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财经中心 > 公司报道 > 要闻快报 > 深航迷途 > 深航最新报道

李泽源卷走逾20亿 国航亟待化解深航财务窟窿

来源:《新世纪》-财新网 作者:毕爱芳 卢彦铮
2010年03月29日08:59

  在将深航运营引入正轨之后,国航仍需要等待对原大股东汇润的清算结果,以最终解决深航的财务窟窿

  国航终获深航

  一场“空手套白狼”的骗局被揭穿后,私有化四年多的深圳航空责任有限公司(下称深航),落入图谋已久的中国国际航空股份有限公司(601111.SH/007

53.HK,下称国航)手中。

  3月21日晚,国航发布公告,宣布向深航增资6.82亿元,原先25%的股份提升至51%。仅需监管部门的一纸批文。

  此前,深航的原实际控制人李泽源因涉嫌经济犯罪,已被公安机关带走调查四个月,其名下的深航原大股东——深圳市汇润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汇润),因无钱增资,股比从65%被稀释至24%,且黯然面对破产的命运。

  这一结局对国航而言,虽非完全预料,但也早有预感。

  2005年5月23日的深航股权拍卖会上,汇润一方以27.2亿元的离奇天价,打败国航与深圳市政府联手的竞购,获得深航65%的股权。正是那场著名的拍卖会,引出一场备受争议的股权转让,此后李泽源更在深航上下其手、腾挪资产,终将深航拖入资不抵债的境地。(详见3月22日《新世纪》周刊封面文章“最坏的私有化”)

  如今玩火者已自焚,李泽源及原深航总裁李昆等十多人相继被警方羁押。2009年12月2日,国航副总裁、财务总监樊澄被紧急任命为深航党委书记。3月7日,又被任命为深航代总裁,国航由此全面接管深航。

  临危授命

  2009年11月30日凌晨,刚出差回到家中不久的樊澄,接到通知即赴民航总局开会。这时樊澄才获知,李泽源“出了事”,民航总局要求国航“紧急接受任务,稳定深航局面,保障飞行安全,以免引起太大的震动”。

  当日,樊澄便和民航总局人员一行,坐上了中午11时的航班飞赴深圳。直到抵达深航,他才被告知,李泽源已于前一天,即11月29日被警方带走。

  2009年12月2日,樊澄被任命为深航党委书记,全面接管深航党委的领导班子。接近国航的消息人士透露,此项任命由深圳市政府提出,希望由“懂行”的国航加强对深航的领导。此前出任深航副董事长的樊澄,顺理成章地出任此职。

  动荡并未就此停息,就在李泽源事发三月余,深航再次发生重大人士地震,总裁李昆同样因涉嫌经济犯罪被警方带走,深航的全面管理工作由此落到樊澄的肩上。

  3月6日上午,深航再度紧急召开干部大会,民航中南局管理局局长刘亚军通报了李昆之事,并传达上级的决定,由樊澄代行总裁职责。55岁的樊澄,就此在深航身兼三职,代表国航接管风雨飘摇中的深航。

  1993年深航创建之时,国航即为创始股东之一,持有深航25%的股权至今。汇润入主后,国航始终保持第二大股东地位。深航另一股东全程物流(深圳)有限公司(下称全程物流),持股10%,亦为创始股份。但这家深圳市政府下属的物流及运输配套服务的企业,相比作为航空专业公司的国航,显然无力掌管深航。

  资料显示,2004年9月,樊澄担任国航总会计师兼执行董事,2006年10月出任国航副总裁兼总会计师、执行董事。作为深航股东方代表,他一直为深航的副董事长,当年亦代表国航举牌竞购深航,与汇润有过狭路交锋。

  化解财务困境

  “重新审计发现,深航财务状况极为糟糕。”深航内部一位高层人士告诉记者,国航又重新聘用了曾对深航出具保留意见的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对其审计。

  据3月21日国航公告,截至2009年12月31日,深航审计后的总资产约为223.87亿元,总负债约为244.54亿元,归属母公司所有者权益亏20.89亿元。深航2009年度营业收入约为121.44亿元,净亏约为8.64亿元。

  这与深航以前对外说法大相径庭。之前深航的数据显示,在全球金融危机重创下,国内外航空企业哀鸿遍野,深航却一直一枝独秀,年年盈利。2009年,其盈利竟高达近5亿元;2008年盈利2600多万元,经营总收入增速是业内平均水平的4.39倍。

  国航董事长孔栋日前也曾对本刊记者婉称:“你也知道企业虚报利润很严重,所以我们请中介机构去审计。”上述两种审计结果相比,深航2009年盈利竟有13亿元的差距。

  毕马威一位审计人士向记者透露,重新审计的深航财报中,大量实际为“大股东占用”的资金,计提了拨备,直接影响盈利减值。记者获知,这些“股东占用”款,正是李泽源腾挪出去的资金,目前已查实的有20多亿元,但最终窟窿有多大,还待进一步核查。

