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至: 搜狐微博 人人 白社会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发改委会不会形成"小国务院"? 副主任回应"扩权"

最新| 中编办王峰:铁路运营今后将引进投资

最新| 中编办:国家体改委设想还还拿不准 需慎重研究思考

最新| 王峰:发改委权利集中 简政放权的同时完善职能

解密| 港媒:李克强亲自操刀大部制改革 汪洋负责具体实施

铁道部长对大部制改革表态:铁路不裁员票价市场定

答疑| 中编办:火车票价与改革无必然联系 执行关系改革成效

目的| 马凯:落实企业和个人投资自主权 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 重在向市场社会放权

新视角:铁道部改制不要再玩弄民资了 “末代铁道部长”盛光祖

效果| 吴庆:大部制改革只迈出一小步 简政放权可做更多

评论| 谢国忠:不动发改委 大部制改革没意义 党校教授称计生委靠罚款养活自己

评论| 汪玉凯:大部门设置数量不宜超过20个 许耀桐:大部制改革别再“零敲碎打”

评论| 郑永年:把10个办公室并成1个 这不叫改革 易鹏:大部制改革关键是职能调整

评论| 李玲:卫生部门的改革令人遗憾 后学:计生委改制重点在于放开生育控制

  

图说大部制改革方案

解读:不改革发改委,大部制蓝图只迈出一小步

解读:吴庆称大部制改革只迈出一小步,可做更多

这次的国务院大部制改革主要是通过合并一些部委来实现,应该说这种只对个别部委的小手术,是国务院机构改革的尝试,接下来,政府在削减职能,简政放权领域能做的事情还有很多。社会各界的舆论对于本次政府机构改革寄予了很高的期望,此次改革只是迈出了一小步,政府在削减职能,简政放权方面能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解读:郑永年认为把10个办公室并成1个,这不叫改革

在郑永年看来, “大部制”就是要建立小政府和有效政府,但由于没有向社会分权,不管权力以怎样的方式在政府部门之间进行分配和调整,结果还是在各个政府部门流转,政府要承担的功能还是一样多,政府部门还是难以真正“瘦身”。

 

解读:核心在解决政府对市场和社会干预过多症结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认为,这次改革基本还是遵循问题导向,主要瞄准政府管理及权力运行中的一些突出问题进行改革调整,其中包括部门职能交叉,关系不顺,政府权力过大,对市场和社会干预过多等症结。吉林省银监局局长高飞表示,正确处理政府与市场和社会的关系,还是问题的核心。

解读:谢国忠认为不动发改委 大部制改革没意义

谢国忠认为,不改革发改委,大部制改革的意义就不大。就“大交通部”而言,发改委有相关司局级单位,权力堪比部委。这种改革把两个部门的人放在一起,功能不变,其实也就是一个形式。“拿铁道部并入交通部而言,两个部门没有一个人会下岗,原来做什么事情以后还是做什么,只不过拿的名片从原来铁道部改成交通运输部罢了。”

铁道部换汤不换药,只是多了一个婆婆

“拿铁道部并入交通部而言,两个部门没有一个人会下岗,原来做什么事情以后还是做什么,只不过拿的名片从原来铁道部改成交通运输部罢了。” 谢国忠如是说。表达相同看法的还有以言论犀利著称的许小年:“朝三暮四的把戏,花拳绣脚的功夫。”可谓,一针见血。

铁道部一分为二2.66万亿债务消减待解

——截至2012年三季度,铁道部已经负债超过2 .6万亿元。王梦恕表示,铁路客运亏损严重,货运虽能盈利,但是受运价低和战备物资等特殊运输需求的影响,铁路货运很难发力。分析称,对该部门实施分拆,旨在降低国家干预,加大问责。

拆分后怎样管理和怎样推动改革?

