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以来温州大事记

  最新:国务院决定设立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
  1980年10月13日,温州市发放新中国第一份私人工商执照;
  1984年9月29日,新中国第一家私人钱庄在苍南县钱库镇成立;
  1986年11月6日,全国第一家民营城市信用社温州东风城市信用社成立;
  1987年10月26日,《温州私营企业管理暂行办法》公布实施,成为全国最早的地方性私营企业管理办法;
  1987年11月7日,温州颁发《关于农村股份合作制若干问题的暂行规定》,这是全国第一个关于股份合作制企业的地方行政规定;
  1994年5月10日,温州召开质量立市万人大会,启动“二次创业”转型;
  2011年初,温州市外经贸局发布《温州市个人境外直接投资试点方案》,后因上级金融部门异议,方案被搁置;
  2012年1月5日,温州市政府下发规范引导民间借贷市场意见。

温州模式:“小商品、大市场”

低成本低价让中国制造难逢敌手

  温州模式是中国模式的缩影,温州模式的特点在于“低成本、低价薄利”,迅速占领市场,逼得竞争对手无路可走。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温州人以敢想、敢闯的姿态在改革开放中异军突起,通过“小商品、大市场”的模式“入侵”国人的生活角落,从打火机、皮鞋到眼镜,再到各种小商品,温州成为中国市场化进程的草根力量崛起。加入WTO的前几年,温州模式让“中国制造”难逢敌手,成功跃升为世界工厂。 [详细]

模式演变:温州逐步演变为投机者乐园

温州由企业家的乐土变成投机者的焦土

  模式的转变大致始于90年代,那时温州老板们开始坐着飞机四处找寻投资机会,从云南的水电站到上海的房地产,从越南的打火机厂到迪拜的批发中心,世界的很多角落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温州逐步演变为投机者乐园,以至于成为令人谈虎色变的温州炒房团、炒煤团、炒矿团、乃至于炒蒜团和炒豆团,这些标的,如果不是最后政府出手干预,他们几乎都要成功地抬高这些价格,最后出货。它的演变解释了产业薄利、到地产泡沫、最后到金融垄断。[详细]

温州拐点:全民踏上民间借贷的不归路

从炒房团到高利贷 万亿游资的鬼魅影踪

  依靠产业的原始和粗放式发展积累了雄厚财富的温州,面临着产业化的末路。高利润以及其他行业的管制,双重条件下,导致资本大量涌入了房地产领域。而中国急剧城市化进程中,更是将房地产的供需不平衡发挥得淋漓尽致,给这个行业带来了巨大的暴利。可是,2011年政府进行严厉的房地产宏观调控。温州商人又看准了民间借贷这一片蓝海。民间利率持续走高,全民放贷之风愈演愈烈之势已成为不争的事实。而这一切,正成为温州商人抛弃制造业而迷恋高利贷的催化剂。[详细]

个体样本之立人集团:吸金帝国的崩塌

 

个体样本之眼镜大王胡福林:“逃”者归来

 

  2月3日,浙江温州立人教育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董顺生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揭开了这个当地“明星企业”高额民间借贷导致资不抵债的面纱。目前集团债务总额逾45亿元,其中极少为外地银行贷款,绝大部分为民间借贷。具体债务正在全面申报登记之中。政府有关方面称,债务涉及人数逾7000人。[详细]

 

  自9月21日网上出现"信泰老板出逃"的消息之后,作为温州最大的眼镜企业,信泰集团一直备受关注。10月10日,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从美国回到温州,温州市瓯海区、温州市工商联、温州市眼镜商会等各方都在设法帮助信泰集团重组。温州眼镜协会下属的企业也联合成立了"帮扶基金",帮助信泰重组。[详细]

个体样本:一个温州女房东的逃亡日记

 

个体样本:一个温州欠债老板的一天

 

  我不接别人的电话,别人也不接我的电话了。之前在上海总陪我逛街的几个小姐妹电话响了也不接,都11点了,不可能在睡觉的。这个社会,真是“富在深山有人识,穷在闹市无亲戚”。姓马的那个死小白脸,老娘有钱时天天夜夜哄得我开心,现在影子都不见一个,电话接了说在美国。美国电视台也放《步步惊心》吗?真是个白眼狼![详细]

