价就在那里,时缓时急。你拼,或者不打拼,青春就在那里,有晴有雨;你啃,或者不啃老,父母就在那里,日渐老去。人生如梦,房子神马,都是浮云。百年过后,能否豪言:也曾奋斗,也留痕迹?”
  中央级大报用如诗般的语言描述着飙升的房价、逝去的青春、奋斗、父母、神马与浮云,而我们却在担心,淡定的年轻人会失去斗志,最终落入有房说话不腰疼一族的圈套。 【人民日报举实例称房价上涨须淡定 呼吁量力购房】 转发至: 搜狐微博 白社会 人人 开心网 豆瓣

案例一 买得起选择不买那才是淡定

  中央大报的第一个案例如下,某女,已婚,2008年京城某大学毕业,2009年南下广州,从事视频网站工作,丈夫做汽车销售,每月两三万的收入,但两人的信条就是:不买房。月入“两三万”的夫妻,去四川九寨沟旅游都要“一两万”,历史学家黄仁宇先生说,中国缺乏数目字管理,具体到这个案例夫妻工资和游玩上,这动辄“上万”的收入开支都模糊得一塌糊涂,在这对夫妻的眼中,两三万是个数字、一两万也是个数字,两人对数字的不在乎实在是达到一定境界了。

   但问题的关键不是这里,而是这两位青年都是2009年的南下广州,注意,关键的地方来了:这次跳槽,两人的薪水翻了一倍多。什么样的跳槽能让人工资翻番呢?在你我,以及我们身边熟悉人们的跳槽史上,有多少人跳槽是工资翻番呢?一个研究生毕业仅两年的学生,在金融危机扩散的时候跳槽工资还能翻番的事情,何时能发生在你我身上呢?
  显然这样的案例不具有典型性。两人不买房的心态固然令人钦佩,但是关键是这对小夫妻早已有了买房的实力,即使每月要还上万的房贷,又有什么呢?毕竟,人家每个月的工资都是两三万,旅游开支都是一两万,这差出来的一万块,还房贷那不是绰绰有余吗?换句话说,人家小夫妻那是买得起房,但是不稀罕买。所以,两人很淡定。

案例二 早期按揭还好意思说?

  案例二的主人公02年大学毕业,在上海工作,2004年初,妻子怀孕,所以按揭买房。主人公自豪的是“我在上海买房子,没向父母要过一分钱。”屋主的两房两厅92平方米,房价近80万,首付三成,当时两人咬咬牙买了这套房。

    我们并不是故意找茬。但是如果没房的你我在04年买房,现如今也会很淡定吧。根据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丁大建教授对大学生的毕业工资调查数据显示,2002年大学毕业生的起薪是1568元,而在文章中,案例主人公表示“租金每月1200元,而当时上海一平米房价3000元”,当时一个大学毕业生的两个月工资就可以买一平米房子;而最新数据是,2009年北京应届毕业生的月平均工资是2472元,而此时北京市四环以内的均价每平方米已经达到3万元,一个大学毕业生要用一年的工资才买得起一平米房子。
  02年毕业生,可以在2004年“熬”出房子,幻想下2009年的毕业生能在2011年年“熬”出房子吗?房价的飞涨已经让没房的你我没法自豪得买房不向父母要钱了。
  跟他比,你能淡定的起来吗?

案例三 看见贼吃肉,看见贼挨打了吗?

  文中的第三个案例是某清华毕业生2005年开始创业,创业成功让他在2007年底成功买房,他同样自豪的事情是“我买房子,没有"啃"老。父母的钱,每一分都是辛苦攒下的,咱不能动!”他对那些急于买房的年轻人忠告是:“男人立身于世,最终要靠事业。并且,有事业,一切都会有的。对此,我坚信不疑。”

  男人需要事业,对此,我同样坚信不疑,但将全部身家全部放在创业这事上是否值得商榷呢?古语有云:一将功成万骨枯,咱不讲那牺牲别人保全自己的方法,咱用一句俗语表示“你光看见贼吃肉了,你看见贼挨打了吗?”创业成功,当然可以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踏遍长安花。但创业失败呢?

小结 我本小民 奈何逼我做神

  对这份中央级大报的乐观主义精神,我致以最深的敬意。成功学有云:当你无法改变世界的时候,至少你可以改变自己。在房地产市场,如果政府无意放大住房供给时,那么当然要针对群众需求进行安抚。就像大报文章中的文字:“看国内,坚持不啃老、坚持奋斗、先立业再买房者,大有人在;看国外,首次买房的平均年龄,法国为37岁,日本、德国为42岁,美国人也在30岁以上。而据统计,2010年北京首套房贷者的平均年龄只有27岁——中国的年轻人是否急了点?”

  中国的年轻人真得急吗?文章选错了采访对象,如果想论述对房价淡定如浮云,那为什么不采访中国大小城市那些和欧美等发达国家类似年龄却始终不买房的人群呢?看看他们在中国是怎样的境遇,他们将青春献给了改革开放的祖国建设,为什么他们不买房呢?年届40就是不买房,他们是当之无愧淡定的人群,但我们想问的是,我能做一个普通人吗?人们是否还有随大流的权利?
  如今,年轻人真得可以“熬”出房子、“创”出房子、“租”出快乐吗?我想说,这是典型的有房说话不腰疼。为什么要求年轻人面对上涨的房价淡定?我可不可以拥有七情六欲?你我都不过是一介草民,奈何一定要用圣人的标准来要求我们?
  被称作创业教父的朱敏曾在美国创办高科技企业,并成功上市最后被高价收购。当他选择回国后,他颇为失落的事情是,他发现在中国用高科技创富远没有美国那么有吸引力,因为,在中国随便什么人手里有个几百亩地,他就是富豪,比辛苦打拼创办高科技企业的朱敏还要富得多,这怎么就不能让年轻人愤懑下呢?
  肝火太旺对身体不好,但为什么嘛事都要人们淡定呢?面对房地产市场调控,为何不用经济学手段增加供给,而一味强调小民的需求不当呢?为结婚买房是不成熟,太年轻买房也是不成熟,反正,我没见过一个人是因为觉得自己成熟了才买房的,更多人是在背负了房贷后,才认识到自己的担当,那么到底买房是成熟还是不成熟呢?当多数人都在做这些不成熟的举动时,人们难道没有想过这个市场是否成熟了呢?
  如果年轻人都已淡定到对上涨的房价无动于衷,如果年轻人没有冲动义愤填膺的大声呵斥:你们这些既得利益者,把房价炒这么高,你们的贪得无厌是黑洞吗?那么,这群淡定的年轻人是失去了希望的年轻人。
  年轻人最需要警惕的就是那群有房说话不腰疼的人,这个世界曾无数次由年轻人无可压抑的冲动推进,却何曾被“淡定”改变过?自古只有逆来顺受,“淡定”只不过是安抚那些买不起房的年轻人的说辞罢了。

搜狐财经出品 2011.01   策划、制作:韩巍

| 财经首页 | 查看更多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