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至: 搜狐微博 人人 白社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周小川首次“三连任”央行行长 “人民币先生”历经4届政府

此前已当选全国政协副主席的周小川被任命为央行行长。此次已“超龄服役”的周小川再度出任央行行长,使他成为历经4届政府,担任中国央行行长时间最长的第一人。周小川在国内外声誉卓著,被称为“中国的格林斯潘”和“人民币先生”。

解析周小川的领导力 | 能承受住多深诋毁就能经得多大赞美

任期内,他见证了中国经济发展最快的十年,而中国也成为世界上拥有外汇储备最多的国家。同时,被称为"学者型官员"的周小川也在应对国际金融危机,推进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制改革以及人民币汇制改革、利率市场化和国际化进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分析称周小川何以破例留任央行行长:难找更合适人选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公开表示,支持周小川连任。她认为周小川连任有利于保持货币政策的稳定性。此前,有媒体报道,全国政协委员余永定也称,目前周小川的全球知名度使他作为央行行长是无人能替代的。

评论:央行保护不了百姓钱包 | 周小川该如何来保护百姓钱包?

  

过去十年中国货币政策的突破性创新

过往十余年间,货币政策调控和工具选择上有不少创新,其中一些不仅突破了传统的货币银行学理论,而且是发达经济体此前也没有做过的。分析政策从来不能脱离当时所处的经济环境。新世纪以来,持续的国际收支大额双顺差是对中国货币政策影响最大的经济现象之一,也成为这段时期中国宏观经济层面诸多问题的根源。


  No.01

改革金融体系解决历史包袱

过去十余年,中国银行体系沉重的历史包袱得以解决,资产负债状况焕然一新,稳健程度和竞争力大大提高,在本次国际金融危机冲击中也有较好的表现。稳健的银行体系显著改善了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和环境,提高了金融调控的有效性。中国的经验表明,中央银行在必要时进行在线修复,对于维护金融稳定、改善宏观调控具有重要意义。

No.02

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偏市场取向

2010年6月央行继续推进汇率形成机制改革,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的特征更加显著。今年4月,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浮动区间由0.5%进一步扩大至1%,外汇市场上央行干预的频率和力度明显减少。这一切都充分体现了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所坚持的市场化取向。

No.03

央行引进宏观审慎政策框架

金融危机之后,央行政策工具箱里有了新成员——差别准备金动态调整机制。这一工具的提出,源于金融危机后全球对过去20多年主流货币政策“单一目标(CPI)和单一手段(调节短期政策利率)”的反思。G20峰会成立的金融稳定理事会提出了通过宏观审慎政策进行逆周期调节、防范顺周期系统性风险的思路。

No.04

中国利率市场化有突破性进展

今年6月,利率市场化也有了突破性进展。贷款利率下限从基准利率的0.9倍调整至0.7倍,存款利率上限扩大至基准利率的1.1倍,银行自主定价空间进一步扩大。同时中央银行引导和调节市场利率的能力也在逐步提高。

新世纪以来中国货币政策主要特征

周小川治下的十年,中国的货币政策应对了经济过热冲动、流动性偏多以及国际金融危机冲击等复杂局面和挑战,根据需要合理选择了数量型、价格型调控和宏观审慎政策相结合的调控模式,并通过积极稳妥推进改革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这些都将成为转轨经济体金融调控和机制建设的宝贵经验。


央行实行多目标制 防通胀是主要任务和使命

中国的货币政策具有多重目标:一是维护低通胀;二是推动经济合理增长;三是保持较为充分的就业,维持相对低的失业率;四是维护国际收支平衡。防通胀一直是中央银行最主要的任务,在货币政策中分量最大。

货币政策工具箱越发丰富 多种工具搭配使用

在金融宏观调控的工具选择上,目前中国采用了数量型调控、价格型调控以及宏观审慎政策相结合的调控模式。但当价格型工具受到特定制约时,则需灵活运用数量型工具和宏观审慎性政策工具。根据国内外经济金融形势的发展变化,灵活选择和搭配使用公开市场操作、存款准备金率、利率等多种工具。

 

动用大量基础货币购汇 银行体系流动性泛滥

国际收支持续顺差和外汇储备大量积累是中国经济运行中的一个显著特征。2000年中国外汇储备余额仅1656亿美元,目前超过3万亿美元。期间,央行动用大量基础货币购买外汇,以维持汇率稳定。但在问题解决之前就已经对货币政策产生了重大影响,主要是会形成银行体系流动性过剩。

出口导向带给国内大麻烦 货币老虎越养越大

数目日益庞大的贸易顺差,给国内经济平衡带来的困难。每年中国大量商品净出口,但是生产这些商品所获得的货币收入,却留在了国内。讲到底,净出口挣下的货币追不到商品,存到银行里贷放出来后更加追不到。由此产生的诸多后果,其中之一就是难以平衡不断被动超发的货币。人民币汇率的形成机制,在事实上已经成为货币当局被动发行人民币的机制。

过去十年中国特色的治理通胀之道

货币运动和货币调控,逃不脱“多中有一、一中有多”。不同的是所有货币运动和调控中那些共性的问题,而且是独具中国特色的那些环节。依重要性排列:央行的多政策目标,用基础货币干预汇市汇率,以总量有缺口、回收有时滞的央票对冲,政府主导的货币创造以及数量型工具为主的货币调控。

