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高福利对中国警示 免费往往最贵

  公共财政是基于一个国家良好的经济基础上。手中有粮,心中不慌,香港就是个积极例子。“免费的”往往是“最贵的”,希腊式的高福利,产生了希腊式懒惰,民族情绪和民族文化过于安逸,日子并不能长久。

  文/李聪

  希腊,一提到这个名字,让人想到的就是雅典城,想到它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明,对亚欧非大陆的国家非常有影响… …

  时间进入2015年,这个名字几乎都会被各大媒体作为头条来报道,尤其是经济媒体。“当地时间7月1日,希腊,大批白发苍苍的老年人蜂拥至银行门口,尽管保安全力堵住银行大门,但是希腊大爷大妈一起发力,最终“攻破”玻璃门进入银行”。

  很多资料显示,希腊确实没钱了。而且,希腊恢复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洲央行和欧元区其他国家之间的救助谈判的可能性看来微乎其微。如此之多的不确定性笼罩着希腊的财政前景,在这样的形势下,没人愿意再借钱给希腊。

  希腊,和中国结缘,可能是中国有个名词叫“稀烂”一样。他的金融业遭受着资本管制,这无疑给是给将死之人拔掉氧气管一样。他们采取了一些“节流”但不“开源”的措施,包括每个账户每天最多只能从ATM取60欧元,说白了就是一条中华烟的钱,对了,还是硬盒中华,对习惯大手大脚,每天浪漫的希腊人来说。

  然后,他们的政府每天都在含糊其辞,说些不找边际的事情,但据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尤其是北京朝阳群众,经过很多信息表明,希腊尚未使用的欧洲央行信贷额度只有15亿欧元。这笔钱虽然够希腊维持到下周初,但是这个额度很有可能被希腊的债权国给截杀掉。

  德法两国决定将紧急信用额度封顶在890亿欧元,什么意思呢?就是你们欠我们的钱太多了,我们不想再给你了。可能导致希腊的银行大面积倒闭,再者,国内居民的大量挤兑,希腊的银行业可以说是在几个鸡蛋上跳舞,哪个都不敢踩破,简直是惨不忍睹!

  这代表着,如果希腊政府不和德法为首的债权国家冷静的坐下来好好聊聊,这个国家可能就会导致破产、甚至遭遇内乱,想想20世纪初的中国,你的历史老师应该已经很形象的告诉过你,除非他没良心。他们的领导里有个家伙,是希腊人的典型代表,说的那些话可能比我们中国的某位少爷还劲爆:如果你们不再借钱给我们,我就给叙利亚难民发申根签证,让他们占领你们家后院,我不能保证里面有没有恐怖分子。说这句话的是他们的总理,他叫齐普拉斯。

  以上种种,就是希腊人和希腊面对的现状,发生这些变故的并不是偶然。

  色雷斯(Thrace) 是巴尔干半岛的一地区,是希腊人的祖先之一。色雷斯人作战英勇,因此他们是非常受欢迎的雇佣兵。但同时,他们也是臭名昭著的强盗。色雷斯人喜爱酒精、唱歌、跳舞,他们的对战争的赞歌尤其令人印象深刻,希腊人将其比喻成泰坦的咆哮。那可是公元前3500年前的事情了,这部光鲜和悲催的不诚信的历史,就这样开始了。

  美国注明金融机构美林曾指出,在过去的200年里,希腊共发生了六次主权债务危机,其中有90年在违约或债务重组、国家举债不换的传统,在古代希腊的历史上就劣迹斑斑。历史上有记录的第一个债务违约的国家就出现在希腊。有了优良的传统,这就难怪了。

  那希腊为什么欠下那么多钱呢?

  希腊的债权人,主要是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说白了就是欧洲各国政府。希腊政府现在欠了3000多亿欧元的外债,加上企业和银行的债务,总共接近5000亿欧元。

  2003年,希腊加入欧元区,其GDP增长速度排在爱尔兰之后位列欧元区第二。这次经济的“腾飞”只是吹了个美丽的泡泡,很快就破灭成巨大的泡沫。但希腊有了欧洲这个巨大的靠山,轻松获得了大量低息贷款。这就好比穷小子和一堆富人结了盟,然后打着富人联盟的名义借了不少外债。

  希腊不但看上去有钱,花起钱来也相当不含糊。从1996年到2008年,希腊的公共开支增长了80%。统计显示,希腊公务员的平均年薪有7万欧元,而德国只有5.5万欧元。在金融危机爆发前,希腊人的退休年龄是61岁,而其他欧洲国家普遍为65至67岁。希腊的退休工人拿到的钱是上班时候工资的96%,比德国退休工人能拿到的钱多两倍。

  2005年至2009年,希腊是全球第五大军备进口国,希腊军费开支在经济危机之前占其GDP的4%,列全欧最高。

  拼命借钱,拼命花钱,金融危机再雪上加霜,希腊的债务危机迅速发酵。2011年,希腊的债务超过公共收入的400%。目前希腊的债务达到GDP的175%。

  而可怜有可恨的希腊国民,却在安逸的日子里吸食了毒品一样,精神上失去了指引,还是坚持自己毫无意义的享乐价值观,其实,即使将他们欠的所有钱都还上,几年后,还会有一个死于安乐的希腊出现。价值观的扭曲,不是钱能解决的。我深深的有印象:在2014年世界杯期间,某著名希腊运动员豪放的公开说:谁敢赢我们,我们就不还他们钱!

  天使的心变成黑色,还是天使吗?

  我个人不反对国民高福利,但是公共财政是基于一个国家良好的经济基础上,还是中国俗话:手中有粮,心中不慌,香港就是个积极例子。“免费的”往往是“最贵的”,希腊式的高福利,产生了希腊式懒惰,民族情绪和民族文化过于安逸,日子并不能长久。人如此,国家亦如此,这就是黑衣天使给我们的启示。

  (作者为北京天瑞华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伙人)

相关阅读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