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遭遇大规模资本外流

摘要:仅去年四季度,中国除FDI(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外商直接投资)以外的资本流出规模高达1600 亿美元;全年资本流出(包括证券投资、其他金融项目流出、经常转移及其他资本外逃)规模高达3240亿美元(约合2万亿人民币)。而2013年,这一数据是净流入560亿美元。

  搜狐财经讯 资本外流是值得担心的大问题吗?很多人都认为是的,但在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和副行长易纲看来,中国目前并没有面临值得担心的“资本外流”问题。

  在3月12日召开的两会新闻发布会上,周小川表示,中国国际收支上“绝大多数资金的进进出出主要都是有正常的贸易和投资背景”,小部分投机性的热钱“肯定是存在的”,但其“数量往往不容易准确地进行观察”。

  周小川认为,部分国家出现资本外逃,是由于投资者对所在国的环境丧失了信心,担心财富没有保障,中国也有这种现象,但数量极小。周小川还认为,美联储加息“并不构成一个非常大的威胁”。

银行代客结汇是指外汇使用者(境内企业/居民)取得外汇收入后,将外汇收入卖给外汇指定银行;(银行代客)售汇又称购汇,是指外汇指定银行将外汇卖给外汇使用者。银行代客结售汇出现逆差,表明居民/居民持有美元的意愿上升,持有人民币的意愿下降。
银行代客结汇是指外汇使用者(境内企业/居民)取得外汇收入后,将外汇收入卖给外汇指定银行;(银行代客)售汇又称购汇,是指外汇指定银行将外汇卖给外汇使用者。银行代客结售汇出现逆差,表明居民/居民持有美元的意愿上升,持有人民币的意愿下降。

  易纲则指出,“企业和个人在境内的金融机构的美元存款(2014年)增加了1000多亿美元,今年1月份境内的美元存款又增加了400多亿”,这说明中国企业和居民“都在优化他们的资产负债表,根据预期来调整资产的货币结构和负债的货币结构”。

  “这是藏汇于民的好现象”,易纲表示,“过去都是外汇储备,都到中央银行去了,现在企业、个人、金融机构愿意多持有一些美元,像这种调整应该说是合理正常的。”

  中国正遭遇大规模资本外流

  就在一两年前,因为中国融资利率居高不下、人民币一路稳定升值,庞大的套利资金通过虚假贸易等各种形式,大量流入中国境内

  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一方面由于美国经济不断走前、美元不断升值,另一方面由于中国

  经济增长乏力、房地产陷入低迷、人民币贬值预期增强,这一趋势得到了逆转:套利资金停止流入,中国遭遇大规模资本外流。

  1、资本项目巨额赤字

资本项目记录资本的国际流动。资本流出是指本国资本流向外国,它意味着外国在本国的资产减少、外国对本国的负债增加,本国对外国的负债减少、本国在外国的资产增加。
资本项目记录资本的国际流动。资本流出是指本国资本流向外国,它意味着外国在本国的资产减少、外国对本国的负债增加,本国对外国的负债减少、本国在外国的资产增加。

  外管局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四季度,中国资本和金融项目逆差达到912亿美元,超过了2008年和2012年时期的规模,是1998年以来最大规模赤字。

  2、外汇占款连续减少

外汇占款是指受资国中央银行收购外汇资产而相应投放的本国货币。外汇占款减少,意味着受资国基础货币的减少。
外汇占款是指受资国中央银行收购外汇资产而相应投放的本国货币。外汇占款减少,意味着受资国基础货币的减少。

  外管局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12月和今年1月,全部金融机构口径外汇占款分别环比减少1184亿和1082亿元人民币,分别创下了2008年以来第一大和第二大下降值。

  3、急速扩大的服务贸易逆差

中国国际收支平衡表经常项目中的服务贸易一直都是逆差,但最近以来,这一逆差规模不断扩大。
中国国际收支平衡表经常项目中的服务贸易一直都是逆差,但最近以来,这一逆差规模不断扩大。

