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中国海的石油纠纷

摘要:当前在南中国争议海域,光汇石油似乎扮演了政府支持者的角色,而复星则显得有点尴尬。不过复星与马来西亚合作,而不是越南,似乎比光汇石油更有可能向中国消费者提供开采出来的石油。

  两家中国石油公司正以迥异的方式在南中国海地区作业,这可能会引起邻国的不适。有意思的局面是,一家公司的行为正加剧这种紧张情绪,而另一家看起来则是在缓和形势。

  去年7月,在香港上市的光汇石油从一家美国公司(Harvest Natural Resources)手中买下6.2英亩(合2.5公顷)的海床勘探权。颇具争议的万安北-21区块,就处于这片海域之中。尽管这一区域距离中国海岸线超过650海里(约1200公里),而距离越南仅200海里,但是由于位于中国主导的南海“九段线”范围以内,因此中国对此立场比较强硬。

  《经济学人》近期一则报道指出,中国曾发布过一份1992年在万安北-21区块勘探石油的许可证,这引发了广泛关注。因为这是中国第一次对距离海岸线如此之遥的地区表示出利益攸关。1994年,当中国船只准备探索这一海域时,越南出动了海军加以阻止。其后,越南向该地区派遣了一个石油钻井平台钻机,不过中国方面也予以了封锁——这导致双方都无法从该海域开采石油。

  1996年,Harvest Natural Resources的前身Benton Oil and Gas以1500万美元的价格,购下万安北-21区块的开采权。但Harvest一直未能从该区域开采石油。相反,越南方面拟定了开采计划,并授权给了美国埃克森美孚和加拿大塔里斯曼能源公司。四年前,中国方面组织了一个小型渔船队到该海域追踪一艘为塔里斯曼工作的地震调查船,但塔里斯曼不为所动,并且近期已经进入万安北-21南部区域进行作业。

  自从光汇石油仅以300万美元的价格拿下万安北-21的部分勘探权之后,中国势力似乎就在回归。去年10月下旬,“海洋四号”在四艘护航舰的随同下,在这一海域进行了地震考察。越南当局似乎不准备激化事态,这和之前的做法并不一样。随着海洋四号的勘测进行,中国安排了最高级别的越南军事代表团访问北京。这次访问的目的,是修复由于去年石油钻井纠纷造成的两国紧张关系。

  去年晚些时候,中国公司在南中国海出现了一种新的“寻油方式”。11月中旬,复星公司收购了一家小型的澳大利亚石油公司ROC Oil。也许无意之中,其也卷入了南中国海的争议。ROC之前与马来西亚国有石油公司有合同在身,双方合作探索砂拉越海域。尽管这些区域处于马来西亚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内,但是也在中国宣称的九段线范围以内。如果复星牵涉其中,就有可能被动承认马来西亚方面的利益诉求,而对中国方面造成损失。

  复星是否会继续执行ROC Oil与马来西亚方面的合同,并不得而知。搜狐财经就此试图采访复兴董事长郭广昌,后者未予置评。

  据悉,光汇石油和复星均有着良好的政府关系。复星董事长郭广昌现为政协委员,而光汇石油董事局主席则在国家主导的石油贸易机构任职副主席。当前,光汇石油似乎扮演了在南中国争议海域政府支持者的角色,而复星则显得有点尴尬。但是《经济学人》认为,复星与马来西亚合作,而不是越南,似乎比光汇石油更有可能向中国消费者提供开采出来的石油。(郭儒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