  更为严峻的是,深航一直在高风险运作。国航资料显示,2009年6月底,深航资产负债率高达96.58%,远高于国内航空公司平均88.8%的水平。截至2009年底,审计后的其资产负债率更高达108%,与民航总局要求的80%的指标相去甚远。

  上述深航高层透露,这么高的负债主要以银行贷款为主,另有一些拖延供应商的欠款,如起降费、油费等。一旦发生银行群起追款,后果不堪设想。

  12月1日,主管国资和交通运输的深圳市副市长张思平,特别召集银行界人士开会,对其进行稳定。同时张思平还要求供油企业考虑大局,保证深航的正常运营。

  上述审计人士指出,如非政府“背书”,商业银行或早已对有关贷款采取保全措施,或向深航股东追债。

  而国航亦有所为,为增强深航的信誉,向其提供了1.05亿元的担保。但解决资金困难,补充运营资金已显得十分迫切。经过商议后,国航与深圳市政府决定增发注资。

  3月21日的国航公告表明,由于原大股东汇润已被其债权人起诉破产,其破产管理人放弃此次增资。另外两个股东,国航和全程物流磋商后,决定各自增资6.82亿元、3.48亿元,股比由此分别提升至51%、25%,汇润股份稀释至24%。

  国航在公告中称,此交易对价以深航资产评估值为基础,股东公平磋商厘定。截至2009年12月31日,深航经评估的净资产为6.02亿元。

  来自毕马威的审计人士指出,国航与深圳市政府虽然向深航补充10亿元的营运资金,而深航的经营现金流稳定,也有助于增强银行信心,但对于深航审计中出现的资产窟窿,“由谁兜底”尚无说法。

  他指出,由于资产评估以飞机、土地等资产的市值为基础,较账面有溢价,故评估净资产状况与同期财务报表上资不抵债20个亿的情形,有所出入。

  不过,一位协助李泽源案调查的消息人士对记者表示,由于深航所拥有的土地资产增资,的确使深航资产状况得到改善。

  汇润穷途

  在将深航运营引入正轨之后,国航也仍需等待对原大股东汇润的清算结果,以最终解决深航财务窟窿。

  因不能清偿到期债务,3月20日,汇润被债权人广东粤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下称粤财控股)申请破产清算,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已于当日受理此案。

  此时的汇润,持股95%的大股东李泽源被抓,其子李默滞留新加坡。消息人士告诉记者,李泽源被抓后,公安人员曾携深航高管同赴新加坡,与李默接触,内容未可得知。但李默至今未由新加坡回国。名噪一时的汇润,如今已无人主事。

  粤财控股为广东省政府下属企业,其成为汇润的债权人,也缘于2005年的深航股权拍卖。

  2005年5月23日,汇润联手亿阳集团从广发行旗下广控集团手中,拍得深航65%的股权,分三次支付27.2亿元转让款。在一番资金腾挪之后,最后一笔20%的股权尾款,汇润方一直无力支付。

  2005年11月,在西部担保提供1亿多美元担保之下,汇润将所持深航20%股权抵押给广控集团,使汇润和亿阳完成股权过户。同年12月18日,相关各方签订债权转让书,将这部分债权转给广发行。后广发行重组,2006年12月,该笔5.44亿元的债权转给粤财控股。2007年12月21日,汇润偿还5000万元,目前尚欠近5亿元。

  上述深航高管对记者说,“汇润债权人很多,有的借钱给汇润,一借就几个亿,是真是假说不清楚。”他透露,汇润的债权人登记刚刚启动,登记日截至6月中旬,由法院调查其资产、债权债务情况,按破产程序来做。

  他告诉记者,深航实则是汇润的最大债权人。李泽源在深航期间,假借收购资产、租赁、购置飞机等名义,将资金运作出深航。其中一种做法,是按合同将款项汇出深航,随后再取消合同。按严格财务制度,钱从深航汇出,合同方也应该将款项退回深航。但因为李泽源是“深航老板”,对方一般会将款项打入李泽源指定的账户,再经过多方转账,将深航的资金被腾挪出去。

  目前初步查实的情况是,李泽源至少卷走20多亿元资金,最终流向,都用于偿付收购深航股权的借款。

  按审计人士说法,这些款项作为“大股东占用”资金被计提拨备,但能追讨多少仍不可知。目前,汇润手中尚存24%的深航股权,亦有留作清偿其债务的盘算。“待汇润破算清算后,24%的深航股权再视情况而定。”深航高管说。

  一位知情者对记者说,由于全程物流属外资身份,25%的持股比例已界法定上限,其他航空企业则不太可能对失掉控股地位的这部分股权感兴趣,而国航已成控股股东,再增持无更多意义。

  他认为,最终结果很可能由“深圳国资委下属的另一企业接手,深圳市政府来持49%的深航股权。”不过,国航一高层对记者称,目前虽无增持意愿,未来若价格合适,亦可能接手。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查看 财新网(http://www.caing.com)

责任编辑:克伟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股票行情行情中心|港股实时行情

  • A股
  • B股
  • 基金
  • 港股
  • 美股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财经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