  外管局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服务贸易逆差为1980亿美元,比2013年高出59.1%;其中,第四季度服务贸易逆差达733亿美元,比2013年同期高出170%。

  Orient Capital Research董事总经理安德鲁•科利尔撰文称,如此反常的高增长背后,是中国投资者通过服务贸易渠道外逃的大量资金。

  资本外流规模有多大

  在一篇发给投资者的报告中,瑞银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汪涛估算,仅去年四季度,中国除FDI(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外商直接投资)以外的资本流出规模高达1600 亿美元;全年资本流出(包括证券投资、其他金融项目流出、经常转移及其他资本外逃)规模高达3240亿美元(约合2万亿人民币)。而2013年,这一数据是净流入560亿美元。

  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大规模的资金外流呢,汪涛主要有四个原因:

  第一,人民币升值预期消退,企业结汇意愿减弱、留汇意愿增强;第二,由于境内外利差收窄、汇率双向波动加剧,套利资本消退甚至流出;第三,国内经济乏力、房地产价格低迷,而美元升值,国内企业和居民可能加快了海外资产配置;第四,反腐导致的资本外逃。

美元指数是用来衡量美元对一揽子货币(欧元、日元、英镑等)的汇率变化程度的指标。美元指数上一次冲击100关卡的时候,正值亚洲金融危机。
美元指数是用来衡量美元对一揽子货币(欧元、日元、英镑等)的汇率变化程度的指标。美元指数上一次冲击100关卡的时候,正值亚洲金融危机。

  事实上,一部分人早已看到了这一趋势,并先行了一步。

  例如,陈小鲁(陈毅元帅之子)曾被认为是安邦保险的实际控制人,他在今年年初否认了这一说法,称其只是安邦保险的战略顾问。陈小鲁给安邦保险推荐的战略,正是做多美元:

  “记得他(安邦保险吴晓晖)大手笔收购招商银行时(2013年年底2014年年初),我还告诉他,你现在有钱了,不能烂在一个锅里。现在中国经济下行,美国经济复苏,要购买美元资产。”

  资本外流弊与利

  资本外流的一个原因是在中国经济增速放慢的背景下,中国资本主动走出国门,中国企业/居民在全球配置资产,这有利于分散风险、藏汇于民、并提高收益率。

  中国庞大的外汇储备规模曾因风险集中、受益少(多为低收益的美国国债)而饱受诟病。去年5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曾表示,“比较多的外汇储备已经是我们很大的负担,因为它要变成本国的基础货币,会影响通货膨胀。”(从那时起到2014年年底,中国的外汇储备从3.9838万亿美元缩减至3.8430万亿,减少了1408亿美元。)

  2014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额达1029亿美元,同比增长14.1%,并首次成为资本净输出国。

  中国目前仍有3.8430万亿美元(截止2014年12月底)的外汇储备资产,2014年的GDP产值则超过10万亿美元。按照汪涛估算的2014年3240亿美元的资本外流规模,没有理由认为这会有很恶劣的影响。

  但这却确实会给央行货币政策带来很大压力,使其在利率政策和汇率政策上左右为难:

  资本外流会导致国内流动性供给收缩,央行需要通过宽松政策来确保流动性供应;但这又可能进一步加剧人民币贬值预期,造成进一步的资本外流,并进一步造成国内流动性趋紧。

管清友认为,资本流出的压力可能会掣肘货币宽松的空间
管清友认为,资本流出的压力可能会掣肘货币宽松的空间

  民生证券研究院院长管清友认为,央行可能会担心陷入“资本流出——抵补基础货币缺口——贬值预期增强——资本加剧流出——更大的基础货币缺口”恶性循环而无法自拔,“最终释放的货币剂量不足以拯救羸弱的实体经济,进而加大了中国经济运行的风险”。(作者:尹守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