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用这句话形容当前酒厂与经销商之间的关系可谓恰如其分。酒厂与经销商原本休戚与共,是什么原因让它们走向决裂?在白酒行业极度深寒的背景下,以超低价战略抢占市场的1919,对原有的利益格局又会产生怎样的影响?白酒行业的寒冬还在持续。昨日大盘酿酒板块纷纷下挫,行业领头羊贵州茅台跌停。由于1919价格过低,严重损害经销商利益,致使酒厂与经销商反目成仇。

最新 [郎酒与1919决裂 价格倒挂引爆渠道之争] [郎酒与经销商公开决裂 登广告涉嫌误导消费者]

事件 [郎酒炮轰1919连锁 低价促销引发不满] [郎酒经销商强势回应:宁失厂家也要掌握定价权] [郎酒VS1919连锁 白酒市场进入洗牌期] [郎酒与经销商撕破脸]

分享到:

郎酒,下一个“秦池”?

  • 产能不足 或重蹈秦池覆辙

    郎酒曾透露,2012年将有一个产能达1.5万吨酱香型酒厂投产,投产后,郎酒酱酒产能将提高到3万吨。如此推算,2011年郎酒酱香型产品产能应为1.5万吨,若按酱香型产品销售额为70亿元计算,郎酒去年的产能则应达到2万吨。面对0.5万吨的缺口,业内质疑,或有外购散装酒混入。上世纪九十年代名噪一时的秦池酒厂,在曝出白酒勾兑丑闻后,因无法支付高额的广告费而被压垮,最终消失在公众视野。

2011年郎酒集团销售业绩不俗,总收入突破100亿元,再创历史新高,同比增幅高达81%。在突破2011年的基础上,郎酒在2012年的目标为挑战135亿元,力争实现150亿元。但是在繁华业绩背后,不顾经销商死活、没有公德心、没有慈善心等多种宗罪也指向了他。

  • 宁投6亿投广告不修1公里家堤

    据媒体报道,2011年郎酒集团销售业绩不俗,总收入突破100亿元,再创历史新高。在当年进行的央视广告招标中,郎酒在央视的广告年度投放超过6亿元。然而,在丰厚的政企收入中,却拿不出为泸州某镇修建一公里防洪堤的一千余万元资金,导致其连续40年逢汛必被淹,极大制约了当地建设和发展的脚步,为此饱受诟病。

  • 郎酒陷渠道堰塞湖

    渠道高库存已成郎酒必须面对的难题,而此前高速增长正是其导火索。2007年郎酒销售收入才刚越过10亿门槛,到2011年就跻身“百亿阵容”,五年间,高达50%以上的年平均增速一度引发坊间热议。一位熟知郎酒销售模式的大型白酒企业高管透露,郎酒由于过于追求百亿销售额,迫使郎酒区域经理造成一系列压货。

  • 郎酒被指暗购散酒勾兑

    在酱香白酒主产地贵州仁怀,多家酿酒作坊称郎酒厂曾经在他们那里收购散酒,价格在15元-16元/斤。春节前,郎酒厂派灌车赴仁怀收酒,自己的车不够用了就从当地雇,一个车队从茅台镇拉着原酒开往二郎镇,场面很壮观。“那一次集中收购,数量大概有数千吨。”数位仁怀当地作坊主称。

汪俊林被调查迷局

  • 月内两度被传遭调查

    近日,有媒体报道,四川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因卷入成都当地一起案件,已被有关部门要求协助调查,这是近半个月内汪俊林第二次被传遭调查。据消息称,汪俊林大概于12月13日被相关部门问话,随后与公司失去联系,他的两个手机号码也一直处于关机和无法联系状态。据郎酒集团某内部人士称,在他们看来,汪俊林被要求协助调查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有媒体报道称,四川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因卷入成都当地一起案件,已被有关部门要求协助调查,这是本月内汪俊林第二次被传遭调查。对此,昨日郎酒集团一位高层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未做正面回应,仅表示目前尚未得到相关消息,“传言归传言,目前公司的一切工作都在正常开展。”

