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环境污染;雾霾;两会八年未果的根本原因:每个人都认为自己不是既得利益者    经济学家华生对收入分配曾有这样的阐述,收入分配改革首先触动的都是精英利益,绝对不仅仅是权力精英,实际上是各界精英的利益,所有有话语权的人的利益都要被触动,这是这个改革很难的原因。不要简单地把既得利益者以为是“你的敌人”。
    实际上,既得利益者在每个人身边,甚至包括每个人自己,这时候才能看到改革的复杂性。既得利益正是在每个人身上。难就难在这个地方。一调整利益就调整到自己头上了。包括大家所称的“隐性”收入在内,中国10%最富有的家庭的收入是10%最贫困家庭的65倍,而非中国政府估计的23倍。这其中可能包括贪污受贿所得。解决收入不平等问题另外改革的最大阻力部分还来自于中国利润畸高的国企。中国的能源、交通运输、银行和电信等行业都被国企所主导。国企目前向国家上缴的红利约为利润的5%到15%,但这部分资金通常都会返还给企业,用于投资或其他目的。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即使15%这一上缴水平,仍不及全球16个富裕国家的国企向国家上缴红利平均比例的一半。 [我来说两句]

收入分配改革最新政策

收入分配改革不仅关系到经济转型、产业升级,而且关系到社会公平、和谐与稳定,更重要的是,关系到一个国家的尊严,因为一个国家的真正地位,不仅取决于经济总量、社会文明、军事实力,而且也取决于社会公平———社会公平能给一个国家注入无穷的能量。换言之,一个国家的体面,不是看富人如何,而是要看穷人如何。由此而言,收入分配改革实质是改变穷人命运的一项改革。当然,改革的最终目的是让每个公民生活有尊严———公民有尊严,国家自然有尊严。

“新国五条”征20%个税后 更严房产税或将出台

3月1日,“新国五条”细则发布,其中明确二手房交易中的个人所得税将会按照个人所得的20%征收,这堪称政府使用税收手段调节房地产的最严厉之举。除此之外,细则还明确提出,要充分发挥税收政策的调节作用,并总结个人住房房产税改革试点城市经验,加快推进扩大试点工作。 [详细]

今年起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将涨10% 去年月均1721元

自2013年1月1日起,继续提高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水平,提高幅度按2012年企业退休人员月人均基本养老金的10%确定。2012年调整后企业退休人员月人均养老金达到1721元,与2005年调整前月人均700元的水平相比,8年累计月人均增加1021元。[详细]

多个省市上调最低工资标准 深圳领跑全国

2013年以来,北京、浙江、河南、陕西、贵州、广东等多省市先后上调了最低工资标准。其中,北京市最低工资标准由每月1260元调整为1400元,浙江省最高档标准由1310元涨到1470元,河南省一类行政区域月最低工资标准为1240元,陕西省一类工资区月最低工资标准1150元,贵州一类地区月最低工资标准为1030元。广州市也公布最低工资由1300元调整至1550元。两年间,深圳最低工资标准上调幅度约为21%。 [详细]

名家热议收入分配改革

2012年国企利润为14163亿元,预计上缴额为823亿,但是大多会以各种形式回到国企本身。根据2012年中央国有资本支出预算安排,调入公共财政预算用于社保等民生支出的金额,仅为50亿元。有消息称国企利润上缴额度可能提高5%,以2012年的数额计算,为708亿元。一个823亿,一个708亿,到底能拔多少给总值仅为一万亿的社保基金?人民希望不仅仅只是这个50亿。

 

厉以宁谈收入分配改革:应以初次分配为主

“一是历史原因,包括各地区的经济发展情况不同;二是行业垄断因素严重阻碍了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的形成;第三,计划经济体制下对初次分配的工资级差、工资标准、工资的地区差别等等都做了规定,到现在这一规定还依然保留了相当大的部分,所以无法在形成市场基础性条件下的均衡工资。”厉以宁如是说。

