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胜军访谈3

刘胜军:发改委需要外部约束 审批权应该废除

刘胜军博士,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副院长、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案例研究中心副主任。曾任职于深圳证券交易所等机构。《第一财经日报》、《上海证券报》、FT中文网、财新网、福布斯中文网等专栏作家。【以下文字由刘胜军本人授权发布

  发改委干的事实就是不断在审批

  搜狐财经:您评价一下过去五年发改委的成绩,好的有哪些,不足的有哪些?

  刘胜军:发改委最初的定位是要做发展改革,但从目前实际功能来看,这方面基本上没有太大的作用。发改委最主要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了审批上面。我觉得这是职能定位的变态。换句话说,当时的定位不准确。改革是得罪人的事情,现在发改委和过去的计委在某些方面职能是差不多的,过去的计委管的多,比如说价格也管,而现在发改委只管一部分的价值,主要是管审批。去年以来,地方政府很多项目都是发改委审批,它已经变成政府干预经济的一个抓手。这种做法对经济基本上没有什么好处,包括4万亿发行后发改委标榜着自己搞了很多行业规划,其实我们知道,在市场经济中,政府规划从来都没有好结果好下场的。应该充分发挥市场创新的能力,让市场承担风险。政府引导什么就会扭曲什么,我觉得从这个角度来说,现在的发改委可以撤销掉。

  搜狐财经:大部制改革方案已经公布,并未具体涉及到发改委的改革,您之前也提出过恢复体改委,在您看来,应该如何建言机构改革?

  刘胜军:首先,发改委权力是不存在的。发改委不应该审批,为什么呢?发改委需要一个外部约束。在国有企业完成改革之前,过渡期内可能需要保留。应该把国企投资审批划归到国资委里面去。国企改革还没有到位,还存在体制性投资冲动,对国企的投资做一些审批还是有必要的。对发改委承担的目前其他审批职能都应该废除,他们做的事情是不符合市场经济的做法。过去十年中国经济出现了倒退现象,政府对经济的干预不断加深,原来是一直朝着政府权利退出市场方向前进,后来忽然停止了,停止的标志是发改委的膨胀。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发改委对经济干预频率程度都在加深,这是没办法去搞健康市场经济的。

  搜狐财经:既然这一次机构改革并没有涉及到发改委的具体方面,您觉得今后发改委自身的改革缩权,还有哪些工作可以推进?

  刘胜军:还说那句话,发改委这个机构没必要存在。要是改革,很简单,把权利缩小和放弃掉。但从本质上来说,让它自己主动放弃权利是不可能的,所以更多还是要靠上面的领导拍板,有魄力的推进。不然这个部门要保留,它就有部门利益,就会不断的膨胀。

  搜狐财经:比如行政审批权,有没有具体的办法可以划归到各个部委?

  刘胜军:道理还不是一样的,发改委审批和商务部审批都是一回道理。现在不是说哪个部门审批,而是说管的内容该不该管。假如一个民营企业要投资一个项目,要进入一个行业,关发改委什么事?发改委就是黑社会关卡的做法,要审批干嘛。既然搞市场盈利,就是要相信企业和个人,只要不违法就让他们做。现在通过审批的办法,只会滋生腐败。

  指望发改委自废武功天方夜谭

  搜狐财经:有消息称发改委可能出现两位领导的模式,拿这样的局面对于这个超大机构来说,会产生什么作用?

  刘胜军:这没有任何意义。郭树清是体制内让人给予改革厚望的官员,但是又怎样,他到了证监会还是难有所作为。我们不能指望部委层面的人,本质上来讲,这些人都是按照上面的意思办事。如果总理不能下决心把权利关系制定清楚,你不能指望这些部门有很高的觉悟自废武功。换哪个领导都一样,更重要的是靠上面大领导。让领导把部委的武功废掉是一个积极的办法。

  搜狐财经:您对发改委的管理层有什么好的建议?

  刘胜军:发改委主任要承认现在做的很多事情是不符合市场利益要求的。大家对什么是市场经济应该有非常严肃的讨论。在市场经济中,政府应该管什么,不应该管什么,应该有非常清楚的界定。如果界定清楚了,比如温总理提出两个“凡是”,到底发改委做的事情符不符合,这个要严肃的讨论。讨论清楚了该退出的退出,不能因为我是发改委,就要把我的权利给巩固。我觉得要从国家的利益出发,当然这个可能是比较小的,指望别人的觉悟从来都是很难的。

  财政机构改革要提高透明度

  搜狐财经:除了发改委之外,财政部和一行三会有没有必要在机构改革上做一些文章?

  刘胜军:财政部改革主要是预算法的修正案,已经修了很多年,但一直没有修好。修正案的核心是要提高财政透明度,加强人大对财政的制约权。去年预算法修正案没有通过,原因是预算法修正是财政部主导的,财政部主导一个法律自己约束自己是天方夜谭,这本身就是错误的。最后受到比较大的社会舆论的反对,这样修法就不了了之了。目前中国财政存在的问题非常多,比如政府三公经费的问题,政府乱投资的问题,腐败的问题等等,从根子上来看,还是财政透明度和制约不够。解决这个问题不仅仅是对财政部本身做出改革,更多的是要通过权利制衡和透明度,对财政进行约束和监督。

  至于“一行三会”的改革,特别是“三会”管的太多。比如温州经改实际上是失败的,温州金融改革的方案是银监会主导的,银监会主导的方案一定是保护自己的权利,最后这个权利没办法实现真实的放权。“一行三会”目前还存在较大的金融管制,比如对人民币的管制等等。另外,涉及到“一行三会”职能交叉不清晰,出现很多监管的真空。美国次贷危机发生,有一个原因是很多东西没有人监管。随着金融创新的出现,很多新的产品到底归谁监管说不清楚。比如银行的理财产品,可能不一定是涉及到银监会单一一个部门,因为它本身涉及到的问题可能会比较复杂。对于涉及跨部门协调的问题,没有统一好。我的意思不是说“一行三会”一定要合并,应该把“一行三会”层面的沟通协调做好,降低部门之间权利的屏障,或者大家相互推诿,削除监管的真空是必要的。

  (本文编者:孟德思旧 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010-62728951)

搜狐微博搜狐微博 开心网开心网 人人人人 白社会白社会 分享到新浪微博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网易微博
·搜狐财经出品 ·策划/采访/设计/制作:孟德思旧
Copyright © 2017 Sohu.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搜狐公司 版权所有 全部新闻 全部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