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雷PX项目实际控制人:被通缉的台湾富商

摘要:4月6日18时56分,福建省漳州市古雷半岛响起一阵猛烈的爆炸声,爆炸现场浓烟滚滚,周围的玻璃被震碎。事发地正是古雷腾龙芳烃PX项目联合装置区。该项目的前身就是2007年引发厦门全城反对的“厦门PX“。据多家媒体和当地人士证实,该项目的实际控制人是台湾富商陈由豪。他曾是李登辉的座上宾,也因为政治献金而与陈水扁反目成仇被迫远走美国。当他在台湾地区的商业帝国崩溃时,他在厦门的石化项目投资,让他成为了石化巨子。据台湾地区媒体报道,陈由豪已拥有中华人民共和国身份证。

陈由豪(中)

  “幸亏当年PX最终没有建在海沧,不然昨晚逃命的就是我们了。厦门出岛的道路就只有那几座桥,万一逃的人太多把路都堵上了,就都走不了。”一位厦门市民心有余悸地说。

  几个小时前,也就是4月6日7时左右,微博和朋友圈上流传着数张化工厂起火燃烧的照片以及几段小视频,配文称,漳州市古雷港经济开发区一家PX项目工厂发生爆炸。有现场目击者在微博上称,爆炸引起的火光照亮夜空,浓烟滚滚,空气有刺鼻的味道,附近居民感觉到剧烈震动。随后,漳州消防证实,古雷腾龙芳烃PX项目联合装置区发生爆炸,“目前正在紧急救援”。

  据人民网的官方微博发布:福建消防总队调集漳州、厦门、龙岩三地131辆消防车、783名官兵赶赴现场救援。爆炸引燃2万立方常渣罐,目前正稳定燃烧。央广网也报道,解放军第31集团军防化部队某师防化营接到救援请求后,紧急出动118人,动用核爆探测车、防化侦察车、防化化验车、洗消车等25台车辆,携带侦毒器、侦毒管、辐射仪等500余套侦毒设备,以及防毒服、防毒面具等200余套防护器材,火速赶往现场救援。

爆炸现场

  这已不是古雷腾龙芳烃PX项目第一次发生爆炸事故。2013年7月30日凌晨4时35分,古雷腾龙芳烃PX项目厂区发生爆炸。事故原因为项目一条尚未投用的加氢裂化管线在充入氢气测试压力过程中,发生焊缝开裂闪燃,导致管线部分受损。所幸火势迅速得到扑灭,现场无人员伤亡,设备无重大损伤,无物料泄漏,所有消防水全部导入事故消防池。

  原本这两起爆炸和“稳定燃烧”很可能发生在厦门海沧区。

  古雷腾龙芳烃PX项目其实就是当年引发厦门全城反对的“厦门PX项目”,由翔鹭腾龙集团投资。该项目原本计划落地于厦门海沧区,距离厦门本岛直线距离仅3公里。2007年3月,中科院院士赵玉芬等105名全国政协委员联名提交了一份“关于厦门海沧PX项目迁址建议的提案”。提案指出,离居民区仅1.5公里的PX项目存在泄漏或爆炸隐患,厦门百万人口面临危险,必须紧急叫停项目并迁址。

  该消息引发的厦门全城反对,最终让厦门PX项目被迫。2008年,福建省决定将PX项目从厦门海沧迁至漳州古雷半岛。随后,该项目悄无声息地在古雷半岛迅速动工,到2013年已经投资了两百亿,甚至被冠以“古雷”奇迹。

  据专家介绍,PX的最终产品毒性低,是较安全的化工产品。日本最大的PX工厂就在东京湾川崎市,临近居民区,建成20多年,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故,而且还是当地小学生的社会课实习基地。

  但漳州古雷PX项目,连续发生两次生产事故,不由让人想起8年前赵玉芬的警告“泄漏或爆炸”。

  台湾地区的“红顶商人”

  “古雷的两个项目——腾龙芳烃、翔鹭石化其实都是一个老板,叫陈由豪,现在我们这里都知道他了。”古雷镇的居民林军辉曾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

  这位曾挂名翔鹭腾龙集团“顾问”的陈由豪,在厦门和漳州一带早为人所熟知,都知道他才是翔鹭腾龙集团真正的老板。据新华网报道,当厦门方面向陈由豪转达福建省委决策时,他“当场落泪”。而他之所以要隐居幕后,源于他是台湾官方的“十大通缉要犯”第六名,悬赏1000万元新台币捉拿。

