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经历了有史以来经济发展最快的十年,也经历了房价和物价上涨最快的十年;我们走过了有史以来民营经济发展最猛的十年,也走过了“国进民退”最受争议的十年;我们看到了金融体制迅速健全完善的十年,也看到了金融监管最受考验的十年……我们在许多方面取得了辉煌的成就,我们也在这些地方留下了同样多的不足。

  我们希望未来十年能过得更好,我们希望十年后的今天能少一点儿遗憾。所以我们需要知道,过去十年,我们做对了什么?我们为什么没能做得更好?我们对未来应该报有怎样的希望?我们能为我们的未来做些什么?

  搜狐财经2012年两会特别策划“十年十人谈”,对话风云人物,评点十年得失。

  本期我们就宏观经济问题,对话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李稻葵。

  搜狐财经:过去十年中国经济取得了GDP世界第二的成绩,评价一下过去十年的宏观经济政策,中国做对了什么?

  李稻葵:过去十年的宏观经济政策,总的来说是求稳。第一,成功化解了国际金融危机对中国宏观经济造成的巨大冲击。四万亿投资计划的效果是明显的。毕竟中国经济在2009年“保八”了,取得了9.1%的增长速度。这十年,中国经济增速没有跌到8%以下,没有出现上百万甚至于几千万的农民工回潮,这是成功的;第二,中国没有出现重大的金融波折,没有出现资金的外逃,没有出现汇率大规模的贬值,没有出现大规模金融机构倒闭,这些都应该说是成功的;第三,过去十年没有出现恶性的通货膨胀,没有出现过6%以上的通胀。也可以说我们的CPI的测量有问题,但是,经济学的研究者都承认,过去十年的通胀水平比起再往前的十年,比起80年代的十年,应该说物价的控制水平是不错的。这些方面总的来说是好的,这都是中国经济的成绩。

  中国经济过去十年出现的问题,是一些重大的宏观经济调整机遇没有抓住,其实,还可以做的更好。比如说,过去十年在汇率调整的问题上,实际上胆子还可以更大一点。如果在2005年以前启动汇率改革,可能会更加主动一点。2008年和2009年,我们的汇率改革有所停顿,到2010年6月19日才恢复。如果2008年和2009年上半年不停顿,让汇率出现一点波动,胆子大一点,让2008年下半年人民币兑美元贬一点,贬低5%名义汇率,2009年再贬一点,到2009年下半年再升值,这样我们会更加主动。利率的市场化,实际上也要胆子更大一些。广义的宏观经济,例如证券改革,其实步子也可以更大一些。现在郭树清讨论这些改革,如果在三五年前就开始启动的话,可能我们就更加主动一点。

  此外,还有一个问题需要引起我们重视,就是财政问题。过去十年的财政是比较宽松的,财政收入增长比较快,财政政策改革的空间很大,但没有抓住机会。这时候抓紧时间推出一些税改的措施,调整中央与地方的关系,是完全有必要的。

  如果重新排序,说中国经济面临的问题,第一是财政税收体制改革严重滞后。第二是汇率改革胆子稍微小了些,第三是资本市场监管的改革还可以再早一点,力度再大一点。

  搜狐财经:大家都在议论中国经济是否会硬着陆,也有人担忧中国经济开始进入下行通道。在您看来,中国经济目前面临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李稻葵:中国经济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实体经济增长动力不足,不是说不增长,而是增长的动力还不够足。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政府管制的问题,管得过多。也存在财政体制不合理的问题,财政税收对于小企业征收的税太多。应该对小型企业或部分微型企业完全免税。小微企业本身就没收多少钱,要从根本上去免税。

  此外,创业型企业涌现的还不够多。为什么创新不足?金融业仍然过分的集中于大型银行,大型银行要减肥、消肿,要腾出空间让更多非银行金融机构进入,更好的为实体经济服务。举个例子,去年宝马汽车适当的收紧了产量,收紧了供给,这个时候谁受益最大?宝马的4S店火爆了。卖宝马车的现在赚的非常多,宝马车的供应越收紧就越加价。去年国家收紧货币政策,提供贷款的这部分人和银行受益了,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搜狐财经:那么,现在的政策能否继续让经济保持高增长?

  李稻葵:现在的政策不可能保持高增长。如果将高增长定义为9%以上的速度,现在的政策目标就是要从高增长降至适当的增长速度。从9%降到8%左右,这才是现在政策的终极目标。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将增速定调为7.5%,最后的结果可能还是8.5%。现在的政策有意识要调低增长速度,所以现在的政策不足以支撑高增长。但是,我相信中国经济未来十年增长的潜力会很大,接近9%的增长速度完全是可以保持的。问题是在这两年,或者说未来两到三年需要做一些调整,需要启动消费。在计算消费占比时,不要用同比,以同一时期数字进行调整,你会发现消费比例开始上升,家庭消费开始上升。

  搜狐财经:您认为中国经济短期内最有可能解决的问题有哪些?

  李稻葵:短期内最有可能解决的问题还是在财政和金融这两个领域。金融领域而言,最有可能解决的问题是进一步推动银行业的改革。其中包括利率市场化、银行资产证券化等。适当让银行资产规模缩小,给银行减肥消肿。财政领域最有可能推进的是流转税改革。就是增值税、营业税要进一步改革,相对来说,利润税、所得税、企业所得税最容易改革,要从这些开始做起。

  搜狐财经:能否请您总结一下中国经济十年来所取得的发展?

  李稻葵:中国经济过去十年正式登上了全球经济的大舞台,成为全球经济最关注的快速增长经济体。也可以说是,过去十年,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经济大舞台中增长最快的、最引人瞩目的经济体。过去十年的发展要感谢加入WTO,中国的发展得益于后WTO时代全球化的发展。尽管中国经济内部看似很多问题,房地产、实体经济、金融、财政、民生等等,但是抛开自己从长远看,历史一定会证明,过去十年是中国经济在世界舞台上隆重登场的十年。

  搜狐财经:在您看来,今后五到十年,中国的楼市、股市和经济会如何发展?

  李稻葵:未来五到十年,房地产市场价格跟今天相比,价格会先下降、再稳定,最后会略有上升。先降后稳再略升,就是这样一个过程。此外,保障房和商品房同步的双轨制房地产市场格局将会形成。

  未来五年,中国股市的基础会更加牢固,上市公司的质量和公司治理一定会提高。现在已经烂到这个程度,趋于最烂了,不能不提高了。未来五年的股市,与过去的十年和二十年相比,我坚信会给投资者提供更多的价值。应该有这个自信,改革会成功的。

  未来五年的中国经济,前面两到三年稍微会有所放缓,进入是调整期。GDP增速维持在8%、8.5%的水平。调整之后,会回到接近9%甚至于更高一点的增长速度。

  (搜狐财经 孟德思旧/文)

  

  搜狐财经独家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白银时代

策划汇总

十年十人谈

十年影像

十年变迁

往期回顾

我来说两句 网友讨论区

2012.03.08 搜狐财经出品 专题制作:单秀巧 页面设计:余芳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