——在两个部委整合之后,铁路的调度权究竟归谁?如果仍属于铁路主管部门或大交通运输部,铁路运输的垄断问题仍旧没有改观;如果新成立的运营公司掌管调度权,这个公司的职权和任务怎样界定,已建成铁路的所有权怎么划分,这些都是改革中的难题。

 

票价问题:今后按市场规律定价可能涨价

——盛光祖称,在大部制改革、铁道部撤销之后,国家会在铁路、公路、民航几个领域之间,在大 众和高端市场之间找平衡。高铁我估计降价的可能性比较小。在价格特别低的普通铁路方面,国家可能会进行 一些市场化运营,适度提高票价。但它影响到普通大众,政府应该对此进行政策性补贴。

高铁问题:高铁不盈利资本不肯进

——投资高,回报慢。高铁运营三年来,面临的不是“是否亏”,而是“亏多少”的质问。在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时期,为了突破资金瓶颈,开始广泛推广“部省合作”的模式,地方政府以土地形式入股,并利用中央与财政的投资,获取更多的银行贷款。

拆分计生委是亮点,计划生育政策面临抉择

改革的最终方向,必然是指向计生政策的调整,但如何调整仍存玄机:现有三条路径,何种更有利于中国长远发展?

拆分是计划生育国策调整的政治讯号

——拆分计生委终成定局。2013年3月10日,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下称方案)披露,国务院将组建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该方案被看做是中国调整计划生育国策最明显的政治讯号。学者普遍认为,拆分计生委,也是为下一步政策的调整扫除制度性的障碍。

为何拆计生委?维系成本高昂!

——为了达成控制生育的目标,计生委设立30余年至今,日渐庞大的机构设置早已代价不菲。在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即将从“稳定低生育水平” 转向“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关口,在不少学者看来,长期以控制生育为首要任务的计生委已无独立存在的必要。

 

计生利益链:借社会抚养费等手段食利自肥

——三十多年来,计生系统已逐渐成为一个庞大的利益主体,裹挟着基层政府,与计生政策紧密捆绑。公民因超生而被迫缴纳的社会抚养费,已成为很多贫困乡镇政府运转的重要经济来源。近年,计生系统控制人口的主要手段,逐步向经济手段——即征收社会抚养费转移。这笔无论征收还是使用都欠透明的社会抚养费,成为基层政府食利自肥的重要手段。

计划生育政策调整:现有三条路径

——拆分计生委,被普遍看做是下一步计生政策改革的前奏。下一步政策改革动向最为公众关心。业界提出的调整方案,大致有三大思路:第一类以计生委方案为代表,强调分省分步骤渐进式放开二胎生育,其中首先分批放开单独二孩生育。第二类思路呼吁尽快废除二胎生育限制,逐步过渡到鼓励生育的制度。第三类方案则强调即刻放开生育管制,实现真正的生育自由。

发改委强势吃进新能源局,怪兽变身大恐龙

发改委位高权重不是政府包揽太多的原因,而是结果,没有事实上政府到处干预经济和社会生活,就不需要发改委掌握那么大的权力。反过来,如果政府试图占有更多资源的利益驱动得不到制约,即便发改委的职权削减了,也会有其他行业部门乘虚而入,到时原来一个部门独揽大权的局面将被众多部门各自为政的局面所取代,一个部门的寻租被众多部门的寻租所取代,政府的效率不可能提高,而正常的市场和社会生活秩序则会受到更大干扰。

 

国家能源局重组 发改委是婆家

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中提到将现国家能源局、国家电力监管委员会的职责整合,重新组建国家能源局,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进行管理。组建国家能源局的目的就是要进一步推进能源改革。

纳入人口规划职责 发改委再扩权

刚刚公布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原卫生部与计生委合并,组建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而原属于计生委的“研究拟定人口发展战略、规划及人口政策职责”则划归发改委。这一方案意味着,原本被称为“小国务院”的国家发改委再次扩权,成为中国经济改革中的核心部委。

改革发改委是转变政府职能的关键

由于“大部制”过于注重政府内部的机构整合,仍属于外延式改革,实现的只是政府职能的横向转移和拼接,既没有达到政府职能整合的目的,更没有解决政府在经济和社会生活中的职能定位问题;二则即使在政府内部,机构“面和心不合”,大部之内形同“邦联”,原有系统仍在独立运行,司局之间职能交叉严重,沟通协调的成本居高不下,“外部问题内部化”。这两点正是中国继续政府改革必须有所突破的。