  1940年出生的陈由豪,原籍福建厦门集美,就挨着海沧区,从曾祖父那辈移居台湾。其父陈清晓是一位富有实绩的实业家,曾经营棉花批发、珍珠。织布厂等业,并担任过台湾东和纺织公司总经理

  陈由豪曾以法学院第一名的成绩考取台湾大学经济系,在三十而立之年,他向父亲和舅舅们各要了二千五百万台币创业资金,独自创立东盟纤维工业,也在同一年,陈由豪自英文纺织(Textile)设计了东帝士(Tuntex)的名称,自此展开东帝士霸业。

  早期陈由豪仍从事父执辈留下的老本行纺纤业,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起台湾房地产起飞,1983年陈由豪抓住机会,短短十年间,发展成旗下拥有四十多家公司的集团,总资產达二千多亿台币,横跨东南亚、南非及中美洲,因为在泰国投资巨大,甚至被戏称为“泰国王”。

  陈由豪投资激进,除了胆识过人外,最重要的是拥有“黄金人脉”网络。在台湾本岛,陈由豪曾任中国国民党中常委,熟识的国民党政治人物众多,与台湾地区的富豪关系密切。陈由豪一生最大的贵人,就是李登辉。传闻,在李登辉担任台湾地区领导人副手时,有次为了举办一个学术基金会而向企业界募款,应者寥寥,唯独陈由豪一出手就是数百万台币,因此两人关系迅速升温。在李登辉时期,陈由豪的台湾地区炙手可热的“红顶商人”。

  “跟老陈往来十多年,每一次都为了他百亿元甚至千亿元(台币)超大型投资案财务周转天天担心,还好老陈命里有个大贵人李登辉主席。”一家主办过东帝士某大型联贷案的银行主管曾私下对台湾媒体感慨。

  除了台湾本岛,陈由豪在东南亚还结识了很多华人大财阀,包括菲律宾的郑周敏、印尼三林集团林绍良及泰国盘谷集团陈有汉等。

  一路顺风顺水的陈由豪在台湾岛事业的转折点在1998年投资基隆八斗子上万户“山海观”造镇计划惨遭套牢,导致上百亿新台币资金卡死。陈由豪在2001年底黯然离开台湾,远赴美国。就在他的企业跻身台湾十大集团之后,银行突然“收紧银根”,“雨天收伞”,致使财务杠杆调转不过来,陈由豪欠下近1000亿新台币的庞大债务,被50多家金融机构逼到“解甲归田”——解除所有在台公司的董监事名义及交出经营权,并于2001年东帝士宣布解散后,举家迁往美国旧金山湾区。

  但更深层次原因是台湾地区领导人变动。据陈由豪对媒体表示,当时的陈水扁当局获知在2000年台湾地区领导人大选中,陈由豪送给另两位候选人每人1亿的选举“政治献金”,而陈水扁只从陈的口袋里拿到1000万元新台币,因此陈水扁对陈由豪的“差别待遇”感到非常不满。

  其实,陈由豪与陈水扁本来颇有渊源。两人不仅是台南同乡,而且从台南一中到台大法律系,一直都是学长和学弟的关系。陈水扁刚当上律师时,陈由豪就特别聘请他为法律顾问,并且在陈水扁参加选举时予以金钱支持。

  2003年5月底,陈由豪因涉东华开发掏空案、观塘工业园区投资弊案、东兴大楼等弊案被台湾检调部门通缉。台湾当局的网站上一直挂着陈由豪名列第六的“十大通缉要犯”照片,还宣称悬赏1000万元新台币捉拿陈由豪到案。在这份官方版的要犯名单上,陈由豪的通缉事由是“背信”。据2013年统计,东帝士集团总负债曾逾700亿元(新台币,下同),据2007年银行公会资料显示,东帝士集团积欠台湾银行团呆帐总额达315亿元,其中兆丰商银是最大债主。陈由豪个人欠税金额及罚款,则约1.1亿元。

  不过,陈由豪一直为自己被台湾当局列入通缉名单大声喊冤。“我绝对负责,我对我的良心负责,我以我的生命担保,这还不够吗?”2004年2月,陈由豪发表给陈水扁的三封公开信,揭露陈水扁夫妇及其幕僚曾在陈水扁家中接受陈由豪的政治献金,引发岛内政坛“地震”。他自称“我因为拒绝官商勾结,才有今天的下场,这也是我选择站出来的原因。”