 

  “阿强啊,你在哪里,接电话怎么这么迟?”电话那头,投资公司劈头就问,王强真想按掉电话,或者不接,但对方曾要求他 “24小时电话必须开机”。他走出办公室,“我现在有点事,一会儿给你回电话”,“什么事情啊?”对方不依不饶继续发问。下午快下班时,王强才得以回公司一趟,公司进口处正有投资公司的几个人等他。[详细]

温州民间金融33年抗争史:

金融改革自下向上的路子已经封死 惟寄望于自上而下的改革

缝隙中成长 体制外徘徊:在改革开放以来的温州民间金融发展史上,类似的契机已出现多次,结局却无一例外。国家出于风险防范和主导金融资源配置的考虑,仍实行管制政策,且市场感受到的管制在某种意义上更加严密,最后的“输家”始终是民间力量,尽管民间资本急剧膨胀,民间金融依然以“灰色”的状态在体制外徘徊。银行业改革开放的路径,在制度选择上基本走了一条排斥民间资本的道路,迫使部分民间金融在地下野蛮生长。[详情]

温州病根源在于中国经济体制:

救温州易 治温州病难 难在体制

利益集团阻碍市场竞争: 温州的问题,反映了根本问题,那就是,有丰厚利润的行业都是被权力之手垄断的,在这个基础上,要求那些微利产业进行升级?完全是一句自欺欺人的空话,私人资本除了炒房地产、炒煤,别无出路。而低效自私的国有垄断企业穷奢极欲,成为既得利益集团,利用各项国家政策阻碍市场竞争,把民营资本远远赶出利润丰厚的领域,他们自己则以全民的名义发财,利益则分配给自己那个体系的一小撮人。中国的经济变成了谁离权力越近,谁利润越高。[详情]

温州金融改革 寻找失去十年:

民间借贷引发危机 重提试验区建设

金融改革再出发:温州市早在2002年就已成为全国唯一的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但因种种原因,改革并未深入实施。此番,温州因一系列民间借贷引发的危机,再次重提试验区建设。2012年11月8日,温州市政府高调抛出以“民间资本‘阳光化"为主要对象的地方金融改革“1+8”行动方案。[详细]

温州酝酿打造民间资本集散中心:

七部委会签温州 金融改革试验区

为民资民企寻出路: 温州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经浙江省政府上报后,国务院批转给人民银行。人民银行现在已征询完七部委意见,修改完善的方案已经起草完毕,最近这两天就要送到七个部委会签,会签完了后就报到国务院进入审批程序。”2月1日,浙江省副省长、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在温州召开的“世界温商大会”上呼吁天下温州商人回归温州,回归实业经济做上述演讲时说,“如果进展顺利的话,有可能这两天就能批下来。”温州市政府希望实施该总方案,确立了十余项改革任务,逐步形成民间资本的集散中心。[详细]


从温州出发让民间借贷在阳光下运行

  破解立法困境 搭建阳光平台:2011年下半年以来,业内关于起草民间借贷法的呼声再起。去年12月前后,全国人大密集前往温州、鄂尔多斯等地调研,探讨拟定类似法律的可行性。目前仍停留在探讨层面。民间借贷的相关立法滞后于社会实践,相关法律法规散见于其他法律文件中,暴露出零散化缺陷,同时民间借贷市场监管缺位,其法律地位陷入尴尬境地。[详细]

  提速利率市场化改革:银行资金、民间借贷再度纠结在一起,而核心症结所在,正是中国利率管制下的资金价格扭曲。当前一系列应对之举多为应急,真正的解决之道仍在于为民间借贷寻求制度层面上的解脱。基准利率未随着经济环境的改变而做出适当的调整,导致资金的价格信号失效,民间利率与政策利率脱节。体系外融资活动剧增,说到底是银行中介功能弱化的结果。而民间借贷的灰色性质,又导致了监管上的盲点。[详细]
  

返回2012年两会经济报道:白银时代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