这些核心部门改不动,发改委仍大权在握

2008年“大部制改革”已五年,部门间职能交叉、权责脱节的问题没有根本解决,大而不合的现象突出,涉及核心部门的改革举步维艰。而调整部门内部治理结构,是下一步深度改革的重点。

 

“大金融委”难产

出于政策要求和现实情况,是否采取将“一行三会”合并,或者建立高于“三会”的金融监管协调机构等屡被业界论及。然而,各方消息显示,“大金融委”并未被列入新一轮“大部制”改革方案。

“大文化部”缩水

在新一轮“大部制”改革中,各界一度认为“大文化部”将成为改革排头兵,此前中央调研组亦奔赴各地广电系统调查研究。然而,目前,“大文化部”改革速度低于预期,或将在政府换届平稳之后渐次展开。

“大能源部”再折戟

 在上一轮国务院机构改革中,发改委能源局升格为国家能源局。两年后国家能源委成立,能源管理的格局开始趋向集中。去年以来,组建“大能源部”的讨论渐多。

发改委改不动还干老本行

“大部制”改革方案中,“新体改委”未列入其中,同时对国家发改委的审批权削弱亦有限。这意味着在“十二五”期间,仍由国家发改委同时主导“改革”与“发展”。

为什么要深化大部制改革?九龙治水致利益部门化

欲打破政府部门自身利益倾向

大部制改革需要中央决策层一致的政治决心。为什么属于政府行政体制的改革还需要政治决心?原因就在于利益问题。大部制改革表面上看是政府部门的改革,实际上则是权力和利益的系统调整。调整利益就是动蛋糕,甚至要重新来切蛋糕,这必然引发激烈的利益保护和博弈。这种情况下,中央决策层不下定政治决心是不行的。

“九龙治水”局面未根本改变

大部制改革,也是试图破解八个部门管不好一头猪、九龙治水的政府机构之间的职能交叉,造成多头管理或者相互推诿的尴尬局面。污染防治职能分散在海洋、港务监督、渔政、渔业监督、军队环保、公安、交通、铁道、民航等部门;资源保护职能分散在矿产、林业、农业、水利等部门。

 

大部制改革与国企改革紧密相关

正如我们此前的分析,深化国企改革是中国未来改革一个极为棘手的难点。大部制改革要调整政府部门的权力,而政府部门的实际权力配置与国有企业的利益有密切关系,长期以来,国企利益与政府权力已经形成了相互适应的紧密系统。现在,如果不深入推动国企改革,政府改革的利益基础和权力基础就难以真正推动。

大部制改革核心是削减政府权力

在大部制改革五年后,深层次问题并没有完全解决。大部制以后,政府部门主要管决策,还要负责行政审批。国务院机构改革不是部门越大越好,而是要达到“简政放权”,减少对市场及社会干预。专家强调,削减政府的权力,剥夺政府的部门利益,这才是最核心的。

政府机构改革时间轴

  No.01

1982年:提高政府工作效率 实行干部年轻化

  1982年的政府机构改革,主要是为了提高政府工作效率,实现干部年轻化,其历史性进步可用三句话来概括:一是开始废除领导干部职务终身制,二是精简了各级领导班子,三是加快了干部队伍年轻化建设步伐。

No.02

1988年:转变政府职能是机构改革的关键

  1988年的机构改革是在推动政治体制改革,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大背景下出现的,其历史性的贡献是首次提出了“转变政府职能是机构改革的关键”这一命题。

No.03

2003年:深化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改革

  2003年的政府机构改革,是在加入世贸大背景下进行的。改革的目的是,进一步转变政府职能,改进管理方式,推进电子政务,提高行政效率,降低行政成本。

No.04

2008年:突破性地改革方向确立为大部制

  2008年3月11日公布了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国务院将新组建工业和信息化部、交通运输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环境保护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改革后,除国务院办公厅外,国务院组成部门设置27个。

搜狐财经出品   策划制作:王洪宁 制图:余芳芳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