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投资高增长模式或已走到尽头

摘要:中国企业的债务负担是全球平均水平的3-4倍。伴随着欧美外需市场的持续不振,如果提升内需无法取得更大的突破,更多的投资、尤其是更多的政府投资,对中国企业、尤其是民企来说,只可能意味着更多的困难——更少的信贷资源、更多的库存、更多的破产。

  著名经济学家林毅夫一直认为,GDP还能保持20年8%的增速,而且仍将由投资而非消费驱动。在接受搜狐财经采访时,林毅夫表示,能否实现这一潜力,取决于决策层“是不是能够继续改革”。

  林毅夫称,“潜力大表现在两方面”,一是“中国和发达国家的技术差距、产业差距还相当大……还有不少后发优势”,另一方面是“基础设施还有软的各种(投资)安排”。林毅夫具体解释称,“中国有很多领域可以投资……当然要找准领域……改善环境也是需要投资的……有些事情必须交给政府去做”。

  林毅夫的答复让人有点看不懂,似乎中国潜力大就是因为中国落后于发达国家,从而给了各级政府进行各种投资建设并发挥其后发优势的空间。如果这种逻辑成立的话,是不是越落后的国家就越有发展潜力,越有后发优势发挥的空间?

  我知道他说了实现这一潜力的前提是继续改革,但为什么进行了改革之后,就有了经济增速达8%的潜力,为什么不是7%,为什么不是9%?

  更高的投资率 更多的污染?

  我不大确定决策层是否会进行改革,也不大清楚能否进行何种内容的改革,但中国继续增加投资的空间,可能已经没有很多人想象中那么大了。数据表明,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占GDP比重已经过于高了——高到在全球数一数二的水平,而且,这种情况已经产生了足够多的问题——想象那些越来越少见的蓝天白云、以及越来越严重的水污染。

投资占GDP比重世界地图。图片来自网友一牛一熊之谓道
投资占GDP比重世界地图。图片来自微博网友@一牛一熊之谓道

  上图是IMF根据2010年的数据制作的投资占GDP比重世界地图。如图所示,截止2010年,中国投资占GDP比重几乎全球最高,与中国相近的只有蒙古和尼日尔等几个自然资源丰富、但更加贫穷落后的国家。

PM2.5分布世界地图。图片来自NASA,感谢网友@一牛一熊之谓道
PM2.5分布世界地图。图片来自NASA,感谢微博网友@一牛一熊之谓道

  上图则是加拿大戴尔豪西大学(Dalhousie University)Aaron van Donkelaar 教授根据NASA数据,以2001-2006年平均值制作的PM2.5分布世界地图。蓝色代表PM2.5数值低,红色则代表PM2.5数值高。中国大部分地区颜色极深,而且几乎是颜色最深的一块。这表明,早在2006年,中国就已经是环境污染最为严重的国家(可能并不需要加上“之一”)。

  近几年来(尤其是近两年),中国北方见到蓝天的次数越来越少,居民对空气污染的抱怨也越来越大。上述图表中数据如果能够更新到近期,中国在上述地图中的表现恐怕只会更加“突出”。

  尽管上述两幅图并不能说明投资占GDP比重越高,环境污染就越严重,但很明显的一个事实是,中国高投资、高耗能、高污染的经济模式,造成了环境高污染的现实。

  诚如林毅夫所言,改善环境也需要投资。但继续增大投资的空间,也已经十分有限。

  更多的投资建设,更多的信贷投放?

  2007年3月,时任总理温家宝警告投资增长率过高,“中国经济存在着不稳定、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的结构性问题;所谓不稳定,就是投资增长率过高,信贷投放过多……”

  但20个月以后,为了应对全球经济危机,中国政府即推出了史无前例的经济刺激计划:更多的政府主导,更多的投资建设,更多的信贷投放。(决策者们后来如何评价这一政策,可以点击这里

感谢微博网友@一牛一熊之谓道
消费与投资占GDP比重。搜狐财经制图,感谢微博网友@一牛一熊之谓道

  如上图所示,自2000年以来,固定资产形成总额占GDP比重不断增长,目前已接近50%;而从2000年-2010年,消费占GDP比重在经过了6年多时间的缓慢上升后,调头向下(近几年的消费数据可能忽略了网络购物、海外购物等旺盛的消费形式)。

搜狐财经制图。
固定资产投资总额同比增长率。来自:同花顺 搜狐财经

  如上图所示,近十年来,中国固定资产投资总额同比一直保持着20%以上的增长额,未来进一步增加投资的空间,其实已经很小了。

  经济学家、社科院金融重点实验室主任刘煜辉的研究表明,2012年,中国的非金融部门债务达到了GDP的2.21倍。刘煜辉称,中国非金融企业部门债务率水平是成熟的经济体的两倍,工业企业盈利能力则只有5%-6%,仅为全球平均利润水平的一半。刘煜辉认为,这意味着中国企业的债务负担是全球平均水平的3倍-4倍。

  伴随着欧美外需市场的持续不振,如果提升内需无法取得更大的突破,更多的投资、尤其是更多的政府投资,对中国企业、尤其是民企来说,只可能意味着更多的困难——更少的信贷资源、更多的库存、更多的破产。

  难怪,连国家主席习近平都在博鳌论坛上表示,“……粗放型的这种经济发展方式是不得持续的,到了必须加快转变的时候……中国将把推动发展的着力点转到提高质量和效益上来……”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