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市场风声鹤唳 金砖四国“盛筵散场”?

摘要:汇丰首席亚洲经济学家范力民表示,亚洲经济体之前顺风顺水,是因为它们通过杠杆买来了增长。它们本应利用那段时间开展结构性改革。但他们却利用廉价资金享受高增长。如今改革的机会已经失去了。

金砖国家——中国、印度、俄罗斯、巴西、南非

  近期令全球新兴市场最为胆战心惊的,可能莫过于海外资本“疯狂”外流的嘶嘶声了。这个月来新兴市场都经历了一个剧烈的波动,从印度到土耳其,都在对本国不断走弱的货币表示担忧。

  金砖四国盛筵散场,印度表现“最差”

  在过去的一周,印度卢比连续五天刷新历史最低纪录,并且创下对美元40年来的新低值。十多年前创造了“金砖国家”概念的前高盛资产管理部主席奥尼尔认为,在金砖国家中,印度的表现无疑最令人感到失望。其实,近期除了印度的市场动荡以外,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的状况也着实堪忧。目前,只有巴西雷亚尔以及南非兰特今年迄今的贬值幅度超过了卢比。今年南非兰特(rand)对美元汇率也大幅下跌,使南非兰特成为表现最差的货币之一。而在过去的六个月中,人民币被认为是在美元升值之际,唯一守住阵地的主要新兴市场货币。

  这些新兴市场几乎花了过去五年的时间,来试图让发达市场采取紧缩的货币政策,现在这一幕正在发生。不少分析认为,美联储的QE退出信号,使得发展中国家的股市、债市以及汇市继续承压。当前,市场对于美联储计划缩减其债券购买计划规模可能造成影响的担忧进一步加剧,因为很多国家的经济增长放缓,财政基本面状况已经出现恶化。

  如果要给眼下比较动荡的局面找个美好的回忆,新兴国家始于2003年的那段短暂的“金发姑娘”(Goldilocks)时期无疑是个好例子。那场一直持续到2007年的繁荣,令几乎每个新兴国家都倍感喜悦——那一年,在150个新兴经济体当中,只有三个出现经济收缩。但是和过去十多年的蜜月时光相比,现在的投资者似乎正在恐惧新兴市场。彭博社数据显示,自5月份以来,新兴市场股市已蒸发了超过1万亿美元。

  目前,印度政府正在试图平息投资者的这次恐慌,该国财政部与央行将卢比暴跌部分归因于投资者对美联储收缩QE反应过激。非洲最大经济体——南非财政部长也在发出警告,发达国家必须积极地解决新兴市场正在出现的危机,他呼吁对全球资本流动和汇率波动采取更多行动。

  汇丰首席亚洲经济学家范力民表示,亚洲经济体之前顺风顺水,是因为它们通过杠杆买来了增长。它们本应利用那段时间开展结构性改革。但他们却利用廉价资金享受高增长。如今改革的机会已经失去了。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安德斯•奥斯伦德也称,金砖四国的盛筵已经散场。它们能否恢复活力,取决于它们能否在严峻时期开展改革。

  美国放缓QE,真的是新兴市场遭“挤兑”的罪魁祸首?

  据经济学人评论文章认为:

  第一, 总体来说,QE对全球经济还功大于过,问题在于现在放缓QE的条件并不成熟。

  第二, 新兴市场此前依赖资本流入放任过热增长,经常账户赤字高(注:中国应该除外),如今落得资产贬值、货币下跌的下场,并不能完全怨美联储放缓QE。该文同时指出,当然如果发达国家一意孤行结束QE,就是在冒着挤压全世界需求的风险。

  从2003年到2008年的全球大宗商品热潮,曾让新兴市场陷入盲目的狂欢之中而难以自拔。在一味地享受经济繁荣带来的刺激之时,新兴市场似乎忘记了该做的结构调整动作。分析师警告称,随着大量的海外廉价资金退出亚洲各新兴经济体,亚洲可能陷入一系列货币和信贷危机,这与上世纪90年代的经历不无相似之处。

  新兴经济体面临加息压力

  到目前为止,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试图通过市场干预的方式阻止本国货币汇率下跌,为此耗用了大量外汇储备。有分析认为,越来越多的国家将需要通过提升利率来捍卫本币——尽管此举将对经济增长带来负面影响。

  土耳其央行应经率先做出了动作。为了支撑萎靡不振的本国货币汇率走势,出人意料地上调了利率。但在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市场动荡仍在继续。多个市场的形势明确表明,货币条件需要收紧和更为正统,以支撑这些国家的货币,并阻止资金外流。

  中国迎来23年来最慢经济增速,新兴世界涅槃重生?

  据世界银行不久前编纂的185个国家的经商便利指数显示,以此衡量标准,金砖四国的表现“不忍卒读”:中国排名第91位,俄罗斯排名第112位,巴西排名第130位,印度排名第132位。有消息透露,中国正在游说世界银行废除这个指数。

  除此之外,作为新兴市场的带头大哥,中国经济增速的放缓,对自身和其他市场影响也不容忽视。《南华早报》网站22日报道称,尽管中国领导人表示将接受在推进改革之际出现一定程度的经济增长放缓,但他们也表达了实现2013年7.5%经济增长目标的信心。这将是中国23年来最慢的经济增速。随着中国经济放缓,对大宗商品需求的下降,已经使得依赖大宗商品出口的南非等国经济雪上加霜。

  不过,前途并不是一味如此消沉。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公司新兴市场与全球宏观部主管鲁奇尔•夏尔马就认为,眼下的局面标志着,在经历了一个有误导性的平静十年之后,新兴世界可能已重新走入二战之后由衰退到复苏、由政治动荡到政治安定的正常发展周期。一切似乎并没有那么糟糕。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