  在远赴美国期间,陈由豪身边一直有两个贴身保镖,他一起身,身上带着枪的保镖就跟着站起来。两名保镖的面孔每天都不同,都还是现职轮休的美国警察。

  转进大陆

  在台湾的东帝士集团解散,又远赴美国,2004年陈由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自述“把几百亿财产都丢掉了”,说他目前除了部分时间在一家企业担任顾问,月领三四万块人民币外,多数时间待在旧金山湾区亲友开的一家公司挂名当董事长。

  他所说的“在一家企业担任顾问”其实就是他在厦门的翔鹭腾龙集团。

  1990年5月,有着“台湾经营之神”之称的台塑集团董事长王永庆和陈由豪等人到厦门实地考察投资环境后,两人都表示内地是一个很好的投资市场,如果台湾当局允许,他们就到内地直接投资。

  当时王永庆的“海沧计划”除年产130万吨乙烯外,还包括36个石化中间品厂,其中化纤、乙二醇、对苯二甲酸和芳香烃等厂计划交由印度尼西亚首富林绍良的三林集团及陈由豪的东帝士集团下属的翔鹭公司负责。

  之后王永庆的计划因故搁浅后,碍于当时台湾政府不准化纤工业登陆内地,陈由豪采取整厂输出名义进行设厂计划,以印度尼西亚林绍良为台面上的投资者,而东帝士主导厦门翔鹭化纤股份有限公司所有经营权,成为台湾化纤业第一家登陆内地的公司。后来,陈由豪的东帝士集团又与统一集团合作,先后在厦门海沧南部石化工业区投资成立了翔鹭石化企业(厦门)有限公司、腾龙特种树脂(厦门)有限公司,还成立了翔鹭(厦门)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翔鹭国际大酒店有限公司进军房地产开发、酒店领域。

  由此厦门成为陈由豪最重要的生意“根据地”。

  当时大型化纤产业都是被中石油、中石化垄断,翔鹭几乎是国内化纤行业大型外资企业的第一家。国内民营企业大多是翔鹭当时的客户,在看到翔鹭的丰厚利润之后,开始模仿翔鹭进入了这个领域,竞争变得激烈起来。这逼得翔鹭不断往产业链上游发展,以获得更高的利润:先是化纤,然后是它的上游PTA,再然后是PTA的上游PX。

  厦门PX项目也是当时台商在内地最大的投资项目之一。为了该项目,据《厦门日报》报道,经农行总行批准,农行作为银团牵头为PX项目组织了68.53亿的银团贷款,银团包括农行、招行、工行、光大银行、建行。

  台湾媒体曾质疑陈由豪在台湾地区留有巨额债务而大规模在内地投资。2011年,陈由豪在厦门表示,因为担保公司,目前还欠台湾地区的银行的钱,但他个人的财产,差不多都被拍卖光了,他担任顾问的翔鹭石化并不是他个人的产业。

  此时的陈由豪经常到厦门,并且在旗下宾馆宴请来厦门的台大校友团。当时他说,厦门翔鹭腾龙集团的资产都是“投资股东以及美国亲友的钱”。目前由他主导经营的“厦门翔鹭石化”是大陆石化百强企业,加上转投资的漳州古雷石化在明年投产后,翔鹭将是大陆第一座上中下游整合的石化厂,也将成为全球最大产能的工厂。

  为了这家“全球最大产能的PX工厂”,当时的漳州市发改委成立了“古雷石化项目前期工作领导小组”,协同省市部门,“超常运作”,合力推进环评、土地预审和项目报批等前期工作。“举全市之力”,被动员起来的政府力量,还包括检察院、法院,甚至纪委,为了做好维稳工作为重点,东山反对事件后,有几人获刑。

  在大陆期间,陈由豪翔鹭腾龙集团顾问的身份考察过辽宁的石化项目。

  古雷半岛与东山岛隔海相望,以渔业和旅游业闻名,尤其是旧县城铜陵镇,距离PX工地只有12公里,在昨晚的爆炸中,火光可见。

  事实上,据南方周末环境报道组微信号“千篇一绿”报道,在古雷PX爆燃事故的11个月前,一则披露古雷石化基地规划环评尚未完成的公函,在环保部官网上露面约1个小时之后,便悄然失踪。在这份短暂公开的材料中,环保部罕见地认为国家发改委批复该石化规划违法,要求收回成命。

  据台湾媒体报道,台湾地区法务部在2013年4月证实,陈由豪已取得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身份证。而他在台湾地区的司法纠纷追诉时期将在2016年5月后失效,不必再负刑责。

  (综合新华网、央广网、海峡都市报、新京报、南方周末、中国网、中国经营报等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