许小年:收入分配恶化是因为政府干预太多

分歧大的一个原因是收入分配的恶化。过去十年间,政府对经济的管制和干预越来越多,为政府官员创造了不断扩大的寻租空间,各种各样的现象冒出来了,官商勾结、贪污腐败,造成国民收入分配的恶化。恶化到什么程度我们不知道,但是我们知道,政府甚至不敢公布过去十年间的基尼系数。最近的民间调查显示,现在的基尼系数0.61,早已超过了触发社会动荡的警戒线。收入分配的恶化恐怕是社会的共识,连高收入阶层都承认,再发展下去要出社会问题。

陈志武:收入分配要纠偏 限制特权是改革之根本

看到贫富差距恶化,人们普遍寄希望于抑商和所谓的“二次分配”,而不认为这与特权、与权力有关。实际上,“特权”的本质是影响收入分配、财富分配;如果特权不能决定利益分配,特权就无意义;特权之所以被诉求是因为其对财富分配的决定性。为纠正贫富差距,首先要政治改革以限制特权,这是问题之根。

林毅夫:腐败等问题导致收入分配差距恶化

林毅夫认为,腐败、金融抑制、资源价格不合理和垄断等社会弊端是导致收入分配恶化的主因。林毅夫说:“中国目前面临的挑战与困难可以归结为两个方面:第一,如何在经济发展过程中遵循规律;第二,如何保持社会的稳定,而目前贪污腐败现象和民众的不满情绪是破坏社会稳定的主要因素。”

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一份农民工收入的影像调查
  • 农民工收入调查

  • 罗传科 机床操作工

  • 刘玉贵夫妇 在工地搭脚手架

  • 舒家香和他的工友们

  • 王之平 工地小工

  • 李明 木匠

  • 单大林 起重机调试员

  • 刘国宝 电焊工

  • 杜向富夫妇 缝纫工

民众关心的一些细节

当前我们面临的问题是农业现代化的进程明显滞后于城市化,而城市化的进程又滞后于工业化。我国农村人均纯收入只有只有城市人均纯收入的三分之一,具体来讲,农村人均纯收入只有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的31%。劳动生产率低下导致了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在不断拉大。

 

个税调节不能只盯起征点 改进累进税率更有意义

回顾我国个税制度的演进历程,1994年开始实施个税税率九级累进制度,之后的改革都集中于起征点的调节,而个税税率却始终未变。具体来看,5%的初始税率相对于普通工薪族收入水平,显得高了些。如能降低这一比率,比如调至2%、3%,其意义将大大超过起征点的上调。

专家解读收入分配改革路线图 收入倍增≠工资翻番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人将上述目标简化为到2020年城乡居民人均工资翻番。从“路线图”来看,这种理解显然是不对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杨宜勇认为,居民收入不仅包括工资、奖金等货币收入,也包括城乡居民在教育、医保、社会保障、住房保障等方面获得的收入和待遇。

收入分配改革重在机会公平

这些分配不公的表象背后,恰是机会的不平等。有学者近期谈及此问题时表示,分配平等包括机会平等与结果平等,机会平等就是给所有人平等竞争的权利,让每个人都有充分发挥自己才能的机会,结果平等就是收入平等。尽管机会平等并不意味着结果平等,但他还是认为,机会平等是本,收入平等是标,实现这两个原则既要治标,也要治本。

各国收入分配改革有绝招

美国:罗斯福奠定基础

  熟悉历史的人都会知道,美国并非一向如此,美国曾是一个贫富差距巨大、饱受政治派系攻讦倾轧之苦的国家。而这一切的改变得益于1933年后的罗斯福的新政。

日本:收入倍增计划

  日本1960年推出国民收入倍增计划,当时日本的人均GDP水平差不多是美国的17%,随着这个计划的顺利实行,日本的人均GDP在1970年增加到美国的40%。

德国:调整工资规避通胀

  德国行业整体工资水平,是根据物价水平和社会发展水平,由政府、工会和行业协会三方平等协商得到每年工资的涨幅,保持与经济增长水平的一致,控制通胀。

我来说两句

出品:搜狐财经  策划制作:周语欣  页面设计:余芳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