 

中国货币运动的两个圈圈

中国货币运动有两个圈圈,各有一个重点:第一个重点是央行不断以基础货币在外汇市场上大手购汇,为稳定人民币汇率而累积增加基础货币的供应。第二个重点,是条条块块的政府及其公司具有极强的土地融资能力,经由商业银行的放贷不断创造货币。这是近年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货币基础,也是国民经济运行中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因素的货币根源。

中国货币调控的两个着力点

中国的货币调控也形成了两个着力点。其一,央行发行多种短期央票,以回收过量放出去的基础货币。其二,央行以数量型工具,即提升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作为抑制商业银行货币创造的主要手段。近年货币调控在两个圈圈上跳舞,挥来舞去主要就是央票和法定准备金率这两把刀。

中国特色的物价水平管制

中国特色的价格管制,谁涨价就找谁的麻烦,横竖“哄抬物价、扰乱市场秩序”是自古以来的现成罪名。虽然经济学家从斯密以来,支持直接价管的少,批评的多,但到了风口浪尖的关头,执政者多半不加理会就是了。一个原因,是公众也常常支持价管,或干脆要求价管。这是价格管制挥之不去的原因。只不过在经验上,直接的价管既打击供给,也加大行政成本,任何长期实行价管的地方,经济不可能有起色。

央行缺乏独立性 承担责任过多过重

本来央行的主要责任是维系人民币币值的稳定,这本身就是一个很重的任务,因为法定货币制度很难在各种压力之下坚守币值稳定的目标。现在要求央行拿基础货币不断购汇,是把另外一项责任:维系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稳定,也加到了央行头上。


央行不惜动摇币值稳定来稳定汇率 代价过大

人民币与美元之间只要有一个货币的币值不稳,还要维系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稳定就难上加难矣。不是做不到,而是此时欲守汇率稳定,必定要以币值的不稳定为代价。美元是国别货币,也是全球货币,所以美元走贬的后果由全球持有美元的人一起分担。人民币呢?基本还是中国的国别货币,人民币币值贬损,倒霉的只是本国全体持币人。中国的教训是,以基础货币为稳定汇率的主要手段,牺牲本币的币值稳定就看到代价过大。

出路:让其他财政性资源替代基础货币购汇

经济学家周其仁建议,开启三大财政性筹资通道:从财政预算中留下一块,从国家股东权益中拿出一块,再发一个稳定人民币汇率债,把基础货币从外汇市场上替换下来。在逻辑上,只要筹资量足够,能把新进入中国的外汇悉数买下,那就可以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水平不变的前提下,解决十几年来不断动用基础货币购汇、因此动摇人民币币值稳定的难题。

 

基础货币本质是国家负债却游离于人大监督之外

一般的公共债务,举债的财务基础是政府的未来收入,包括未来的政府税收、国有资产权益和其他收益,偿债就是把原本归政府的收入用来还债。基础货币固然是央行的一种负债,但其偿还的方式却并不一定真要减少央行自己的未来收入。由于央行可以征收一种极其特别的“税”:通货膨胀税,所以央行可以通过直接减少所有持币人。这使得央行的负债虽然也记在其资产负债表上,但央行的门口却从来没有真实的债权人要求偿债。

货币制度重于货币政策 货币准则才是问题的根本

汇率维稳,不妨从已有的流动性里找出路。横竖作为政策目标,一定要在预算里留有足够的实施政策的资源。货币史的教训说,困难的是如何防止一个经济迫于短期的压力,把好端端的或至少尚可用的货币之锚白白给废了。这方面,控制现代货币机器的国家欲望的管理,显然是难中之难、重中之重。稳健的货币来自稳健的财政,而财政的稳健要靠制度保障。

海内外媒体眼中的周小川

众媒体:人民币先生

——2005年7月启动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是中国经济改革中浓墨重彩的一笔。中国开始实行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这一消息在当时震动了世界,自汇改以来,人民币汇率弹性明显增强。时任央行行长的周小川直接参与了这次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因此又被媒体称为“人民币先生”。

华尔街日报:真正领会金融市场运行领导人

——《金融时报》说他“敢作敢为”,《华尔街日报》则报道,周小川曾在西方学术刊物上发表经济文章,他被视为中国少数能真正领会金融市场运行机制的领导人之一,他也是公认的中国经济政策的国际发言人,他可以用英语发表讲话,并同其它国家央行官员自由交谈。

 

南方人物周刊:最有能力的技术官僚

——周小川不但爱好西方歌剧,善打网球,也是身居如此高位并在西方学术期刊上发表过论文的惟一一位中国官员。周的学者与官员两重身份的交织,也与中国改革理想与现实的困境暗合。

欧洲货币:2011年度全球最佳央行行长

——2011年周小川满载而归,国际金融领域权威杂志《欧洲货币》把2011年度全球最佳央行行长授予了周小川。《福布斯》一年一度的全球权势人物榜中,周小川排在全球权势人物榜第15位。

搜狐财经出品   策划制作:王洪宁 制图:余芳芳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