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4暴跌:银行犯错,众人“陪绑”

  银行必将饮下自酿的苦酒,无奈的是,众多市场投资者沦为了陪绑。

  作者:张立栋

  624暴跌,将成为投资者久久无法抚平的伤。最该受惩戒的银行,却拉了一堆不相干的人做了“陪绑”。

  “黑色星期一”的悲剧从一开始就是注定的。

  先说技术层面,“619”的底部大锤头给了摇摇欲坠的行情致命一击。此后无论是“620”大跌,还是“624”暴跌,在技术上都可算意料之中。只不过,行情的演绎方式仍令人意外和惊骇。大盘单日超过5%以上跌幅的情况,在A股二十多年历史上并不多见。收盘时,沪指重挫逾5%击穿2000点,创了2009年8月31日以来最大单日跌幅,而深成指更是重挫近7%,满盘翠绿。

  在我看来,暴跌可以解释为一次典型的“恐慌心理共振”,而其根源,正是始于上周的银行间拆借利率大幅波动。

  上周银行间流动性匮乏导致的拆借利率飙升引发了媒体集体“围观”,货币市场紧张情绪迅速传导到国债市场和票据市场,短期国债收益率骤然上升,3个月国债收益率上涨最为迅速,利率期限结构出现了明显倒挂。金融机构大量出售短期国债以补充其流动性不足,与此同时,部分商业银行暂停票据业务更是加剧了直贴、转贴利率的冲高,这种恐慌情绪在市场中蔓延开来,再加上基本面已知的不利消息,如美联储货币政策转向的暗示,中国增长放缓、IPO重启预期等,种种因素共振导致了暴跌。

  对严重依赖流动性的中国股市而言,真正的“导火索”就是银行“钱荒”。

  而根本,就在于相当一段时间内银行对有关警示的置若罔闻。

  银行想当然地认为决策层一定会旧戏重演,帮助他们渡过难关,令他们措手不及的是,这次决策层改变了想法,决定等一等再说。

  其实,监管政策的警示是留出了时间的:3月25日,先有针对银行理财产品的银监会8号文;20天以后,又有规范地方融资平台的银监会10号文;紧接着,从五月初开始,外汇局密集出台六项旨在封堵热钱的监管政策。至此,政策意图再明确不过,只不过银行没有当真罢了。

  再从市场层面来看,5月重启了3月期央票,而发改委1177号文清查企业债券更给相关银行敲响了资金管理警钟。

  银行依然故我的扩张步伐并没有停下来,抑或说,他们也停不下来了。因为已经走得太远。

  银行必将饮下自酿的苦酒,无奈的是,众多市场投资者沦为了陪绑。

  那么,情况真是糟到不可收拾?在我看来,远未如此。目前的“钱荒”固然危险但程度并不致命。已经看到许多迹象表明问题可控,只不过市场巨大的惯性和时滞效应使然,暴跌的恐慌中,人们拒绝听一切建议,唯一的想法就是“卖出”。

  现在从央行表态来看,政策虽不可能立刻“放水”,但人们应当看到,周日有关方面通过官媒释放了中性却偏温的信号,尽管决策层这次不打算走注入增量流动性的老路,但他们打算撬动存量货币的改革意图却也是认真的。此外,周一我们已经看到隔夜拆借的价格正在显著回落。而过了季末考核时点,银行资金面的紧张也会逐步缓解,此外,IPO重启的明确时点也在被管理层有意淡化。

  因此,尽管短期内市场仍会充满悲观的喧嚣,也不排除剧烈震荡,但对有心之人而言,现在却正是做好准备迎接机会的时候。

  相关阅读:

  新视角第688期:就算暴跌 也应顶住通胀的诱惑

  我们希望李克强总理拿出80年代时期里根总统的“紧缩智慧忍一时之痛,顶住继续超发货币、信贷扩张的诱惑”。

  新视角第687期:早就该让银行吃点苦头了

  宽松信贷、廉价货币环境纵容下的好日子将不再有了,凛冬将至,银行只能缩衣节口,尽快适应市场节奏,不能动辄向央行爸爸撒娇求救了。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