  • 汪俊林事业轨迹与李春城多有交集

    就在12月6日李春城出事当天,传出汪俊林涉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一案时,许多媒体人都打通过汪俊林的手机,而汪俊林则告诉记者,“自己好好的。” 然而,在汪俊林“现身”辟谣后没几天,关于其被调查的传言再一次传来,这一次,原先还能打通的手机,就再也打不通了。据消息人士透露,汪俊林当时还坦承同李春城关系不错,很熟悉。

  • 郎酒内部工作人员三缄其口

    记者拨拨通了汪俊林的手机,当电话接通记者表露身份后,对方表示电话打错了。同样,郎酒电话、总经理办公室电话以及官网上留的电话,同为一个,但均无人接听。而唯一接通电话的郎酒集团宣传部媒体相关负责人胡基权并没有正面回答记者的问题,是提供了一位郎酒新闻发言人李总的手机,但经记者拨打之后,电话也没有人接听。

  • 关于郎酒

    郎酒集团,厂区所在地地处四川古蔺县二郎镇。 郎酒始于1903年,已有100年悠久历史。

  • 董事长汪俊林

    汪俊林,1992年初到泸州制药厂,将当时年收入仅200万的制药厂打造为过4亿民营宝光集团。

郎酒系地产隐秘链条

  • 汪俊林被疑利用国资大举开发楼盘

    今年以来,郎酒商标被私有化的质疑持续未断,经证实,“郎”“红花郎”两商标已于2010年完成转让,并于2011年8月29日全部变更完成。变更完成后,两商标均在古蔺县久盛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名下。业内还有传言称,当年汪俊林临危受命改组郎酒时,政府曾与他有补充协议,约定当销售额每增加10亿,郎酒的商标所有权就给汪10%作为奖励。照此计算,只要郎酒的销售额达到120亿时,商标所有权就全部归汪俊林了。【详细

汪俊刚是汪俊林的弟弟。汪俊林10年前收购郎酒,并以此为依托,在四川省成都市大量投资地产项目。这些项目涉及成都市郊近万亩土地开发权益,两年前两兄弟掌控的万华地产内部资料估计,其总资产已超过40亿。在汪氏产业版图中,该地产投融资体系以万华投资、万华地产等近十家公司为实体,在业内被称为“万华系”。汪俊刚系主要运营者和最大几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 突起“西部第一大盘”

    在汪俊林2000年准备并购郎酒集团时,公司内部资料显示,他的下属已经在成都南部双流县内寻找地产开发机会。当时有位官员调任泸州履职,汪本人亦称与之交厚。2001年10月汪的公司托管郎酒集团。汪2002年成功并购国资郎酒集团后,原有的投资公司与之资金相通,不到一年之后,汪高调开启位于双流县万安镇的麓山片区建设。【详细

  • 两万亩“麓湖”操盘链

    09年麓山项目达到交易量顶峰,万华系已介入更大建设。在该同样预计超过2.55万亩占地的“麓湖”项目中,万华系除已竞拍收入4000亩土地外,还更深地进入到政府规划、土地征收整理,乃至相关公益性项目的建设中,其操盘链条更长,也涉及到更多公权审批领域。【详细

  • 长开发周期下的融资财技

    万华系地产建设早期,汪氏一直为资金所累。因建设周期较长,项目地处郊区,需要更大成本的公共设施建设和更长时间的市场推广,汪俊林调集了郎酒集团、宝光药业和关联投资公司的资金,不断向地产项目输血。在参与麓湖项目开发之初,汪的融资渠道有所拓宽。虽然万华地产关联交易众多,且国土部门备案显示,其名下土地多有抵押。 【详细

分享到:

郎酒董事长汪俊林陷被调查风波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